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

廣告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

廣告

「新時代」,新在哪裏?

「中國特色」,有何特色?
「社會主義」?咪玩啦!!!
「思想」???

毫無意外,皇帝身上沒有新衣。但一眾群臣,都為傳說中那件美麗的新衣喝采。這可能算不上是絕對的「中國特色」,但在「新時代」及「偉大民族復興」中的中國人社會,卻能把這一種老把戲演釋得最出神入化。這就如同所謂發展社會主義一樣,要把那一種虛偽虛妄到極端的方術承傳得更有「中國特色」。

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與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並列,也是歷史上第三名中國領導人把自己的名字寫入黨章。如果你不覺得這很偉大,如果你不覺得很振奮人心,如果你不感到為新時代的來臨高興,如果你不為社會主義思想在中國人的社會得到進一步的發展而感受到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如果你仍然不為新中國感到驕傲及對這個國度的未來感到充滿盼望,朋友,那我可以告訴你,你還可以算是一個正常的人。

也不要高興得太早,像你們一樣正常的大有人在。就算是那一眾為皇帝的新衣歡呼喝采的群臣,也不一定比你們不正常,但在一個不正常的國度討生活,要在一個以不誠實為正常的群體裏面發財,只能識趣而從眾從俗地不正常。

有人會問,這是什麼世代了?就把一堆內容空泛,含意模糊的概念堆砌在一起,組成一個沒有人講得準確是什麼的句子「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便可以寫入那一份理論上應該是指導著九千萬黨員行為的黨章裏面?那不是顕得有點太兒戲嗎?

大家要明白,這一份黨章在過去九十六年的中共歷史上已經修改了16次,平均每六年便會修改一次。一份幾年便得修改一次的所謂「黨章」,其實修改與不修改?如何修改?修改了又如何?這些問題,對很多所謂黨員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分別,而且也再沒有甚麼特別的意義。每一次這樣的修改,抬舉了一個人,標誌着黨內某一個集團在宮帷政治後面的勝利,也標誌著很多其他板塊及集團的失敗。更有甚者,有一些更會被標籤上「篡黨奪權」的歷史烙印,永不超生。以前,曾經貴為黨內最高層圈子內的中共政治元老,例如陳獨秀、向忠發、王明、博古、張聞天、劉少奇、林彪,都曾經升過上廟堂,然後也跌到落深淵,有些甚至是萬劫不復。另外有一些,下場雖然不盡一樣,像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但都同樣證明了「一時的熣燦不代表永恆」。

九千萬黨員中,絕大部份都只能繼續做扮演歡欣雀躍的一眾羣臣。如果寄望那份黨章真的可以指導那些共產黨員的思想,甚至是駕駑著九千萬名黨員的行為,就真的是痴心妄想了。如果這九千萬人真的都根據黨章對黨員的要求作為操守的依據,中國就根本不需要等待什麼偉大的民族復興,早就已經成為天堂了。

當然,一個人及一個集團的勝利與正確,會帶摯一眾內圈追隨者在一時間雞犬升天,各據黨政軍領導要津,可以權傾一方,又可以有助門楣顯貴。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包裝下的「官僚資本主義」,變成讓家族成員予取予奪國家及人民資源的「裙帶資本操作」。成為高官的,為官便會有權,有權便會有錢,而且是送上門的錢。下海從商的,便可以各自乘上由官本位盤營的各個利益板塊揾真銀,有錢跟著便會有權,有權便可以繼續搵更多錢。這是保證中共高層及幹部搵食「長搵長有越搵越多」的「正向循環」。

至於這少數紅權貴族之外的其他黨員,不少也可以在黨的保護傘之下,在分贓政治中獲得分配到黨的安排及來自國家人民的好處。就算沒有攀上高峰的鴻圖大志,沒有奢望有朝一日也可以把自己的思想寫入黨章,但仗着「黨員」這個身份,也總有較佳的機會可以在黨的組織或國家的機器中覓得一官半職。換言之,有機會成為前南斯拉夫前副總統吉拉斯筆下的「社會主義新階級」序列中撈取一個較不平凡的席位,成為尋常民眾百姓之上的先進階層。

其實,今天大家可以清楚看到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與以前講過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與1957年吉拉斯那本《新階級》所描述的共產體制現實,除了表現形式不盡一樣之外、除了對國家資源掠奪之深之廣更空前之外、除了官僚的貪腐更赤裸更野蠻之外,又有甚麼重大的分別?又有何本質上的分別?如果馬克思可以死而有知,看到今天這個所謂被中國共產黨發展了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你們猜猜他會感到老懷安慰,還是情願死而無知算數?今天的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發展了社會主義的那一些東西?還是只不過以「社會主義」的包裝來延續幾千年的封建專制與獨裁?

或者說,還是務實一點好!不要理是黑貓還是白貓,能捉老鼠的便是好貓。也不要管什麼思想、誰家的思想,能夠推動社會及經濟發展便好了,何必糾纏於意識形態!

如果真的能夠「從嚴治黨」、「有效打貪」、把「老虎蒼蠅一起打」,這不也是符合人民的願望及利益嗎?不也是推動經濟及社會發展嗎?不也是推動民族的偉大復興嗎?

當社會禮崩樂壞,在一時之間,可以把希望寄托于明君,長遠而言,就要把制度建設好。中國人社會,要等到幾時才是制度建設的合適時機?

