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政經

房屋豈是炒賣工具?社委房屋研習班學員分享

房屋豈是炒賣工具?社委房屋研習班學員分享
廣告

廣告

編按:早前特首林鄭月娥接受專訪,引起公屋封頂的憂慮,縱然林鄭最終致歉,不過有關言論又似乎頗切合其「逼人買樓」的房屋理念。歸根究底,香港人又是否必需買樓﹖香港住屋難人所共知,但到底問題源於何處?職工盟社會事務委員會早前舉辦了五節房屋議題研習班,內容涵蓋基層住屋、人口政策、土地供應及城市規劃,以下為兩位學員的感言。

工盟之友:饒學文

政府不斷說「土地問題」,我們亦自小被教育香港是地少人多。可是,香港私樓樓價及租金高企、公屋輪候時間創新高,是否單純土地供應不足之故?據本土研究社調查,香港有很多可用的已發展地段,例如閒置官地、賤價出租予富豪俱樂部之會所地、被非法霸佔之官地等。姚松炎亦指,新界有大批被預留作興建丁屋的土地。政府何苦要開發綠化地帶,甚至珍貴的郊野公園,而不收回已被破壞的棕地?

另一方面,不少人將房屋問題歸咎於新移民。但實情是,雖然新移民增加了住屋需求,但過去五年公屋的建屋量一直不達標。一個家庭在獲配公屋時,必須有一半或以上人數居港滿七年。由此可見,即使沒有新移民,公屋量亦不足以應付本地居民之需求。如果只把矛頭指向新移民,只會錯放焦點,更讓政府蒙混過關。

此外,一些不合理制度與政策,例如房委會需自負盈虧;收緊公屋富戶政策冀收回現有公屋單位,卻不是增建居屋讓公屋正常流轉;新發展區用作私營房屋發展之土地較公營房屋為多;加上林鄭月娥表示未來房屋政策會以置業為主,實在讓人憂慮政府是否有決心增建公屋,解決基層住屋困境。

公屋建屋不足及入息限額離地、撤銷租務管制導致私人住宅租金無止境上升,均令大批基層市民流向劏房等不適切住房。他們生活環境惡劣,兒童不能於理想環境成長。面對這情況,運房局局長陳帆的回應竟是「我哋去做劏房得唔得呀?」,教人嘖嘖稱奇。政府不作妥善安置,市區重建又起豪宅,難道香港人要接受劏房合理化?

今天,炒賣致富已成不少港人的金科玉律,我們亦從小潛移默化地認為置業乃人生一大目標,甚至「夢想」。住屋乃人類基本需求,如果我們只能吃被囤積居奇的天價白米,你又會作何感想?房屋不應是炒賣工具,政府應該壓抑炒樓,分隔自住與投資的市場。對於只想安居的人,可以合理租金租房,或以合作社形式建屋,不用擔心樓價升跌。人生應可選擇不參與這場金錢遊戲,香港人是時候拆除內心的置業階梯。

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會長:陳艷梅

公屋唔夠,有些市民歸咎於新移民,或者說好多青年人搶公屋。其實新移民及青年人佔用公屋只是少數,公屋興建量不足才是主要原因。如果沒有上堂,可能真的會將社會矛盾歸咎於某些群體。香港的大學生畢業後都要住劏房,這又是什麼世界?

最後兩堂講述土地不足、城市規劃及丁屋問題,政府成日話土地不足,要香港人犠牲郊野公園,又話要填平水塘來起樓。這些說法完全荒謬,講者如陳劍青及姚松炎已列明資料,說明香港有足夠土地,問題只是土地分配是否公義。

上完課程後,我最大發現是,原來政府賣地得益不是用來起樓,而是用來起大型基建。起公屋的錢來自售賣居屋,當年政府停起居屋,令房署收入減少。未來房署就會有赤字,到時就頭痕啦。

身為工會人,除了要關心勞工事務,社會事務亦不容忽視。每一項社會政策都與你我有關,社委在這方面責無旁貸。希望各位工會會員都能支持及加入社委,集思廣益,全力以赴,建立更美好的社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