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專訪】威權時代下的民陣召集人 葉志衍:抗爭從來都悲觀

廣告
【專訪】威權時代下的民陣召集人  葉志衍:抗爭從來都悲觀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他的朋友已經入獄,他的同屋即將入獄,他自己即將面對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他是民陣新任召集人葉志衍(Sammy)。他以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參選,擊敗「HelloWorld」成員陳宇明當選。去年的11月反釋法遊行,葉志衍被控非法集結及阻差辦公,案件在明年一月中開審,很大機會要入獄。葉志衍接受獨媒訪問時認為:「抗爭從來都悲觀,無樂觀過。」他又強調溝通的重要:「無溝通,咩運動和行動都行唔到落去。」

大專政改關注組係乜嚟?

要講葉志衍,要由大專政改關注組說起,「大專政關」其實係乜嚟?組織在雨傘運動前,學界罷課時成立。學聯主要聯絡八大院校,學民思潮則組織中學生;葉志衍當時就讀明愛專上學院,有感自資院校的學生未被關注,便聯絡當時各院校的關注組一起開會。他形容,大專政改關注組是在偶然中成立。

「我哋全部人都係成員,沒有義工。」「大專政關」的成員有二十多人,葉志衍指成員們很有默契,每次行動前的報名都很真誠,但凡參與行動的都會留低:「呢個係政關特色,唔會話唔拉得,到時要走。」

IMG_4356

「招人嗰時會同佢哋講,我哋會直接行動,很高風險被捕,會傾點睇看香港未來,心理預備同手法等等。」看到學聯被拆散的情況後,葉志衍反思「平台」的方式,認為由每個組織的一小撮人作代表參加效果不理想,因為學生組織的成員會換屆,決定轉作成員制:「淨係為吸納多人係無意思,應遂個去傾,過程係好緩慢。」

大專學界早前「復出」參與一地兩檢關注組,葉志衍認為學生組織是揀議題,重申組織工作應從細位做起:「多同身邊嘅人講,從微細地方入手,組織工作自然較實淨。唔好諗得太多,一下子就搵學生會?搵系會傾先啦。」

「大專政關」三年來的新增成員只有五人,但每次開會都幾乎是不分晝夜。有成員更由後勤走到前線,由被組織成為前線。被問到學界力量大不如前,葉志衍稱,不覺得某一個界別需要被重視,強調被重視是因為付出和犧牲較多。「學生唔參與,自然唔需要被重視。」

batch_850518244_10113087748121643008

2015年六四晚會後遊行到中聯辦燒《基本法》

政治啟蒙

政治啟蒙是保衛菜園村運動,Sammy 在電視上看到朱凱廸被工人撻到地上後,翌日決定入村。「同我認知的香港的運作不同,所以要去睇下。」不過,導賞團最後成了行動。他跟隨村民和巡守隊參觀菜園村,剛巧遇上拆屋,親眼目睹村民的家被拆:「做咩呀?強拆呀?」還不止,他更跑去閘車。自此,他便積極參與社運。

葉志衍1989年出生,母親更是懷著他參加六四事件前的一百萬人上街。「大咗會覺得屋企人講嗰啲,做義工、要幫人的說法唔夠喉。」菜園村一役,令他覺得可以做得更多。家人反對他參加社會運動,媽媽總算勉強接受到,但每當看到有人受傷感到十分痛心。而開會在平日的晚上,示威和行動大多在星期六、日,對於沒有時間陪媽媽,葉志衍感到十分愧疚。

溝通和組織

在訪問中,出現最多次數的詞眼是溝通,葉志衍一點也不激進,而是非常樂意溝通。

雨傘運動期間,旺角佔領區的那些晚上就是衝擊和打架。學聯常委後來在旺角洗樓,向街坊講述運動的理念。葉志衍認為,洗樓是源於溝通不足,並提出更多洗樓行動。他說道:「打架聽落好似好刺激,但其實無實際得著。」在問過朋友的意見後,葉志衍又寫文宣和直接上樓,逐家逐戶敲門。

「而家打緊仗呀!」葉志衍對記者重複地引述了這句話兩次。原來是佔領區的朋友撕走了 Sammy 的傳單,並對他咆哮。葉志衍遂詳細解釋洗樓的原因,更說服朋友參與了洗樓行動。「你日日打仗咩,喺度坐之嘛。」

