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他們的世界

他們的世界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時常有政客高官表示,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應該多點認識中國,或者會對中國有不一樣的想法。我雖然沒有很抗拒到中國,但也不是很熱衷於認識中國,不過工作上的確有需要接觸或者到國內,我是抱著平常心的。

平常心的意思,就是在需要的範疇裡理解與認識,別戴上有色眼鏡或抱著一些想法,其實這樣對人對事都非常有用。今年是第二年到上海出差,經歷了一些,看見了一些,從接觸的人理解了一些。用上「他們的世界」作標題,也有兩個意思。

出發前已經有同事叫我要裝好支付寶之類的東東,我嘛,還是很硬頸,不裝不用。微信的出現只因真的有需要跟國內的同事聯絡,所以我裝在公司的電話,不過若果要裝那些支付的東東,又要身份認證又要綁定信用卡,我不大想。所以,我帶多一點錢出發,包括準備要用來訂造恤衫的錢(因為同事介紹的而又幫我了解他們不收外來信用卡)。然後,陰差陽錯,我在登機前一刻想起自己忘記將信用卡放到出差用的錢包,登時非常慌張,致電銀行又表示至少要幾天才可補發一張卡給我,最後在飛機起飛前叫弟弟幫我回家拿一張DHL給我。

飛機起飛前兩分鐘,突然想起眼前的背包是每天用來上班的,裡面應該放了幾張平常極少用的信用卡。於是,虛驚一場,繼續出發。不過,這次出差的經驗是發覺就算是上海,很多餐廳都不接受外來的信用卡,拿著信用卡有時也沒有用的,彷彿整個中國你就只可以用支付乜乜。

在某晚跟同事吃晚飯,那家餐廳的餐牌是要你用微信Scan QR Code,在看餐牌之前,你是一定要授權餐廳獲得你的朋友資料,你選擇不同意嗎?就別點菜好了。跟同事們聊起這個話題,他們非常清楚什麼都是會被國家得知的,他們還告訴我,應該只有用微信語音通話沒有被國家獲取資料(這個我相通懷疑)。

飯局中也談到,北京幼稚園被報導的事件,他們也得知也在微信有貼出來。不過他們在言談間也說到,好像某些詞語不能搜尋了。

是的,他們還有良知,他們還會對於某些事情有意見的,但是他們太習慣政府的手法,發聲了,若果被河蟹了,就自動噤聲。

另外,是次住的飯店跟去年一樣,也是一家五星級的。晚上希望連上公司的VPN工作時發現不成功。後來用上國內公司的VPN也不成功,於是我就問酒店了,他們表示從今年九月被公安要求不可容許任何經酒店互聯網進行的VPN連線。不過,當我到北京那晚,也是一家五星級的,我又可以連上香港的VPN了。

究竟這是國家的規定還是地方的規定呢?正如我乘坐國內航班時,他們完全禁止乘客在飛機上用手提電話(就算是飛行模式)。同事們笑稱,坊間唯一想到的原因是,國家太清楚乘客很多的都用國內的手機,飛行模式大概不是很可靠,所以,全面禁止較好。

我在上海那星期,又公佈了Skype被禁。我連上酒店提供的Wi-fi,很好笑的,我想搜尋一些東西突然不知要用去哪個網:Google所有不能用,面書就別說了,我又不記得那些中國用的搜尋網是哪個,突然覺得很無助,又或者,那個internet免費給我都是沒用的。

我問過一位年輕的上海人,對於國家這樣封鎖外面的世界,其實你還想知道外面的消息嗎?他表示,當然想,不過也是很無奈的,特別是現時當政的,明顯將言論自由資訊自由收得越來越緊。他也提到,當然不是每個人都介意,有些人覺得現時很好啊,我們也有我們的資訊我們的娛樂,我們也有微信,我們連錢都不用提不用帶出街,有什麼不好?

或者就跟有些香港人被指港豬一樣,他們活在他們的世界覺得很快樂,我們覺得應有的他們覺得不是什麼。有人覺得他們的世界是什麼不重要的,最重要是繼續能夠搵錢。他們的世界不需要自由,他們信網上所提供的資訊都是對的——就正如那晚跟同事吃飯,那家餐廳是我從其他朋友所介紹的,他們也沒有吃過。一件很有趣的事:他們會上那個大眾點評網看看有什麼是必點的,然後就跟著去點。

我不會信開飯的,我對於我買什麼消費什麼的私隱很在乎,我仍然珍惜我還有的Critical thinking的能力與及表達意見的自由,我還可以接收不同角度的資訊。我不知我覺得理所當然的世界還可以維持多久,他們的世界又是不是在某一天,變成我們世界中的理所當然。

原文刊在此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