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避談政改 施政報告短視消極

廣告
避談政改  施政報告短視消極

廣告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周三發表上任後第一份施政報告。沒有甚麼驚喜之處,一些以為會在施政報告中詳細說明的所謂新政也語焉不詳。但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仍顯示,市民的評分及滿意程度都較上任特首梁振英的幾份都要好。

這說明了很簡單的事實,香港市民經過五年思歪亂政之後,對政府的期望變得很低。只要政府不主動挑起矛盾及撩是鬥非,香港人感覺不致太差,也絕對不會吝嗇給予政府較佳的評分。

如果這份施政報告是出自梁振英手筆,必定會大談打擊港獨、會把政府DQ部份立法會民主派議員當作功績,也可能會對被政府覆核刑期送進監牢的年輕示威者冷言冷語,也極有可能會把9月大專院校校園內出現港獨標語的事件拿來大做文章。
林鄭月娥似乎明白到不能延續梁振英那種好鬥的施政作風,也要改變一下在上屆作為政務司長任內最後兩年那傲慢的態度。否則,政府與社會的矛盾持續,只會令未來五年的施政困難重重。因此,這份施政報告跟上屆政府的其中一個最明顯分別,就是沒有主動再挑起新的紛爭。事實上,真正希望有所作為的政府,為甚麼要撩交打?

這份施政報告雖然也免不了要向中央政府交心,循例談一談回歸的驕傲,也談到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這些機遇,但再沒有把這些當作施政報告的主菜。市民會記得,2016年的施政報告,差不多通篇都是在談「一帶一路」及中港融合,整份報告似是寫給阿爺看,而不是向香港人展示政府的施政願景,少提如何積極解決香港社會面對的問題,遑論交代如何捍衞一國兩制。

政治困局沒有好轉迹象

林鄭的這份施政報告也沒有交代政府會如何捍衞一國兩制,但起碼把較多篇幅放回香港內部的一些問題。這也是這份施政報告較以往能討好香港人的另一個原因。

話雖如此,就算市民對施政報告評分輕微上升,也並不表示政府未來五年的施政就會較過往順利,原因是制度缺陷造成的政治困局沒有任何好轉的迹象。在一些可能引起懷疑及紛爭的問題上,施政報告仍然避重就輕,例如在施政報告發表之前說會詳細交代的「港人首次置業上車盤」方案,到頭來只是輕輕帶過,具體方案還要繼續等到明年中才會作說明。這除了是可能還未有方案之外,制度傾斜及可能造成的施政不公,令政府難以肯定是否可以在民意上過到關。一旦涉及公私合作,特別是與房地產相關的政策,政府便很難取信於不同的界別,因此要特別小心了。

施政報告只有一段談到政改問題,而且只是把林鄭月娥在競逐特首時的說法翻炒一次。但只要大家不要再自欺欺人,便當知香港社會面對的最大矛盾、紛爭及社會對立的關鍵原因,就是政治制度的不公平,造成政府的施政不能服眾。「首次置業上車盤」方案是如此,改變公營房屋政策的性質肯定也是如此,就連原以為人人都可以容易得益的交通津貼方案都是如此。所謂「等待社會氣氛有所改善」,變成了是雞還是蛋的爭論。只要對主權移交20年來的情況作分析,便不難得出一個判斷,不扭轉制度性的不公,施政難以根本改善,而且只會越來越困難,社會氣氛也很難有改善。

說到底,真正有所作為的政府,需要清楚看到制度上的缺陷與不足,然後推動合理的制度變革。只是尋求把某些政策在任內做出些成績來,只是十分短視及消極的施政態度。特區政府淪落至此,充份反映香港今天這個政制設計的偏失與不合理。正因為是制度缺陷使然,就算政府在施政報告中不主動挑起紛爭,將來要提出各種政策方案,也肯定會引起激烈爭論。

而且,就算政府在施政報告中放軟聲氣,甚至用上開倉派米的策略來討好市民,但立法會的建制派正在推動修改《議事規則》,中央政府又毫無必要地插手香港的入境事務,政府對示威者的政治檢控也還在繼續,這些做法都只會把政府在施政報告展示柔性策略的效果抵銷掉。因此,就算一時的評分回升又如何?不能夠建立一個令大多數人服氣的制度,始終仍然會是特區政府難以善治的政治原罪。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