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頂住議會沉淪 根本反對23條立法

頂住議會沉淪  根本反對23條立法
廣告

廣告

今天早上立法會流會,沒有市民明白議會細節,所以也難以理解流會代表什麼。

有時間了解更多,可以睇番之前我和譚生做的LIVE,明天星期五晚上七點半,我也會和法夢的成員在葵涌廣場門口和市民對談(陣間出圖)。簡單來說,按議會程序,修改議事規則的議員議案排在L項,如果L項以上有其他項目就會傾先(參考附表)。政府和建制派為了在明年補選前通過議事規則修訂,就要盡量抽走所有L以上有需要辯論的項目,即議事規則修改的辯論盡快開始;相反,民主派因為要捱過補選才可以否決修改,所以這幾個月就要盡力加入L以上可辯論的項目,以及盡力延長討論。

以上是策略,比策略小的戰術,這裏不宜詳述,公眾也不會感興趣,但比策略大的京港政治角力,大家就一定要齊心思考。

北京去年借宣誓案,以反港獨民族主義為切入點,對整個民主派施重手。取消議員資格和將年輕政治人物收監是序幕,修改議事規則大幅削弱議會力量是中場,重頭戲是三條政治立法:一地兩檢本地立法,國歌法,和23條國家安全法。

2003年的香港,八九屠城血仍未冷,香港人第一次爆發出本土民主政治呼聲。十多年過去,中港經濟實力進一步拉開,城市經濟命脈亦由「新香港人」掌握(包括剛被捕的何志平的老闆們)。香港作為民主管治實驗場的「價值」已經過時,北京由河水不犯井水改為主動將香港納入全中國的極權統治系統,因為中共自信其極權模式足夠橫行世界,連西方最老牌的民主共和政體都備受挑戰,何況香港。

2017年的香港人,比起1989年和2003年的香港人,有更大的壓力認命,按贏家邏輯無奈接受極權統治。相反,選擇反抗的話,我們需要的不單止是對香港本身和普世價值的認同和捍衛,更要向中國以及世界給出一個有別於「習近平極權資本主義」的政治願景。當河水要取代井水,在香港的反對政治,必然要包含對中共統治的反對,獨善其身已不是選項。

附表:
立法會議事規則18條「各類事項的次序 」
(a) 進行宗教式或非宗教式宣誓。
(b) 致悼辭及其他禮節性演辭。
(c) 立法會主席宣讀各項文告及作出各項宣布。
(d) 提交呈請書。
(e) 將文件、委員會報告提交立法會省覽。
(f) 向政府提出質詢及由政府作答。
(g) 由獲委派官員發表聲明。
(h) 作出個人解釋。
(i) 政府提交的法案。
(j) 政府提出的議案,但(ja)段所指明者除外。
(ja) 政府就根據某條例訂立的附屬法例及其他文書提出的議案。
(jb) 議員就根據某條例訂立的附屬法例及其他文書提出的議案。
(k) 議員提交的法案。
(l) 議員提出的議案,但(jb)段所指明者除外。
(2009年第245號法律公告)
(m) 處理根據本議事規則第89條(就議員出席民事法律程序擔任證人一事取得許可的程序)及第90條(就立法會會議程序提供證據一事取得許可的程序)給予許可的要求。
(n) 處理本議事規則第16(4)條(立法會休會待續議案)規定的事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