IMG_1880

於是,每晚十多二十人從旺角、佐敦到尖沙咀,能夠入得的唐樓都入,「嘭門又有,被人屌到仆街又有」。洗樓持續了兩個多月,他認為這是很好的學習過程。

有一個畫面,他記憶猶新。一名男子在晚上突然跑過來破口大罵,葉志衍和朋友都感到莫名其妙。故事原來是該名男子是新移民,曾到佔領區內「查詢」:「你們在做甚麼?」但換來是佔領人士的指責,共匪之聲此起彼落,該男子更遭他們追罵了半條街。「嗰男人問佔領區啲人乜嘢係真普選,但全部都講唔出。」最後,他們傾了一個晚上。

葉志衍認為,與其說居民不諒解佔領行動,不如承認事實:佔領區內和外的人沒有足夠和密切的接觸和溝通,「連諒解都講唔上」。「佔領區的人表面好像係共同,但實際係想法和資訊都唔共同。」

雨傘運動未竟全功,葉志衍強調不是失敗,「多咗堅持的人,但普通群眾的確少咗」。他歸納原因是政治鬥爭越來越激烈,代價及門檻亦越來越高:「啟蒙咗一班很硬淨的人,但中間及素人則越來越少,初參與的人未有心理準備被捕。」

sammy20170628

佔領黑紫荊行動,葉志衍是其中一員

政治犯

13+3中的朱偉聰是大專政關成員,佔旺清場案中的關兆宏則是葉志衍同屋。葉志衍認為,抗爭者過往被控非法集結的刑期從未試過以年計,但今天時移世易,抗爭者必須好好思考組織工作。

今年的六四晚會後,大專政關一如以往地參與後續遊行,葉志衍曾一度猶豫是否要揸咪,因為很多事情都未準備好,害怕一「嗌咪」會立刻被捕。當他轉頭一看時,見到反釋法遊行案中,有官司在身的朋友都在一起:「應該做就要做,而唔係驚被拘捕。」

在六月底,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同樣是人社、眾志和政關,他們發起佔領黑紫荊行動。葉志衍又一次被捕,目前已經踢保:「原本打算兩單加埋半年,當聽到東北係13個月嗰時,同關兆宏傾咗好耐,一年嘅空白到底會係點樣?」但日子久了,葉志衍慢慢覺得刑期已不是重點,而是如何向群眾講述行得更前的重要性和代價:「入獄的抗爭者仍然好關心公民社會,所以根本無軟弱的空間。」

每當談到組織和溝通,葉志衍均侃侃而談,他認為這是重要的摸索過程,「一個人咩都做唔到,就係咁簡單」:「除非你揹個炸彈去炸人,如果你唔相信群眾運動根本咩都唔洗傾。」

photo_2016-11-06_21-09-17 (2)

去年11月的反釋法遊行,葉志衍被控非法集結及阻差辦公

更新民陣

民陣由四十多個團體組成,「新貴」大專政改關注組其實在今年才加入民陣,葉志衍覺得民陣可以發揮更多功能,和其他公民社會團體更多連結。他希望尋求更多團體加入民陣,認為民陣只舉辦七一會有點浪費。記者問到,「一向衝開的他」會否給各團體較激進的感覺,葉志衍反問:「我唔知佢地有幾保守?」

葉志衍不諱言,目前仍在摸索召集人的位置。民主派去年就七一大遊行的主題有不同意見,他認為最大挑戰便是和泛民的大佬合作。Sammy 過往曾以義工身分參與社民連的立法會選舉:「未同大佬合作過,社民連所謂最大嗰個大佬係陶君行,最多都只係互屌,屌完就無嘢。」

IMG_4325

然而,葉志衍較關心的是「身位」問題。他早前便以政關的身分,拉攏一些團體參加反威權和聲援政治犯的遊行。近年的六四集會和七一遊行後,社民連和人民力量都有後續行動,大專政改關注組已「必然」是其中一員。「同人社眾志合作較多,行動上近乎唔洗傾,傾都係傾執行同技術上。」

談到往後是否繼續參加後續行動。他認為民陣不是由一個召集人「話哂事」,「有秘書處一樣能運作」。葉志衍希望能「更新」民陣的工作手法,例如唔開會就取消資格:「每年至少開一次會啦,溝通好重要的。」

記者相約 Sammy在中聯辦外影相,才剛到達,警察便跑過來問道:「做咩停喺度,你知啦,呢度比較敏感,好走啦。」威權時代下,在中聯辦外企下都唔得。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