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鄒幸彤:海祭劉曉波犯禁失自由

廣告
鄒幸彤:海祭劉曉波犯禁失自由

廣告

文:鄒幸彤(支聯會副主席)

新會崖山,一個漆黑的晚上。

「啊呀!」「靠你怎麼把我們帶溝渠裏去了!」「我也不知道海在哪兒呀……」

一行人在樹叢中不辨方向的東闖西闖,想着時間快到了,都焦急萬分。

同一時間,在南方的一個小島上,數千人安然來到海旁,靜靜等着程序的開始。

在新會的他們,最終還是找到了海,為那個在中國不存在的人獻上了花,舉起了象徵抗爭、自由、希望的三指。這個畫面,翻過了國家的防火長城,即時出現在臉書上。同樣在臉書上,另外一些帳號正在直播維港旁舉起三指的人群。

然後,香港的朋友們,回家的回家,吃飯的吃飯,很快地回到各自的生活。但對新會的他們來說,那天晚上,就是舊生活的終結。

兩日後的深夜,十數名執法人員來到衛小兵於陸豐的住所樓下將其帶走。約兩小時後,另外十數名公安國保突襲何霖於廣州的住所,抄家拘捕。國保很快也找上了卓玉楨的家,僥倖他當時不在。之後幾日,朋友陸續發現曾去過新會的佛山汐顏、秦明新、劉廣曉和李舒嘉都不見了。

那晚去了新會的人立時陷入惶恐之中。他們只是普通人,有着普通的職業和家庭,躲避執法機關的追捕並不是他們的專長。家是不能回了,但能去哪裏呢?火車飛機不能坐,酒店不能住,因為都要用身份證;銀行卡不能用,手機不能開,社交媒體不能上,家人也不能聯絡,以免曝露行蹤。這才發現,天地雖大,卻沒能躲避黨國之處。

國家對此次劉曉波的海祭抓捕似乎樂於採取守株待兔策略。你們就躲吧,一個普通人,能一直拋下家人朋友工作科技身份活下去嗎?果不然,約一個月後,他們等到在四川上微信的馬強,也等到忍不住要回家看望懷孕太太的卓玉楨,把他們都送進新會看守所。

幸運的是,或許因有曉波的光環庇佑,或許因有世界各地朋友奔走呼籲,衛小兵、何霖等人在被關一個月後獲保釋,由國保親自將他們由看守所送回老家。保釋條件嘛,自然是不能再有類似的「犯法」行為,並且不能離開老家,定時定候報到。名義上是出來了,實際上卻同樣失去自由,只是囚牢由看守所換成了老家。至於他們在廣東的家庭和事業嘛?對不起,你海祭了,你犯禁了,警察就能讓你自此有家歸不得。

你問他們後悔了麼?為了一個死去的人,犧牲自己的人生,值得嗎?馬強在獲釋後第一張發在推特上的自拍照就很清楚地說明了他的態度:在相中,他舉着三隻手指。

2017.10.21「劉曉波百日祭」追思會
https://www.facebook.com/hkalliance/posts/1649432175091207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