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林鄭月娥飛上枝頭變鳳凰

林鄭月娥飛上枝頭變鳳凰
廣告

廣告

女人唔壞男人唔high,林鄭月娥飛上枝頭變鳳凰出任行政長官,只因「上帝」鐘意佢夠壞。力推違法違憲的高鐵一地兩檢「三步走」方案,以及《國歌法》立法追溯期的表態,N咁多事例都證明林鄭月娥是個早已變壞的女人。

回歸後彷彿真理消失在地球,凡事例必眾說紛紜, 20年來香港經歷的風風雨雨,悲劇主因是回歸到一個從無法治的醜惡國度,《國歌法》本地立法應否具追溯力問題,又一次證明香港的禍亂始於中央。

《國歌法》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接受傳媒追訪時表示,香港立法的《國歌法》是否存在追溯期,要視乎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前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則表示,《國歌法》是否有追溯期,香港可以根據自身法治制度考慮。林鄭月娥回應《國歌法》本地立法是否有追溯力時說,一般香港立法不是很多設追溯期,但不是完全無,並以《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為例。

認為《國歌法》立法不應具追溯力不一定是好人,但主張《國歌法》應有追溯力就一定是累人累物嘅壞人,而林鄭模稜兩可則必屬奸人。《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一條第二項規定:「任何人的任何行為或不行為,在其發生時依國家法或國際法均不構成刑事罪者,不得被判為犯有刑事罪。」法不溯及既往為原則,溯及既往為例外,是一項重要的國際人權原則,內地與香港都奉行刑法無溯及力,與「一國兩制」及普通法制度無關。

法不溯及既往為原則,也就是新法原則上不溯及既往;溯及既往為例外,溯及既往必須為「有利追溯」,例外是為保護公民的權利和利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所加的刑罰也不得重於犯罪時適用的規定。如果在犯罪之後依法規定了應處以較輕的刑罰,犯罪者應予減刑。」

《國歌法》不能夠具追溯力是必然的立法原則,《明報》社評認為:「雖然人大作為全國最高權力機關,有權規定《國歌法》有追溯力,惟此舉勢必打擊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對香港肯定不是好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是人大的下級機關,講基本法講一國兩制,《明報》社評一向都是「掛羊頭賣白粉」。

《基本法》第十七條第一款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立法權。第三款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如認為香港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不符合」本法關於中央管理的事務及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條款,可將有關法律發回,但不作修改。經發回的法律立即失效。該法律的失效,除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另有規定外,無溯及力。

香港享有立法權,第十七條第三款已明確規定,常委會無權修改香港制定的任何法律,法律有無溯及力,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規定。認為香港的《國歌法》是否存在追溯期由常委會決定,李飛名符其實屬「法律磚家」,中央應該理解和體諒部分港人仇視「中國」的情緒。

《明報》:平常心看待國歌法 立法毋須鑽牛角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