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邵家臻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浸大社工系講師/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我信基督,不信基督教/屋邨仔,在石蔭村長大/雨傘人/貓奴/進步社會工作學派/社工註冊局民選委員 網誌

政經

與張超雄議員會見「鄰舍輔導會」執行委員會

與張超雄議員會見「鄰舍輔導會」執行委員會
廣告

廣告

【請拿出承擔的勇氣】

承接「鄰舍輔導會」10月下旬公佈有關財務失誤及裁員事件調查報告,臻辦兩度出信邀約鄰舍輔導會的最高管理架構「執行委員會」會面,務求將對員工及服務對象的影響減至最低。經過一再追問,「鄰舍」終在只有兩日的通知情況下,安排昨晚的會面。

我同時邀請張超雄議員、社總代表及「鄰舍工會籌備組」代表出席;而同樣積極跟進事件的社福工會則因事未能出席。

會議過程,「鄰舍」新任會長嚴元浩及副主席戴健文一再解釋會方的裁員方案如何逼不得已,一面表示傷心一面卻繼續執行其裁員決定。他們聲稱正積極從不同途徑尋求經濟資助,務求儘量減少最終被裁員工的人數;但因未能確保有資助到手,故「現實地」不能維持原擬取消的服務和人手。除了向社署承認過失和接受一切懲罰,「鄰舍」也會請求社署通融多批資助以維持受影響的短期計劃,好讓服務對象不受牽連。

會方又解釋,現時受影響的員工人數(裁員名單)已由最初的117人減至39人;若會方維持現有服務不變,要持續聘請員工至計劃完結,總數約為$1200萬。而一旦上述所提及的服務完結,當中的個案和小組成員,牽涉服務使用者約 200 人。
對於會方的努力補救,以及中層和前線同工樂意共渡時艱,我們均看在眼裡;然而,我們同時在席上狠批執行委員會以「管理」凌駕「社會服務」的思維。事件發生兩個多月,「鄰舍」一直以管理手法企圖止蝕,同工及服務使用者在他們眼中從來只是「可加可減」的一部份;總之,「計唔掂數」就以他們作為開刀對象,至於管理層便一直立於「不用上身」之地。

說到底,這關乎「鄰舍輔導會」在管理層眼中到底是「一盤生意」?還是對服務對象有承擔的社會服務?作為一個具50年歷史、擁有接近100個服務單位及每年接收社署$6億元營運資金的機構,竟然為了「不肯承擔」$1200萬額外營運資金而選擇背棄服務對象及同工,這真是「逼不得已」的唯一選擇方法嗎?

嚴元浩、戴健文及前執委會主席曾繁光醫生,均表示會積極考慮「承擔」方案。過錯已經發生了,我們期望會方不要繼續在「生意」思維上走歪,必須緊記社會服務初衷,才有望把「鄰舍」由黑暗帶返光明。

下星期一(13/11)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其中一個議題將討論「從鄰舍輔導會事件看社會福利機構的管治問題」,我們將繼續跟進事件,請同工密切關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