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政治審查? 地區組織註冊社團 警拖近1年未批

政治審查? 地區組織註冊社團 警拖近1年未批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根據《社團條例》,所有香港組織均須在成立後1個月內,向警方申請註冊成為社團。申請須由3名幹事簽署,提供社團的名稱、宗旨、幹事資料、主要業務地點或社團擁有或佔用的地址,另需提交身份證副本、社團規章等相關證明文件。不過,有新成立的地區組織申請註冊時,被警方多次要求提交更多資料、查問背景及聯繫,有組織遞交申請至今接近1年仍未獲批,難以租借場地及開設銀行戶口,發展受到阻礙。他們質疑警方刻意拖延,背後有政治目的。香港人權監察副主席、律師莊耀洸指出,香港享有結社自由,警方應該公開審批制度。

警察牌照課社團事務處回覆指,不會就個別社團申請作出評論,又引用《社團條例》第15條(1),指社團事務主任可隨時規定社團提交合理需要的資料。

11.19.56
紅土家社區主任楊曉東

紅土家:遭警懷疑「唔止做社區」

關注紅磡、土瓜灣社區議題的「紅土家」今年4月成立,其社區主任楊曉東指,當時立即向警方申請社團註冊,惟申請表「成份彈返嚟」,獲回覆指需要列明各成員的分工、組織曾舉辦過的活動等。紅土家於是在5月重新遞交申請表,6月尾再收到警方回覆,指組織簡介與成員個人資料不夠詳盡。紅土家再於7月中補交資料,9月中收到警方查問與其他組織的聯繫,及曾舉辦的活動。

楊曉東認為警方遲遲未批出申請,原因是「覺得你哋(組織)唔止做社區」,「覺得我哋似政治組織」。楊提到另一組織「土家故事館」因名字相近,曾被便裝警員查問與紅土家有何聯繫。紅土家又於8月到城規會就春田街重建項目請願,「都係幾個人派下傳單」,事前未有通知警方,惟到場即被7名警員包圍。楊指警員一直監察紅土家的Facebook專頁,不時有其他組織分享紅土家的貼文,「可能因為咁警方覺得我哋係一夥,問我哋同其他組織有咩聯繫,但其實我哋無正式合作嘅」。

11.19.29
天水圍社區網絡主席羅焯勇

天水圍社區網絡被追問聯繫

由6個地區組織組成的「社區網絡聯盟」,於今年8月成立,成員「藍田社區網絡」及「天水圍社區網絡」仍未能成功註冊成為社團,其他成員則分別註冊為公司或社團。

社區網絡聯盟輪任召集人、天水圍社區網絡主席羅焯勇指,組織於去年12月申請社團註冊,但至今仍未成功。羅焯勇去年12月親身到灣仔警察總部遞交申請表格,當時警察牌照課職員指表格上填寫的「組織宗旨」過於空泛,要求列明組織的實際活動。羅形容警方「不停咁盤問我哋組織會搞咩活動,千方百計想打發我走」。羅於是重新填寫,詳述組織會舉辦節日茶聚、手工藝工作坊等活動聯繫街坊,並於今年1月寄出申請表。

事隔半年,警方於7月25日才回覆,查問組織曾舉辦過的活動、成為會員的條件及有否經常聯繫的組織。羅直言懷疑有政治因素,「我覺得佢無睇過我封信,問我哋有無經常聯繫既組織,佢比較想知我哋係由邊度嚟,點解想申請做社團」。羅於7月28日補交活動資訊、會章及表示沒有經常聯繫的組織。

警方於9月再回覆,稱「公開資料顯示,貴會聯同其他組織成立了社區聯絡聯盟」,質疑羅遞交的資料有誤。羅表示他於7月去信時,尚未成立聯盟。聯盟成員、屯門社區網絡召集人黃丹晴批評,警方以現時的資料去質疑7月的答覆做法不當,又指難以定義經常聯繫的組織,「係咪我個人同某啲組織比較friend,都係聯繫咩」。

