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壁屋監獄獄中書:給之鋒及阿聰

廣告
壁屋監獄獄中書:給之鋒及阿聰

廣告

之鋒及阿聰:

上星期得悉你們成功保釋外出,歡喜異常。雖然我在11月7日會否跟你們一樣成功申請保釋候審尚未可知,但從電視中見到你們在法庭內的直播發言,又於其後上訴庭頒判詞時得見阿聰,都知道你們氣色不錯,意志高昂。

陳日君樞機今天有來壁屋探訪, 十分鼓舞。七月時已知樞機將會出訪美加,未料無法在三藩市相見,卻在壁屋重聚。囚友們都很愛陳樞機及天主教教會每年贈送的月餅,當樞機得悉我們眾人要入獄,早打算回港後探訪,不過你們兩人現已在外,也就無緣特此「關照」了(笑)。

最想我們盡快出獄的,除了一眾同行者,想必就是親愛的懲教諸君。我十分期待和你們(過往及未來不少政治犯)一起商討在懲教所的經歷,和檢視懲教署不少十分不合時宜的規則安排。

懲教諸君中有不少敬業樂業之人,好人不少,好父親或孝子也不少,但在懲教署的「自我革新」過程稍為緩慢之際,相信我們的到來可謂一大樂事,催化其進化。否則,只怕「平庸之惡」會不自覺地出現於此處。「踎班」的安排,最終獲取消了,我也喜見懲教人員於此的承諾,其他種種懲教署的措施政策,我們可以慢慢從頭商議,協助打着為「所員」「更新」旗號的懲教署「革新」。當然,此乃後話,不急於一時三刻。

相信你們在懲教所時,也認識了不少能人志士,帶有各種奇趣經歷,也會不時談論時政。有些囚友十分清晰香港的庶民經濟是如何被扼殺,極力反對當年政府出賣公屋商場予領展,令到不少小本經營的商舖被趕盡殺絕。他們當中有人也期盼本土墟市能夠重光,使自力更生的空間可以重現。有些則認為,這類政策總好過貴價美食車,淪為大型連鎖店的廣告車,卻不是為本地民間經濟打開一條路,甚為失望。

香港的經濟如何能不再為財團壟斷,以致重建公平、平等,讓庶民共享繁華?如果這個城市能提供一個讓人喘息生活、尊嚴得保的空間,相信大部份在監獄的人,都不會鋌而走險。但現在的城市方向是走往何處呢?更不要提在這個局面下,懲教署不少所謂項目,打着「更新」為旗號,卻是「強制勞動」。不少人須參與懲教署安排的洗衣、乾衣、熨衣工作,時薪僅兩、三元,但壁屋與醫院的洗衣生意卻月賺不少,令人目眩。

近月的施政報告討論,尤其是林鄭指稱公屋「八十萬」封頂,皆令不少的局中人,包括懲教署職員叫苦連天。無論是因公屋封頂而猶豫結婚與否,以致高級職員月入屬香港高收入者卻因樓價瘋狂已未能決定是否要揹上一身樓債,皆可見到此處中人無分制服的共同苦處。一瓦難覓,政府的高地價政策,以至不少土地放任矛財團把持,扭曲供應鏈,推高樓價,不少人士卻視為「正常」、「市場交易」,現在政府硬要推人入局,豈不荒謬之至?土地本屬公有,卻在政府的財技及政策下淪為炒家樂園。一天不斬斷財團與政府在選舉制度、土地供應制度、城市規劃上的權力及利益供應鏈,而寄望執政者有「決心」對症下藥,實在有點緣木求魚。

如若林鄭月娥女士要低頭禱告,也可稍撥時間,多多於此思考。相信作為同樣有信仰之人,也當明瞭反省的作用。但反省在於禱告與其宣諸於口,張揚自己所作,倒不如分享一下自身認為當要反省的事,想必於己及公眾來得有益。

我十分感謝林鄭為年輕人所作的禱告,但顯然方向卻是甚為捉錯用神。而林鄭女士明言自己不會輕易重啟政改,反而會嘗試塑造合適空間,我都想問問林鄭女士當年在與我及阿聰等學聯同學對談之際,你提出的2017年後政改討論平台,為何不是答案之一?為何不是實際方法去促成良好社會氣氛?為何不嘗試開啟討論,要如此迴避各方意見?

此如同「一地兩檢」方案,為何你不可騰出數個月去讓社會認真比較各個方案?為何施政報告涵蓋「社會全面宣傳」,高官仍要「全面落區」?但一地兩檢此一事卻可迴避大眾?

當年林鄭女士在與學聯對談之前,曾向兩位居中協調的中間人表明,政府可設立討論2016及2017年的政改安排討論平台,但在對話當日,卻「演變」為討論2017年後的政改安排。我們當年尚未大力批評官員誠信破產,卻被反指沒有誠意,不知林鄭女士有否在禱告中多念感恩學子,又多反省自己誠信為何備受質疑?我相當肯定林鄭女士在某些方面是個有心之人,但在當日氣氛尖銳之際,林鄭女士因何提出我們需要溝通平台,今天卻隻字不提任何措施安排?

官員及政府應與民間合作,也應受大眾監督,包括不少本港政府與中央政府的「密議」,與「一地兩檢」此一本應經過社會討論、醞釀、檢視的所謂方案。「全面管治權」假如欠缺港人對港府及北京的監督權,則只是自欺欺人,使本港逐步淪為另一個獨裁威權的一員。

要是有人對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早前在港大的公開論壇盼望——感受「中國政府」不只是一個專政政權,也是一個惠民政權,本身就在權貴與庶民更要有權力調整。這除了心態上的調整,也確實牽涉雙方、各方權力懸殊不平等所促成的對話障礙。民間當然扮演一個重要角色,但執政者所掌握的資源是否真正開放型或內裏仍屬利益集團,在當下卻會大大影響社會走向。

有這些狀況所引伸的判斷又會再作影響每一個希望催生更進步、民主、開放、自由、多元以至平等的公民社會的人。希望之鋒、阿聰及其他朋友在逗留牢獄期間,都能在思考上結出更茂盛的果實,並在未來粲然盛放。

我得知你們保釋外出後有一些小風波。我相信各位當能體諒政治犯在牢獄內需要時間適應,出獄後更需要時間調節身心,才能由一個不同步伐的時空領域轉移到另一個。之鋒及阿聰作為20歲出頭的年輕人本就已經非常傑出,雙肩也挑上了莫大的責任。作為民主運動上的同路人,我們更有責任互相補足,以一個隊伍的姿態出現。希望此次小風波之後,我們各自能讓彼此有多點空間,並思考如何能真正實踐支援。這不是一個簡單的課題,但在彼此都面對越來越大壓力的當下,只怕這挑戰絕對是民主運動的本份。

先於此擱筆,期盼下星期二在法庭上相見。

Alex
2.11.2017 壁屋監獄

相片:林振東/端傳媒

此文由周永康本人在獄中撰寫,經友人代其發表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