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石井裕也 -《東京夜空最深藍》

石井裕也 -《東京夜空最深藍》
廣告

廣告

算是頗為少見的例子,石井裕也新作《東京夜空最深藍》,是一部受年輕詩人暢銷詩集而啟發的電影,雖然沒讀過該同名詩集,但不難感受電影中的詩意,如女主角石橋靜河的獨白,男主角池壯亮司單眼盲目的半邊影像,他醉眼下的酒吧眾生,旁人沒有留意的巴士站上的飛船和路邊的搖滾女,當然還有東京最深藍的夜空,和在最深藍夜空下,池壯亮司家中各種賬單和社會世界不同大事在那窗外半邊星空的穿插。而戲中的詩意亦會穿插在人心或社會的殘酷陰影之下,殘酷的事變得可笑,電影卻沒有賦予可憐,死亡總是突然而來,鄰居痛苦地活在派對吵鬧之旁,那中年建築工人的褲鍊因腰痛問題,始終沒有拉得上。

男女主角被營造成東京千千萬萬人海中,能夠相遇到的一對怪人,池壯亮司近乎不能控制自己的騎呢,不斷說話來抒解當刻抑悶;石橋靜河則是人前平常,內心卻不斷發問,她意識到自己跟工作和感覺的抽離,由於她日間當護士,她更會不停去思考自己對死亡的感覺。二人第一次在居酒屋遇上時沒有交談,之後在她晚間工作的Girl’s bar再遇,在離開酒吧後因鐵路故障,才意外地走上同一條回家的路上,「在東京千千萬萬人海能遇上」,確實是角色有意識所說來的對白,而這一幕確實教我想起經典法國電影《天上人間》(Les Enfants du Paradis,1945) 所謂的「巴黎實在太少了,對於我倆註定的再遇而言」。

二人最大的感通,順理成章是對東京的感覺,他們一開始就問大家喜不喜歡涉谷,各自簡單地回答不喜歡彷彿已交換了相同的感覺;而第一次約會則在新宿,但想不到有什麼地方去,整個城市真的不算找到一個稱得上喜歡的地方,東京串連起他們的,就是鐵路故障、工業意外、冷冰冰的午餐便當、那路邊搖滾女軟弱無力的「加油」,和二人內心跟這個城市的距離。

二人內心跟城市的距離感,同時又轉化成他們對愛情若即若離的渴望和猶豫,當中以石橋靜河一角的感覺最為複雜,在最初居酒屋中她沉默冷淡地對待只渴望她身體的男性,在前男友三浦貴大面前則有各說各話的感覺,而跟松田龍平一角的關係則最為神秘,戲中只看到松田龍平快樂的面孔,和二人的一張合照;松田龍平對石橋靜河是一段很典型的Crush,但石橋靜河和池壯亮司二人卻有很長時間各自作情感的探索和思考,而該情感探索並非單以對方為對像,反而思考係情感和關係的本質並圍繞自己的預感和遭遇,而遭遇之中又很多都牽涉死亡,對未來沒有前景,加上戲中又多次提及地震,不難想像也是後311的一段反思,在前景不明之下如何相信愛情。

若故事發生在香港的話,或許會變成「香港樓價最高昂」,並反思如何堅信未來是一段恆久的愛,而不是恆久的債,但《東京夜空最深藍》結局,二人重回新宿站,雖然還是看不見未來,但該做的依然是積極面對而不是逃避,而且在茫茫人海中不要迷失自己,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