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在女兒身上看到亡妻的愛

廣告
在女兒身上看到亡妻的愛

廣告

我其實不太懂得評價一個演員的造詣,譬如說爐火純青,我就不知如何辨識。不過,看過陸駿光在《黑哥》的演出後,若只形容為感覺舒服和自然,顯然不足夠。

陸在戲中扮演電召客貨車司機黑哥,換了是CCTVB劇中的男主角,紆尊降貴扮演小人物,做到維肖維妙或入型入格,已獲讚賞。港台《獅子山下》系列可不同。故事反映現實,留下時代印記,塑造的角色,要展現社會上不同人的遭遇,避免大台劇常見的刻板和典型設計。黑哥正是例子。他雖然駕車,經常做粗重工夫,但彬彬有禮(開首不久有一幕,他關車尾門,會擺擺手示意請客人上車),對女兒的溫柔體貼,更好得無話可說。

黑哥是香港人的縮影,深受住屋問題困擾,但導演林森 (Lam Sum)和編劇的處理手法很克制,無賣弄悲情(例如不會對著亡妻的遺照哭訴自己有幾慘),無賺人熱淚,亦無意販賣廉價的樂觀精神。陸飾演這樣一個不麻甩的暖男,在行家眼中去到哪個高度/層次,我不清楚。作為普通觀眾,我會認為他的演繹恰到好處,充滿說服力。

話雖如此,這齣戲的亮點,一定是黑哥兩父女。黑哥的小女兒黑妹(馬幸葵飾)不是那種精靈可愛的類型,亦談不上善解人意,但很有自己的意見和態度,又未至於變老人精。但即使她再聰穎,也無法理解大人的世界為何如此艱難和複雜,無法替父親分憂。

有幾幕戲,她表現出一個小女孩的木然和懵懂,我判斷不到她是入戲的忘我演出抑或導演巧妙的剪接安排。總之,她和陸駿光相濡以沫的關係和日常生活中的點滴,非常好看。我相信,除了兩個演員的化學作用特別好外,這段關係之所以動人,是因為黑哥在黑妹身上投射了對亡妻的愛。他對待女兒,就像對待前世的情人般憐惜和細心。導演在戲裡並無花筆墨描述黑哥有多想念亡妻,但觀眾從他面向女兒的眼神中,已經知道答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