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首章的冷場

廣告
首章的冷場

廣告

攝:Alex Leung

經常與我接觸的朋友也知道,當一羣人圍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不自覺地扮演一個主持的角色,追求熱鬧的氣氛,提起共同話題使大家能高談闊論。然而,熱鬧過後氣氛還是變得冷卻起來,在與人溝通的科學理論上,每個話題的延伸性是有限的,所以擔當中間人的角色應該及時準備下一個話題,目的是不斷燃點火焰,把氣氛延續。可以說是,這個主持人好像手執一個火把,有責任保持火爐的溫度,直至散席為止。

在我有份主理的說話課程中,有一個讓學員分享與人溝通的環節。還記得一位男生分享一次飯局冷場的尷尬經驗。那是他第一次與新相識朋友們聚頭,本以為席上有數十人,男女參半,應該火花不斷。然而,大家甫到餐廳,興高采烈地討論各款菜式,但當負責下單的侍應接過他們的點菜後,轉身離開,就似運走了火焰的燃料,頓時席間變得鴉雀無聲,部分嗅到不妙的友人從褲袋拿出手機掃掃屏幕,暫且離開這個冷清局面,而餘下的只會互相對望,等待下次火花的重現。這個男生故然表現無奈,但他沒有放棄挽救這個正走下坡的局面,隨便執起附近的事物企圖牽起另一個話題。可是,作用有限,火爐的溫度總不能達預期,飯局也靜悄悄地結束。最後,他們似乎有了共識,在群組對話中他們都不敢重提 Re-U (再聚),大概大家都明白有些事不能勉強。

的確,應付冷場的方法關鍵取決於中間人和旁人的合作,理論上適時轉換話題,有助重新勾起旁人注意力 ; 抑或在單向發言中採取簡短表達,先測試個別話題延伸性,即是要先了解當下火爐中燃料的多寡,才決定繼續燃點與否,否則氣氛不但被破壞,更會影響彼此的友誼,揭露了大家原來只是「半生熟」的真相。

所以,朋友們請原諒我未能答允每次的飯局,既可能是自身狀態不理想,還是評估過彼此燃料不足,我之所以拒絕,只為保護我們的友誼,為我們距離留下一點幻想,否則只是苦了我們相處的時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