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文藝

《破.局》 - 由我要同你老婆瞓到要上你的後欄

廣告

廣告

這些年來富起來的強國人很會豪買爆買,好像全世界所有東西都要買來,連韓片《黑仔刑警》的劇本也買。怎料買來細閱,才知精髓橋段都不能在自家地方開拍,唯有把錢讓給外人賺,正如林超賢的《逆戰》,比電影裡的幽默更幽默。

若以一套電影考驗一個民族的心理強度,韓仔還真亞洲第一:若原版《黑仔刑警》真如同《破.局》 (Peace Breaker) (連奕琦導) 裡的警察幾個個黑警,唔作奸做科也日常行事踏哂線,韓仔還真自信到唔介意家醜外傳;大馬都唔弱,只要你給錢我賺,話之你詆毀我的警察都係黑警,更唔介意加個中國來的警察來我這裡指指點點,或把我差館內的招牌字都換作簡體字,搞到我大馬變成你中共國的殖民地般;改後的《破.局》,劇情放在強國內,也毫無違和感且相當應景,但強國人卻寧願一反自己只搵人笨的性格,把錢蝕讓外人,故此所謂強國,不嬲都係大家講下。

有錢就唔止買劇本,還要叫郭富城來演,只係一見到郭扮警探,又係要驚:警官高見翔意外撞死個人,怕得想辦法瞞天過海,怎料墜入困局......乜話?你又同我玩《殺人犯》?

大概大家都忘記了,《殺人犯》就係中段稱患有不老症的譚真一彈出來,同城城講:「我相信以你性格,娶個老婆一定好靚,我就連發夢都諗住同你老婆瞓!」《破.局》也類同,高見翔想著脫困,怎料高的困實係黑警陳昌民 (王千源) 設的局。警署男廁內的兩雄相遇後,接連下去講的都和某個器官有關:陳一夥人犯案時,興把東西都塞落屎眼,就連炸彈都行;陳高相遇時,陳摸上高的屁股很是興奮,說「我要你的大屁股。」,高卻怒瞪著:「我最憎人摸我屁股!」。

陳昌民如同當年的譚真一都有缺憾,譚有不老症,陳就有前列腺問題,相對外表威武的城城,兩人都係比下去。《破.局》和《殺人犯》講到中後,意識都一樣,都係說自卑的奸人要圖謀主角某些以建立自己的男性威權:譚要城城的女人,陳沒真說出去,卻看得更激烈 - 要上高的後欄!古時候一國征服另一國時,會雞姦埋敵方的士兵以宣示徹底打敗了對方。相對於女人,後欄係男人最後的尊嚴所在,要打敗一個自以為是的男人,奪其女人還不如奪其後欄。故兩套電影,表面偵探,實際係兩個男人間的戰爭。

亦如《破.局》在大馬開拍:派中國警察到大馬警局來指指點點,把局內招牌換簡體字,講大馬成為了自己的殖民地般,現實中共國示範出如何上到大馬的後欄。但上到又如何?就算陳上到高的後欄,他前列腺依然有問題,正如中共國那樣。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