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高創:殘疾人士就業與生活

廣告
高創:殘疾人士就業與生活

廣告

文︰工黨九龍支部副主席高創

我是一位輕度智障人士,只有中五學歷。

香港以商業為主,殘疾人士不論是就業率或是生活條件都相對較差。特別是一些低學歷、低技能的殘疾人士,找一份安穩的工作是非常困難。

以我為例,我出來工作已有六年,期間轉工轉了5次以上,皆因很多僱主也認為殘疾人士沒有工作能力,即使有良心僱主提供就業機會,工資也不能追及通脹水平,殘疾人士甚至需要依靠領取綜援或傷殘津貼才可補助日常開支。

智障人士在求職階段已面對很多困難,他們在學習和思考上,會比正常人遲緩,情緒有時會較為不穩定。他們只有特殊學校的學歷,很多時不被僱主承認相關學歷,變相我或其他輕度智障人士求職時相對困難。即使有工作,也只是從事一些勞動性、操作重覆、服務為主的行業,例如餐飲、辦公室助理、速遞等。我的上一份工作是廣告公司文員,招聘廣告寫明月薪是1.2萬元,但僱主面試時,知道我是有輕度智障,最後壓價至1.1萬元。

若然想尋找工資更高的工作,智障人士必須在有限的學習和思考能力上,提升學歷和技能,才可以找到一份心儀的工作。我是較幸運的智障人士,早已知道自己的學歷未能與他人競爭,遂去進修,在2014年考獲保險中介人資格。這幾年可說是最辛苦,因為保險也要「跑數」,加上還需要應付客人,壓力相對大,有時也會情緒不穩,可是沒有社工會在普通職場上為智障人士提供支援,變相他們遇到問題也多數求助無門。

我另一位朋友叫 Kitty,她是一位聽障人士,學歷比我優勝,在中學會考後就投身職場。不過,她無論在求職或在職期間,同樣遇上重重困難。

她上一份工作是普通文員,那次求職時,該僱主用電話進行面試,她完全聽不清楚僱主發問的問題,可是面試規定必須用電話對答,Kitty頓時感到被歧視,她心裡問︰「我都已經聽唔到,點解仲要用電話面試呢?」

她向勞工處查詢,惟勞工處就業主任只表示︰「呢份工有需要用到電話同客人對答,你係咪可以?」她最後無奈接受工作,但入職後她一直承受不同壓力,僱主也不斷要求她無償加班,她放工回家時已身心疲倦。

Kitty 覺得在工作間有很多不快回憶,有時更氣得「一邊吃飯,一邊哭」,甚至連午飯也吃不下,最後因為工作壓力過大而辭工,目前正在另一間公司任職臨時文職。

我和 Kitty 現時在一個就業關注組,關注殘疾人士就業的問題。雖然大家的殘疾程度各有不同,但大家都抱住一個相同信念︰堅持向政府爭取殘疾人士得到公平待遇及就業機會。政府作為香港最大僱主,應作好榜樣,聘用更多殘疾人士,鼓勵更多企業和公司跟隨,也應提供津貼或資助給中小企,改善設施以助殘疾人士就業。我要求政府盡快制訂及落實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讓殘疾人士更有尊嚴地生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