政經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廣告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廣告

繼續有少年人選擇結束生命,有情緒問題的學生越來越多。這樣沉重的新聞,夠了,夠了;我們可以不再心酸、黯然,一起做些事嗎?

施政報告為何沒有就學生情緒問題多著墨?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報告內容對年輕人有太多期許,希望他們快樂,「在有啓發和具創意的關懷環境中健康、愉快成長」。我同意呀,但要操練,考試,又點「愉快」?

第123段提到了錢,增撥資源。第124段提及會就八個教育範疇聽專業聲音。第89段還建議「創意和設計思維應從小開始孕育」。但最重要的是,無承諾會檢討DSE和整個考試制度。

無論是建制或非建制,你們都不會認為香港的過時考試制度必須擁護吧?

何況,要培育創新科技人才,就要對考試鬆綁。十多年前,我們有一位青年發明家陳易希,他在國際拿到獎項,但在會考只有12分。幸好有科大破格取錄。

DSE is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這是大家都不願多談的問題。因為這問題太龐大,太麻煩,大家看見,但卻不敢說出真相。

要社會認同多元、創意創新的路?

必須改革DSE,並在小學取消BCA。小學生應花時間學藝術、學編程。

要社會改變嚴重扭曲的催谷應試心態?

必須改革DSE,甚至取消JUPAS。

只要DSE一天不改革,其他教育範疇或加強的什麼措施沒有用。送校長和老師到芬蘭學習?回來後,他們說,芬蘭一套在香港行不通的,我們學生要考DSE。
要社會接受職業專才教育,確認另類教育?

那在學制中必須有其他同級的文憑課程,而DSE只是其中一個Level 3資歷架構的考試,無論學生選擇那種考試,同樣可進大學。

我支持多元、另類和自主教育。只要年輕人有multiple pathways,多元出路,家長學校又給予自由度選擇,支持他們的興趣,年輕人才會成為具自信、快樂,可駕馭未來的人類。

不過,DSE仍是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可能改革考試真的太大了,但數以百多萬計的年輕人的命運,不是更大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