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

愛國教育初探(1)— 由開平考察團說起

愛國教育初探(1)— 由開平考察團說起
廣告

廣告

我絕對支持讓香港學生回中國考察、交流,讓他們客觀地認識歷史與文化。我也曾與學生到開平交流,也算是賞心樂事。然後,過程中難免遇到一些有趣的「 愛國教育」經歷。

我曾連續數年與學生到開平考察 — 碉樓、赤坎古鎮,美不勝收,順道走訪虎門林則徐紀念館,讓學生徜徉於歷史與文化,這就是最好的歷史教育。

最後一天,我們走訪五邑華僑華人博物館,館方安排導賞員為我們作詳細講解。最後,她特意向我們介紹一位傑出華僑 — 鄭潮炯。鄭是什麼人?香港人聽過他的名字嗎?為什麼導遊要讓他壓軸「登場」?

鄭潮炯,抗日戰爭期間到南洋各埠義賣瓜子,籌得集18萬餘元,捐獻祖國抗日,深受華僑讚賞。後來他徵得妻子同意,把剛出生40天的孩子,以80元賣給山打根的一位華僑商人,並把款支援祖國抗日。他「鬻子救國 」的義震驚了華僑,激發華僑捐款抗日。

那位導遊講解時語調略為高昂,神情激動。但香港學生卻目瞪口呆。導遊可能以為鄭的故事已打動了香港學生。事實上,我較熟悉我的學生,他們絕非感動,而是「O嘴」,心裡暗叫「有無搞錯?」、「 咁都得?」……。乘車回港,我與學生交談,印證了我這想法。

我不是否定鄭潮炯先生的愛國方式,但這種獨特的愛國方式,是否值得宣揚,真的見仁見智。而最重要的,是在鄭潮炯先生少量相片側,有大量梁啟超等知識分子的介紹。我問導遊,會否向學生略作介紹,她卻叫我們自己看看。我回家瀏覽博物館的網頁,內裡有簡短篇幅介紹鄭潮炯,卻對近代中國有較大影響的知識分子隻字不提。

乘車回香港時,我反思,究竟中國大陸的愛國教育,是理性還是煽情的?若是後者,並把這種教育移殖來香港,對香港下一代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天佑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