滿清王朝經歷了30多年的洋務運動(1861- 1895)及後來的維新運動(1898)之後,於光緖32年(1906)年下詔預備立憲,至今已經111年了。但1908年慈禧太后一死,因為繼承大統的宣統皇帝年幼,攝政王載灃對君主立憲有保留,那個九年路線圖便半途而廢。民國成立之後,曾經一度推動君主立憲,甚至說過「官可以不做,憲法不可以不立」的袁世凱,一旦當選成為正式的大總統,便不願接受憲法的約束,於是廢除內閣,解散議會,廢除憲法,甚至稱帝。孫中山先生的三部曲,即是說由軍政時期,到訓政時期,再到憲政時期,也是以行憲為最終目標。但作為軍事獨裁者的孫中山接班人蔣介石,也是以當代政治聖人及明君自居,雖然沒有帝王之名,但也是拒絕真正落實憲法,不肯受憲政秩序制約。後來就算他敗走台灣,在偏安中仍然長期推行軍事獨裁,憲法變成只是備而不用,孫中山先生所說的憲政理想,直到80年代後期才有機會在台灣得以落實發展。

在中國大陸,中共自創黨開始便沒有明顯的憲政思維。但到了國共鬥爭期間,倒又真的大談憲政。但一旦當政坐了江山,便再次暴露出土匪山賊那一副無法無天的本色。毛澤東及一眾共產黨高層一住進原本是滿清王朝皇帝後花園的中南海之後,實際上便當上了沒有皇帝之名的皇帝。之後一連串的政治運動、大躍進、十年浩劫,都是因為沒有制度,專了政的執政黨不受憲法約束,只靠「英明領導」或「戰無不勝的舵手」造成的人治惡果。在改革開放之前,因此已死的人數,便是日本侵華八年抗戰的四倍以上。

中共當然也制訂了憲法,但由1954年第一部憲法開始,總共便出現過四部憲法,而現行的八二憲法,在過去30多年也修改了四次。

所謂推行憲政,首先就是說政府的權力受到憲制約束。政府首先要守法,政府制定的所有法律、法例及行政法規,都不能超越憲法。政府行駛的所有公權力都要有法律依據。政府也要依據法律的要求來推行其工作。以這一個標準,只要大家都老實一點,不要自己呃自己,也不要自我期許這麼低,只顧去扮演為皇帝的新衣歡呼喝采的群臣,那就不能不質疑今天中國那一份幾經修訂的憲法是否真的能夠制約專制獨裁。憲法當然不會沒有作用,但在建設民主,杜絕獨裁、保障人權、防止貪腐這些問題上,其作用可以說只是微不足道,甚至可能是無能為力。

過去五年,習近平除了顯示出他作為政治強人的本色之外,表現出過什麼比前人具突破性的政治視野?打壓信仰自由、打壓言論自由、控制互聯網、更強力打壓少數族裔、打壓維權律師及民運人士、壓縮民間政治空間、打壓民間教會、拆人教堂;甚至要把少數碩果僅存,夠膽質疑皇帝身上面有沒有新衣,甚或更溫和一點,只是批評一下這件新衣算不算漂亮的都消滅浄盡。這些算不算是新作風、新思維、或新思想?

在政治體制內盡攬所有權力,削弱制度性的制約,這是方便他從嚴治黨?是讓他可以更有力打貪?是利便他與想篡黨奪權的薄熙來、周永康等人作更有力的鬥爭?還是要回到曾經造成人文及歷史浩劫的政治獨裁?而最後的一點,不正是造成前面其他幾個問題的原因嗎?

如果這就是習近平思想,那與以前自視為「永遠正確」、「絕對正確」的毛澤東,或者是自詡要成為一代政治完人的蔣介石又有何分別?這樣的「思想」又何「新」之有?如果只是尋求把自己的名字與所謂的「思想」寫入黨章,要與毛澤東及鄧小平齊名,但卻沒有在國家體制長遠的發展思維上有所突破,這除了沒有「新時代」的應有的氣魄之外,這樣的「思想」,究竟「新」在何處?如果所講的「中國夢」,就連百多年前已經開始的憲政舊夢也要不斷推翻,這個所謂「新時代」,究竟又「新」在那裏?

也不要把「妄想」當成「思想」。當一個這樣的政黨要「領導一切」、可以「把持所有權力」、可以言而無信、可以不斷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我、可以打壓民主、可以封殺互聯網、可以打擊任何反對意見、可以隨意拆人教堂,可以隨意演繹基本法、可以把應許了香港人的民主發展無限拖延,那還憑什麼可以在未來三十年之間就建設一個「民主」、「自由」、「和諧」、「文明」、「平等」、「公正」、「法治」、「美麗」的國家?又憑什麼把這樣的一個「中國方案」變成世界各地都要參照的標準?

還是那一句,這樣的所謂「中國夢」,其實就是讓人民發夢;讓群臣歌功頌德、歡呼雀躍、繼續分贓;他自己則繼續痴人說夢,享受掌聲與自己的名字誌於黨章的政治榮光;是要讓整個國家的發展與歷史被謊言矮化。至於所謂要加入黨章的「思想」,其實只是另一個為造神運動編就的囈語。所謂「偉大的民族復興」,其實只是回到四十多年前,大搞個人崇拜的舊路而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