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政府強行建擾民橋 公安監視微信上門威脅 珠海居民:是誰無理取鬧?

 政府強行建擾民橋 公安監視微信上門威脅 珠海居民:是誰無理取鬧?
廣告

廣告

草根行動媒體珠海特約報導

編按:

那邊廂,十九大繼續宣揚「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這邊廂,市民捍衛家園安寧的訴求遭到粗暴滅聲。在一海之隔的珠海,一班居民自發走出來,反對政府在小區內建一座擾民橋。五個多月與不同部門的拉鋸,換來的是一聲令下:強行動工,伴隨警察的威脅和監視。拒絕與民共議的,又豈止林鄭月娥?

前日(10月31日)早上十時左右,約一、二百名保安和警察進駐珠海前山河畔的華發新城小區,打破了居民的安寧。大批珠海市公路局的保安封鎖平日居民散步、健身的河畔花園,築起數十米的人鏈。是什麼讓政府在一個居民區如此大規模地佈陣?

事緣今年5月,珠海市政府聲稱為舒緩交通堵塞,需要在前山河上再建一座鋼便橋。前山河是連接珠海郊區和市中心的要道,也是附近東面城鎮(如坦洲)來往珠海的必經之路。橫跨前山河的南屏大橋,負責連結兩岸的交通。隨著城市化的急速步伐,越來越多人入城尋找工作機會,但房租也跟著經濟發展一路飆升,令基層工人難以負荷;同時,原本在市區生活的人們也承受著物價上升的壓力,於是很多人不得不搬至偏遠地區,來回城郊工作、生活。每日的慣常人流增多,自然形成了交通壓力,導致近年來南屏路至前山路段塞車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為重建南屏大橋,2014年政府起了一座鋼便橋方便施工,後以疏導交通為由保留下來。可是,鋼便橋的兩端屬於幾個河畔民居範圍,換言之車輛必須經過小區才能過橋,嚴重影響居民的出行。與此同時,交通問題並沒有因新起的鋼便橋而有所舒緩。因此當時已引來不少居民的反對聲音,迫使政府答應三年後拆橋。

然而,將近四年過去,政府不但沒有履行承諾,也沒有展開重建南屏大橋的計劃,反而決定再起一座鋼便橋(南屏二橋)。消息一傳開,立即引起了包括華發新城在內受影響居民的反對。居民參加與不同部門的諮詢會,並自發搜集資料,在會上指出政府在報批建橋計劃、環評報告上違法違規之處,惟政府並沒有實質回應。有居民代表在前山河畔進行實地考察,列舉六種替代方案,包括更換建橋選址至臨近荒廢的碼頭。工程設計部門卻一直敷衍推託,對居民的方案置之不理。
圖片左側是原本的南屏大橋,右側是2014年建成的第一座鋼便橋,南屏二橋的政府選址將會在南屏大橋左端。(圖片引自珠海官網,題為《前山河两岸交通将更畅顺!》)

在沒有任何確實共識及回應之下,政府就在昨日開始強行施工。從市民傳來的視頻中可見,在保安的封鎖線下,載著建築材料的貨車及挖掘機駛入橋邊,開始大規模砍樹。有業主表示,由於事發突然,居民毫無預備,且很多人正在工作,質疑政府專挑工作日動工。事實上,從早晨開始,居民便撥打市長熱線嘗試聯繫政府部門,卻一直無人回應。得悉前往抗議的居民一出現,在附近捕守多時的警察即刻出動,阻止居民前進。有居民反映今天遭警察敲門「拜訪」,也有人接到自稱來自派出所的電話,威脅說「唔好搞事」,並發現部分業主的電話被監聽、微信遭監視。也有業主與當地傳媒聯絡,發現爆料消息被刪除,所以現時正處於消息封鎖的狀況。

有居民向記者解釋,兩岸的小區居住密度高,還有六所學校包括六千多名學生需要每天往返上學、放學,現時出行已十分困難。而且建橋的施工處距離居民樓最近只有十餘米,可預想施工過程將會對居民的日常生活造成嚴重影響。他說警察將居民的抗議視為無理取鬧,但其實大家的訴求完全有理有據,無奈政府封鎖申訴渠道、拒絕溝通:「希望政府能夠重視居民的訴求,停止野蠻施工,重啟對話。」草根.行動.媒體將會持續跟進事態發展。

草根行動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