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京官演講難洗腦 嘍囉獻媚先露底

京官演講難洗腦  嘍囉獻媚先露底
廣告

廣告

教育局竟然發信給辦學團體,提出安排學生觀看京官演講,這一種做法可以說是十分破天荒,也可以看成香港另一個邁向政治沉淪的標誌。在今天這樣的一個特區政府管治下,香港的政治正高速中共化,要把國內那一套唯長官意志的行事方式移植過來。就連開口埋口都奢言參與了公務工作幾十年的特首及高官,也要公開向他們的上司擦鞋,要組織市民聽長官訓話。這可以說是荒謬至極,要不斷以劣幣驅逐良幣。

極權主義的操作方式往往就是如此,當統治集團要抵賴,要違反對人民作出過的承諾時,便會一再作出新的演繹和解釋,為廣為人知的東西作新的解讀。而每一次這樣的所謂「新的解讀」或「權威的解釋」,其實都只是再一次扭曲事實。負責打邊鼓的下級官員及嘍囉式人物,便要在旁邊高唱領導人的談話如何重要,如何有見地,又如何一錘定音。

這一招在大致上由當權集團操控及壟斷了的言論及資訊空間的社會,可能仍然有效。但香港畢竟不是中國大陸,《基本法》及在漫長的回歸過程中所說的都是清清楚楚、白紙黑字,有根有據的。因此,這些伎倆都沒有逃得過傳媒的監察及關注組織與人士的法眼。李飛還沒來到香港,特區政府的官僚及那些所謂「愛國愛港」人士就不斷露底了。可見想要把國內行得通的那一套搬來香港,也不如想像中容易,甚至可能適得其反。單憑這一點,讓中學生全程聽一聽看一看李飛的演講,也不一定是壞事。

就算有辦學團體願意配合,香港的中學生看完那個演講,就會更加相信京官講的那套及他們的邏輯嗎?香港的老師就會心甘情願,順應中共政權的霸權思維及政治宣傳的需要,依據共產黨的所謂「正確」標準來向學生解說李飛的演講嗎?這樣的可能性甚低。

所謂「全面了解」、「準確掌握」《基本法》,其實都只是為這些觀念賦予新含義的伎倆,但香港人可以接收不同的意見,也有強烈的法治觀念,不會因為中共的一再「解讀」、所謂「權威」官員的說法而輕易被說服,解釋也不會是這些當權者及其嘍囉可以壟斷。

今天共產黨言而無信,把《基本法》完全沒有說過的甚麼「全面管治權」抬到上天高,加倍力度宣揚,企圖以這個說法來重新演繹一國兩制,矮化以前大家都理解的那一套港人治港觀念。荒謬之處是《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中沒有說過的「全面管治權」突然間變得很重要,寫得清清楚楚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突然間被完全蓋過。除非香港人全都是儍仔,否則有多少人會接受這樣的荒謬?

由中央官員片面演繹所謂《基本法》的精神,只是因應北京當局今天的政治需要,不斷非法僭建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東西,這才是令香港的政治爭拗不斷、令香港的人心漸行漸遠、令部份港人大聲噓國歌、也為年輕一代把希望寄託在於港獨提供更多理由而己。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