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給林鄭收買前的三點警惕和一項建議

廣告
給林鄭收買前的三點警惕和一項建議

廣告

1. 林鄭推出青年參政計劃,大手筆鼓勵年輕人加入政府當謀士。我明年四十歲,該不惑了,事情當然與我無關。自從去年辭退大學的管理工作後,復得返自然,快活似神仙,大家都知道。

2. 我其實很鼓勵年輕人在還有時間有能力受挫折的時候到大機構工作的,最好是一個每年預算不少於一億,或員工不少於一千人的地方,理由是學一下什麼叫官僚。你不用成為一個官僚,但你一輩子都不能避免和官僚打交道,知道官僚的思考和工作模式是一件畢生受用的事情。話雖如此,讓年輕人參與今屆政府,我還是十分有保留的,理由有三。

3. 第一,本屆政府不見得有任何勇氣在政改問題上有任何的追求。這等於一加入這屆政府,就要背負助桀為虐的罪名。香港的管治問題說到底是政治體制的問題,這點讀過半個學期的公共行政都會知道。在這樣的背景下還以為可通過加入政府改善管治,是沒讀好書。

4. 第二,本屆政府不見得是一個以講道理為施政基礎的政府。我現在搞「一地兩檢」,天天聽為政府護航的那些政客的所謂論據,竟然和政府自己提交給立法會的客量和班次預測完全相反。大家也很明白本屆政府的決策往往都只是「跟著感覺走」,毫不科學。再看看這兩天林鄭的公屋數量封頂的言論,如此對全港房屋和土地供應有翻天覆地影響的決策,竟然可以沒有經過任何研究分析或民意代表的辯論,便由行政長官隨口說出,之後又要由一眾官員解話收回。在這樣的環境為政府做謀士,只怕命都短幾年。

5. 這不是說年輕謀士提出的建議肯定都不會被接納。既然政府吸納了這班人,政治上總不能完全不理他們。最有可能發生的,是政府會選一些不會影響到既得利益的,或是他們本來就想做的建議來做,然後就大事宣傳政府起用了「年輕人的意見」。雖然年輕人有的是時間,但是否值得全職花在當花瓶之上,耗掉本來可以做其他更有意義的事情的機會成本,我不敢認同。

6. 第三,我擔心這計劃更深遠的目的,未必在受邀者本身。在吳璟儁出任政治助理而蘇敬恆未能出任政治助理一事當中,不少評論看到新聞業界被馴服的未來。年輕記者本來在新聞業界就面對低薪無職升的困境,兩位前人的遭遇會否使他們更為主動地自我審查,免斷自己日後仕途?推而廣之,香港的年輕人普遍面對前無出路的苦景,現在告訴他們只要馴服於政府就可以換來高薪厚職,否則一輩子要做輸家,這會在年輕人之間製造怎樣的矛盾心情?

7. 面對這些挑戰,我想在這兒提一項建議。我希望大家都出一分力,幫幫手,讓不願被馴服的年輕人不怕前無去路。我懷疑現在香港最需要的,就是《英雄本色》中的「聯合的士公司」,分別在於電影中的堅叔專門為釋囚提供工作,香港現在則需要有組織地一起為年輕政治犯提供生活保障。記得二十年前當大學生的時候訪問澳門,當地民主派議員吳國昌說「在澳門,只要有人來我這兒做義工,明天就會失去原來的工作」。今天的香港,已經距離不遠,我們要做好準備。

8. 所以,我想借用劉鳴煒的呼籲,叫大家少去次日本旅行,換少次手提電話。省下來的錢不是用來買樓,反正遠遠不夠,而是用來捐給那些在社區中搞本土研究和公民參與的蚊型組織,讓他們請多幾個很可能已不能回到主流機構工作的年青人做事。林鄭出價月薪九萬,民間機構肯定沒法跟得上,但這更突顯了我們要主動一點,搶在政府全面掌控整個社會之前,撐起「體制外的經濟」,為不願意被馴服的年輕人留一條活路。

傳送門:
本土研究社
香港獨立媒體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