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Dear Yvonne

廣告
Dear Yvonne

廣告

從阿邦及妳的來信中得知,妳已經獲得PCLL的offer,心裡無比喜悅,十分雀躍。知道妳和不少人一樣,心裡有無數糾結,心情矛盾複雜。如果我不是入獄的那一個,想必可能也定當如此。但在這樣紛亂的狀態中,我卻更察覺妳身上其中一項十分耀眼的品格。一旦見到各人的差異,便希望拉近各方的距離,縱使這有時非常艱鉅。裡頭無非就是一種對他者的關愛、憐憫,並從中生起一種動力。因看見他人的痛苦而從中重新尋覓自己的位置,又或是更加堅定自己的信念。相信不少人對妳都有很大的期望,亦會笑言早晚將會出現梁麗幗資深大律師(笑)!但從近日司法界專業人士「高度專業」的表現(笑),和妳本身的特質和潛能,我更期望,你可以堅守住作為梁麗幗這樣的一個人,就已是生而為人最大的一種成就了。生命的尊嚴與生態的繁榮,才應該是更值得追求與保護的。為此,怎樣的文化、城市、法律、經濟、政治,社會就由這個視角展開建立。

我在妳和不少人的身上,都見到火種重燃,並且有越燒越旺的風向。於此,我亦十分著緊我們如何可以避免Burn out。在不同的社群團體中,使關懷的文化和視野可以得以落實和實踐。我們都不是專家,但我在英國讀書時,曾赴Totnes一個城鎮去考察他們的Transition Town Movement。他們的運動很著意如何能讓每一個人參與,同時小心地調解紛爭,並視關懷每一個人內心的轉化,文化的轉向為他們其中一個必不可少的環節及目標。不少曾經空前絕後的運動和文化,都因人心的墮落、內耗和疲憊而崩毀一一如何保護人一一因此,就是一個重要而不可輕忽的任務。所以,如果如你信中所言,妳曾經感受到大家的保衛(笑),這或許才是一個健康的社運政治文化,應展示的模樣吧(笑)!

另外一件甚為感觸的事,必是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兒子輕生及其後觸發的一系列爭議。送上安慰及悼念,是人應有之義。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望著不知名人士在民主牆上張貼令人心酸的言論,皆會心生不快,但惻隱之心,如被遏止,反而憤怒與恨意回溢,單單批評張貼者,卻不直視我城多少權貴在過往數年對毁人家園樂見其成,對維權人士被打壓噤聲不語,對為民主運動、社會未來而付出的人大肆抹黑,則是見人不見己,更遑論部分左派報章的「雙毒言論」,令人齒冷。

如果社會冷酷無情,我謹渴望各位(包括我自己)都可以共同檢視當下的自己,忽略及抹黑了多少無辜的人。看在年輕人眼裡,我相信不少人既不屑民主牆的此等言論,羞於與此為伍,但同時對不少位高權重的人的前後不一,毫無反省的態度感到虛偽至極,令人失望。如果傳媒不守持自己操守,記者甘作幫兇;而權貴的同理心,又如此親疏有別,社會難免充斥失望與憤怒。事必有因,一個拒絕民主開放、平等自由的社會,只會催生更多自毀的情緒及言論,殊不健康。

希望蔡副局長及其家人,可有一些寧靜體養的時間,而社會也能將焦點轉回對情緒病人的支援與認識。當下,一些捨本逐末的反應,根本就是與一個充滿關懷與愛的社會愈行愈遠。義憤過後,謹望在任的各中小學教育工作者也可對社會情緒有更深刻的見解,並將應該思考的焦點拉回來,使自己、親友及學生,都可對各人的情感反應有更立體的理解,不要只被民主牆的標語激怒,而忽略了你們本身能散發更大的能量,讓愛與關懷在憤怒與仇恨中展開,甚至將負面情緒轉化正面能量,我相信香港不少教育工作者都有這些優秀特質。

Yvonne,我感覺我們這一代,面對非常大的挑戰。一方面我們囿於部分既得利益者所設的限制,但同時要連結上一代,體諒及肯定他們的一些貢獻和努力;孕育下一代,協助他們不要犯我們的錯,並見到他們優秀地方及或許比我們更為焦慮痛苦之處;我們一方面要承受各色各樣的壓力,同時又要超越自己,成為更出色的一代,承擔更多的人,在未來接下中生/中青代的棒。種種挑戰,都是既荊棘滿途,同時又令人期待。如何克服挑戰,創造一個新局面,就看我們每分每秒,如何跳出被動的情緒、輪迴,提煉創新觀點與思維了。

