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邵家臻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浸大社工系講師/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我信基督,不信基督教/屋邨仔,在石蔭村長大/雨傘人/貓奴/進步社會工作學派/社工註冊局民選委員 網誌

政經

回應12/11/2017局長網誌:「絶對」與「相對」之一「線」之差

回應12/11/2017局長網誌:「絶對」與「相對」之一「線」之差
廣告

廣告

CK:

對我來說,貧窮是一件惡事。貧窮源於社會不公,貧窮情況越嚴重,越顯示出社會的不公。因此,香港真正需要討論的其實是減貧和滅貧,並非扶貧,香港也需要有一個長遠減貧和滅貧的目標。可惜多年來,政府甚至社會的公共議程都是扶貧,完全沒有考慮貧窮所說明的社會不公,沒有分析和處理香港社會產生嚴重貧窮問題的原因。

你在社福界多年,過往也為不少政府政策進行研究,當然知悉絕對貧窮跟相對貧窮的區別。然而,你在網誌上卻有意無意地將扶貧視為「派錢」,將扶貧視為「做又九千,唔做又九千」;作為一個學者,只將貧窮視為一堆數字,將貧窮的不公理解為數學問題,只關心減少貧窮的數字,對有血有肉的貧窮生活,對社會背後的剝削、冷漠、自私和社會不平等漠不關心,如此這樣的官員主導香港的社會政策,真的叫我擔心。

局長你更說,「香港根本無可能達到『徹底滅貧』」。我對此不敢苟同。綜觀世界很多發達國家,均面對你所提出的各種社會現象,包括人口老化、家庭人數下降、全球經濟一體化等,但發達國家並未如香港一樣有如施嚴重的貧窮問題。香港的貧窮人口再創新高(最新數字為135.2萬人活在貧窮線以下),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是全球發達地區之冠,這個問題不值得局長你仔細研究和設法減輕嗎?

更令人氣憤是局長作為一個問責官員,剛上任數月,卻對「滅貧」欠缺意志,更向市民明言「香港滅貧沒可能」。我所認識的香港市民其實都是非常理性的,他們都明白現實社會中充滿不同的挑戰或困難,但市民也會渴望見到一個有理念、具社會目標的政府。正如「香港滅蚊沒可能」,但我們仍有滅蚊運動;「香港滅罪沒可能」,但我們卻持續搞滅罪委員會幾十年。我們只是期望局長你能代表了特區政府,向市民作出具體的減貧承諾,而不是擲句「滅貧沒可能」了事。

KC

局長網誌:「絶對」與「相對」之一「線」之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