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I Can Speak》:笑中有淚的故事中,帶出韓國慰安婦歷史的沉重

廣告
《I Can Speak》:笑中有淚的故事中,帶出韓國慰安婦歷史的沉重

廣告

近來韓國的本地電影發展較之前蓬勃,不少電影都在一片好評的聲音之中落下帷幕。而最近看了一齣好評不斷的電影《I Can Speak》,固然沒有令我失望,而且是期待以上的水平。而這部電影有不少值得研究的地方,所以想透過這篇文章,評論這部電影之餘,亦想帶出電影在說著什麼的故事,什麼的歷史。

《I Can Speak》由羅文姬、李帝勳主演,講述對社區非常熱心、熱愛投訴的奶奶玉芬(羅文姬飾),一直在公務員界被視為最麻煩的人物,因為她對大大小小的事都會到區政府部門進行投訴,她甚至被稱為人人都怕的「鬼怪奶奶」。她遇上了剛調職來區政府部門,但事事都跟規矩辦事的公務員民載(李帝勳飾),從而展開的歡喜冤家故事。

正當大家以為只是老年人與少年的相處故事,但隨著劇情的進展,由玉芬纏著民載要學習英文,成為了朋友起,就知道她並非只是想找年輕人相處這麼簡單。看的時候,逐漸就知道玉芬年輕時的身份,原來是日佔時期的慰安婦。而她學習英文的原因,是為了將過去她遭受的慘況告訴全世界。這劇情的轉折位及鋪墊簡單卻不乏善可陳,而且能夠直接讓觀眾感受玉芬的內心世界。利用著有趣的友情主線,去帶出一段感人的故事,及警醒的歷史。

電影中玉芬在探訪同曾是慰安婦卻患上認知障礙的朋友時,遇上了人權聯盟成員的邀請,以過來人身份發表自己在這議題上的看法及最真實的證據。在重重波折中,終於能夠在美國聽證會上就慰安婦議案發表講話。回望這段情節,電影很細心地把整個故事放回十年前,亦即是2007年。最後一幕,玉芬的護照上亦蓋了在2009年出境的印章。究竟為什麼會把時間定在十年前呢?

為了呼應歷史與現實,電影亦以真正的國際事件敘述故事。在2007年1月31日,美國國會議員Mike Honda在眾議會上提交了「慰安婦事件(HR-121)」決議議案,要求日本政府以正式及明確的態度,承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軍人曾犯下「強徵慰安婦」的罪行,並對受害者及其國家進行正式的道歉。而多個韓國及華人團體亦表示支持,並於美國進行多個宣傳活動,而曾是慰安婦的受害者於聽證會上發表講話,亦是現實中發生過,當時在美國代表受害者團體講話的有李溶洙奶奶及金君子奶奶,玉芬在聽證會上說的話,全是真實取錄於這兩位奶奶的發言中。雖然這議案最終在9成以上贊成下通過,但事隔十年,日本政府依然未就慰安婦事件上正式承認責任,並對韓國及中國正式道歉。這部電影正透過一段笑中有淚的故事,去帶出這段慘痛的歷史,如何為韓國帶來沉重的回憶。

若用另一角度看待這部電影,故事中還帶出一個值得反思的問題,就是我們如何對待老年人。香港年輕人常用「廢老」、「老友記」去稱呼建制立場或不友善的老年人,其實在韓國亦出現了這種對老年人不友善的態度,因為朴槿惠干政門爆發後,政治立場上的分裂變得更為明顯,老年人或會支持朴的同時,大部分年輕人會反朴。電影中的玉芬,只要見到不符合規定或法律的事,無論大事小事都會向區政府投訴,從而遭到不少公務員及街坊歧視,說她麻煩及多管閒事,對她是老人家的歧視亦不斷可見。從玉芬為何這麼「多管閒事」起,到她主動學習英文,直至去到美國聽證會,出現的轉變亦好像在讓觀眾反思,究竟該以什麼態度對待身邊的老年人。這方面亦值得一讚。

《I Can Speak》看似是歡喜冤家的搞笑喜劇,但背後卻利用這個吸引的元素,在講述韓國人不能忘記的歷史。這電影好看的地方,就是從喜劇到帶出歷史沉重的轉折點,從而讓我們了解更多這段在韓國的慰安婦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