在入獄前,我和一些朋友都在落力促進年輕人之間的互相理解與合作基礎。我們不用都在同一面旗幟下飛揚,但我們可以秉持相近的信念,並以不同的手法各自拓展,並在態度及意識上互相支援。兩年半前的退聯,當然是一個挫折,我們當年也未有貫徹以解散為題地促進各方重新參與及重組一個聯合組織。在這兩年間,我知道不少朋友包括妳,也仍在努力地連繫各方,化解矛盾。早些日子,也有些當年支持退聯的年輕朋友,表示他們十分渴望學運重起,並且開始思考聯會的重要性。對此,是否仍是以「學聯」方式重現,我以為值得思考卻不用必然。但如何讓更多人參與,在運動以至生命中尋覓到一己安身立命,又饒有意義的位置,則是我們不可迴避的一個命題。學生組織的角色是什麼?當今的使命又是什麼?而學生又可以怎樣重新連繫各方?在思索的過程中,我祝願各位在學生組織中擔當一角的人,都可在你們的旅程中豐富自己的生命,並尋得投身志向,展開一段又一段耀目之旅。也願學生能更有力地聯繫起來,支援、參與並推動各種運動。

我不久前也從傑爺的信中得知自治八樓與學聯九樓的協作在進一步展開,我必須感謝當屆的朋友繼續推進溝通,和自治八樓(學聯社運資源中心),共同思考學運可以如何壯大,促使雙方都尋覓到自己的位置和空間,使同學參與的平台愈來愈豐足和多元化,正面地促使學運、社運和政運互相交流匯流,在民主、土地、媒體、草根、性別、同志、移工、移民、公共空間等各種議題上植根深耕。

在學運的低潮及2000年中學界傾向被統戰的時期,有幸自治八樓守住學界的一點自主土壤,使學運能有不同支流,而非一台獨大又不能兼容各家的不健康現象。我衷心希望兩者多方能尋得一個健康並存,並互相壯大的方案。預祝你們成功。

最後,想和妳談談港大。首先,希望妳代表我向馬斐森校長祝好,希望他在一個相對較少政治指令的環境能擔當好一位校長,守護學術自由,也趁機好好檢視一下英國殖民政策對香港的貢獻及破壞。作為一位受英國文化孕育的人,我也期望他能有勇氣承擔,他上一代及他那一代人對香港的歷史責任。願他安好,並感謝他在香港的時間與付出,也期望他回英後,觀摩一下SOAS如何處理學生佔領校園事件。無論如何,他們也堅守拒絕讓警方干涉校政,更何況予以控告學生?或許他也身不由己,或並未預知香港的狀況,但願他在港大的時光,能令他在未來成為一位令人尊敬的校長。

無獨有偶,妳(又或我們(笑))的同門師兄袁國強近日不停指稱他的上訴決定,並無政治原因。身為政治委任的官員,一單案件尚可如此欺人,但DQ六議員,上訴三子,東北案十三人,再到一地兩檢,如此架空香港自治權,自廢基本法法律,引入大陸法,一步一步地中門大空,不是負有「政治任務」,促使行政立法、司法合作,淘空香港政治、經濟甚至社會的自治權,難道是在捍衛自己嗎?在議會排斥異見者,在經濟交通上排斥其他方案,在上訴決定中一錘定音、排拒其他意見,都可見袁司長的政治法律觀,亦可見司長如何配合專政風潮侵蝕香港的自主自治空間,偷龍轉鳳地引入大陸的文化思維、專政系統。在一步一步的舉動中,今天所議的「國歌法」,實在只是其中一種延伸,未來政權的治理方針,皆見微知著。有時候,我在想,他這樣做人,到底累不累?對香港的未來既無益處,自己又要背上惡名,並為虎作倀地說黑為白。

在這些關鍵的時刻,希望我們都可以繼續內外同心,活出真誠磊落的生命,使我們內在的勇氣無懼寬容、智慧與批判能沛然而莫之能禦。有些事情,或許當下未能逆轉,但阻止或減低他們崩壞的速度,並使自己快速成長,都是我們一直在實踐並得著良多之處!在各個領域和價值上,願繼續共同奮鬥,共勉。

[email protected]壁屋
11-9-2017

圖片:吳煒豪/端傳媒
* 此文由周永康本人在獄中撰寫,經友人代其發表。歡迎各大傳媒轉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