警方又要求組織遞交舉辦過的活動照片及宣傳單張,但羅焯勇指很多屋邨不會租借場地予未註冊社團的組織,「我哋借唔到場,自然就好難搞活動」,難以提供照片。黃丹晴指法例要求組織成立1個月內註冊,「成立得1個月,可以有咩活動?交表俾你又次次都等幾個月,唔通我解釋話你覆得我慢咩」。他批評警方要求組織遞交詳盡的活動資訊無理,而且處理過程效率低。

藍田組織註冊被拒 因地址非藍田

黃丹晴提到,社區網絡聯盟另一成員「藍田社區網絡」因提交的地址不在藍田,而被警方拒收申請表。黃認為地址只是方便警方登記,很多團體均使用個人住址,而藍田社區網絡所寫的註冊地址亦在觀塘區,與藍田相距不遠。

11.19.37
屯門社區網絡召集人黃丹晴

律師:無理拖延打擊結社自由

香港人權監察副主席、律師莊耀洸指香港有結社自由,社團註冊的審查不應過於嚴苛。對於藍田社區網絡因地址不在藍田而被拒,莊認為不合理,註冊地址只為方便聯絡、接收郵件等,不少社團的註冊地址亦與組織名稱不符。至於警方查問組織聯繫,莊認為申請人應主動詢問警方意圖,「我都唔知點解會咁問,初步咁睇係唔合理」。莊認為警方應清楚公開審批制度,無理拖延是打擊結社自由。

疑傘運後收緊程序

黃丹晴認為,天水圍社區網絡與藍田社區網絡未能註冊是政治因素居多,他指社團註冊在雨傘運動後有收緊的情況,至2016年年尾起更為明顯,認為旺角騷亂事件是其中一個轉捩點,「多咗好多奇怪嘅條件,但又無寫喺《社團註冊條例》度」。

羅焯勇指雨傘運動後,不少傘兵組織註冊成為社團,其後更參選區議會,認為政府為了避免地區組織參政而收緊社團註冊。黃丹晴指根據選舉事務處規定,未註冊成為社團或公司的組織及團體,不能在選票印上徽號,「有啲選民支持你個黨,係認住個logo嚟投票,好似民主黨隻白鴿咁」。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葉志衍指,知道部分團體近年申請社團註冊被拖延,他認為近年出現本土派及港獨思潮,令警方更審慎處理社團註冊,惟顯然不止針對本土派或港獨組織,不少溫和民主派或地區組織亦受到影響,「如果真係去到盡,佢哋(警方)可以喺過程中過濾某啲團體」。

11.20.04
黃埔家樂事成員Terry

無註冊難借場、申請資助

另一社區組織「黃埔家樂事」去年2月申請社團註冊,同樣被指組織簡介與成員個人資料不夠詳盡,於是在3月補交資料,5月完成註冊。成員Terry指組織以「搞活動為主」,如足球訓練班、文娛節目、親子活動等,較不政治化。

Terry指社團註冊非常重要,未能註冊的組織難以租借場地,而且沒有註冊社團戶口,難以申請非牟利團體或區議會的資助。Terry指有部分未能申請社團註冊的組織會選擇以聯名形式開戶,但近年銀行為了防止「洗黑錢」活動,開戶口變得困難。

天水圍社區網絡羅焯勇指若最終未能申請成為社團,會考慮公司註冊,但表示同樣難以在屋邨內租借場地,「就算屋邨無政治取態,但你係一間公司,佢哋都唔想有商業活動」。羅指部分屋邨有較多出入口,在邨外擺街站難以接觸街坊。黃丹晴補充,若組織註冊成為公司,則無法在區議會申請資助,而公司註冊需要每年繳交牌照費,難以負擔。黃丹晴表示聯盟未來會繼續跟進社團註冊問題,以免有意服務社區的地區組織因難以註冊社團而卻步。

哲學普及平台「好青年荼毒室」今年3月遞交申請,亦因被指名字「有可能令公眾誤會為荼毒青年」,至今仍未成功。編輯嚴振邦指,現時未有銀行戶口處理財政,「無理由將啲錢入落自己戶口」,故希望盡快完成申請,惟現時尚未有定案。

記者:李瑞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