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專訪】從西班牙到香港 港超聯最年輕10號——文家永

廣告
【專訪】從西班牙到香港  港超聯最年輕10號——文家永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文家永,1994年出生,去年由西班牙「回歸」香港,現時效力港超聯球隊理文。環顧今屆的港超聯球隊,他是十支球隊中最年輕的10號球員。獨媒訪問了這名九十後,他談到踏上職業足球員之路,並希望短期內成功爭取球隊的正選,替理文在聯賽榜力保頭5位,長遠爭取入選港隊。

「你好,我係Daniel。」他的樣子有點像效力阿仙奴的德國中場奧斯爾。媽媽是威爾斯人,爸爸是香港人,媒體形容他是「混血兵」。「我中文麻麻地。」文家永小時候在香港就讀本地學校,最常做的運動是游泳;八歲時和朋友踢足球,「玩下玩下」,從此便成為足球小將,他邊說邊有點靦腆。

IMG_4386

由港會出發

後來轉到加拿大國際學校,和朋友常常到位於跑馬地的港會踢波,成為球隊青年軍。文家永指,港會踢法和其他球會不同,在練習時沒有特別的傳球訓練,練習就等如比賽:「青年軍到一隊都係咁,其他隊會用波同搓波,港會就只係進攻、入波同贏波。」

「佢哋俾咗機會我踢港超聯,好感激。」港會是他的家,那時候,他一有空便跑去球場練射門。如是者,他在港會待了5年,17歲時到英國讀大學,唸的是商業。「唔係唔鍾意讀書,但覺得呢科比較簡單。」到英國讀書的原因很簡單,都是因為踢波。「喺香港踢波,去到大學都想踢,所以去英國啦。」

IMG_4372

「細個嗰時無迫,父母話替你們讀完大學,你們自己搵工做。」他「理所當然」地參加了大學的足球隊,文家永覺得英國的踢法較粗魯和簡單。「你問我細個想做咩,梗係職業足球員啦,但真正係到大學先有呢個諗法。」

文家永後來在教練的介紹下,來到西班牙的南部,加盟西班牙丙組聯賽球隊 Marbella United FC,跟隨球隊的一隊練波。球隊內有大學生,有些球員更有全職工作。球隊每日下午5時練波,文家永住在宿舍,早上起身便開始練習,又到大學「sit 堂」學西班牙文。記者問他如何總結這段經歷,文家永帶點尷尬地反問:「『總結』係咩意思?」

讀書踢波都要 focus

談到西班牙的生活,沒球迷想像中的《足球小將》情節般夢幻,只有練習和學習。文家永觀察到,西班牙街邊周圍都有人踢波,生活壓力亦較香港少:「西班牙人唔會淨係工作,比較relax。」他笑言,西班牙的唯一缺點是夜晚很晏才吃飯,「十二點幾一點先食飯,唔太好」,果然很有紀律。

出眾的外表吸引了不少傳媒的訪問,報導都集中說「文家永曾效力西丙球隊」,但忽略了細節。他在轉會 Marbella United FC 後,沒法再繼續大學課程,在回港後才在中大完成學位。「有諗過讀 online school 完成埋佢,但父母認為要踢職業便要100% focus。」

IMG_4418

「香港球員喺西丙踢過,點都係好嘅。」文家永指,西班牙的體驗顛覆了自己對足球的想法,先是西班牙的球員技術較好,跟香港和英國都非常不同,唯有不斷迫令自己多加練習。「英國要求球員多做 gym,西班牙較少,多數馬騮搶球。」

文家永自言,云云香港球員中較欣賞林嘉緯,指對方控制中場節奏的能力很好,更視他為學習對象。他表示很喜愛看英超賽事,是曼聯的支持者: 「日日都睇,好鍾意C朗同恩尼斯達,又盤扭同有得交。」

給自己的交代

在西班牙待了一年,文家永在去年8月尾回港,當時多支球隊已完成組班,適逢母會港會升班。港會是半職業球隊,「踢波」對球員來說只是兼職,大多另有正職。「咁多時間,一定要搵份工兼職做。」港會逢星期二、三和五練波,文家永選擇了做兼職教師,在啟新書院教體育。「返完工練波會好眼瞓,唔返工嗰時表現會 sharp 啲。」他住在西貢,晚上更要到跑馬地練波:「如果唔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對父母唔公平。」

他透露,在今年一月時有機會轉會,曾到理文流浪跟操。雙方連合約都傾好,但交易最後擱置,文家永亦不明就裏。「港會教練曾經同我講,仲有希望留級。」

文家永在港會青年軍時擔任進攻中場,在大學則是翼鋒,到了西班牙打防中,回歸港會再踢翼鋒。來來去去,文家永認為最佳位置始終是中場和翼鋒,但現在依然想踢前鋒:「踢波就梗係想入波嫁啦。」

DSC_5937

(攝:周頌謙)

港會在上季最終降班收場,多間球會主動邀請這名乖乖仔加盟。他最後轉投理文,強調不是因為薪金的關係,只因為和主教練「馮嘉奇啱feel」。總算成為職業足球員,文家永穿上10號球衣,目前又總算是球隊的常規正選,他深諳自己在技術、體能和走位意識上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嗯,港會出嚟要更努力,要俾人知道港會都係得嘅。」

「入籍球員」在本地球壇引起不少爭議,近日便再有西班牙兵佐迪、列斯奧和丹尼成為港隊一份子。文家永認為,「入籍球員」短期來說有助香港足球,但對年輕球員上陣機會有一定影響,「B隊嗰班應有更多機會上場,唔會話唔健康,麥基都算是華人嘛。」

IMG_4452

「我一定話自己係香港人」

文家永在威爾斯出生,不足一歲時便來港。「我一定話自己係香港人,但如果媽媽聽到可能會唔開心。」港會對上一次升班,麥基、積施利和甘寶等球員冒起,文家永是上季港會絕無僅有的滄海遺珠。他對香港足球的生態感到無奈,提到身邊的年輕球員在比賽時不落下風,但到了17、18歲卻揀選了升大學。「港會又有錢,如果搞全職一定幾好,因為球員技術很好。」

在香港要講理想不容易,職業運動員的理想更不容易。文家永希望,自己過了三十歲依然是職業足球員:「Teacher 係幾好,有機會教同學踢波,但可能踢完波先做 teacher啦。」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