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以拉布之名與民共議

廣告
以拉布之名與民共議

廣告

朱凱廸在立法會議會上屢出奇招,昨天使出88條,引來政府、建制派及傳媒大肆譴責;老實說,這都是意料之內。而意料之內的事,公眾的反應也是意料之內。不過,若仔細留意朱凱廸的發言,我們大概看到有一些新的東西正在發生。

朱凱廸提出動議討論議事規則88條時,明言希望自己是首位使用這議事規則的人,同時也是歷史上最後一位。今天,他向傳媒發的公開信中,更提到早前議事規則委員會有意將第88條的行使權,設定為在主席批評下才可進行。朱認為,88條應該整條被廢除,而非再度加大主席的權限。

憑這個由朱凱廸啟動,泛民主派集體支持的行動看來,立法會中非建制派確實在兌現承諾,在明年3月11日補選前盡力拉布。這拉布行動的目標,是防止建制派乘六名議員出缺之機,通過修改議事規則,以全面削去立法會監察政府之功能。

一、
但拉布若只是一個拖字,未免令人納悶。拖固然是緩兵之計,但拖也會帶來很大的消耗。一場足球賽事,若少踢幾人,防守是理所當然,但久守也必失,故突圍偶會創出新局面。而這次泛民的長時間拉布戰,顯然正在創造出一個有利的條件,邊守邊攻。

上周泛民引用議事規則54(4),動議《銀行業條例》不需二讀後中止議案後交付內會處理,直接進行表決。這行動之效不是政府和建制派所說的「玩嘢」那麼簡單。它根本就是一種諷刺,映照出建制派的荒謬。麥美娟的發言是一個指標。她說:「若給數年前的她,她會鬥氣,和議通過議案;但今次她會反對議案。」好一句鬥氣,盡顯了建制派橡皮圖章的本性。而當天動議提出後,在席議員辯論時確實帶出了業界意見未獲充分反映的實況,顯示議案本身的不成熟。其實《銀行業條例》怎樣也會通過的,差別只在程序上。泛民提54(4),就好像給歇斯底里的人提供一個緩衝時刻,等同要求直通快車中途停下來一樣。車突然停下,必定引來討論紛紛。這些在議會、在民間的討論,我看才是54(4)的重點所在。

然而54(4)所造成的「停一停、想一想」,反省一下過往官僚程序的盲頭因循只是暖暖身而已。真正要想一想的內容,由88條帶出,劍指議事規則的修訂。

二、
我們可以這樣看,任泛民如果努力,一地兩檢在梁君彥粗暴的主持下,根本很快便會作出剪布裁決。林鄭更早說了,若立法會不通過這無約束力議案支持西九一地兩檢,她也會直接進行「三步走」。可笑是,林鄭不負責任直接繞過立法會的言論,卻由建制派和梁君彥主席積極配合下完成。立法會主席沒有對林鄭的狂語作出強烈譴責,以維護立法會的尊嚴,實屬荒謬至無所不用其極。泛民在一地兩檢拉布上力陳理據,使討論記錄在案,留待日後歷史判斷,算是盡了應盡之分。而88條的提出,最亮麗的一筆,是把一個以密室殺人事件般的議事規則委員會,試圖帶到大會上來討論。

眾所周知,現屆議事規則委員會共十二名議員代表中,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的比例是八比四。上次委員會的會議,有議員要求列席卻不果。後來我們透過媒體知道一些修改建議,其中也包括88條的修訂。既然一個事關立法會未來議事規則的重大事情,何以只由八位建制派議員主導說了算呢?由此可以見,泛民這次拉布戰,所出的不是「奇招」以拖延時間那邊簡單;甚至,他們也不是在防礙立法會運作。一次又一次,泛民在把立法會內隱藏的做法和潛在陳腐的法規,用更基進的方法公諸於世。我們在這時候更值得關注的,不光是媒體權益有沒有獲得保障。因為若真要談媒體權益,泛民現在反諷地提出的88條,要與未來可能由大主席把持的議會運作相比,後者更影響傳媒工作者及市民的知情權。傳媒工作者當然仍要為其天職而發聲,但他們要公諸於世的有價值新聞,究竟是故事的全部,還是片面的剪裁?

事情發展至今,泛民會否再把立法會那些以尊貴莊嚴包裝下的假斯文面紗進一步揭開,來一次真正的與民共議,透過議會內外的工作,一齊來次大整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