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滅蚊與滅貧

滅蚊與滅貧
廣告

廣告

有人說勞福局長羅致光由反對黨轉身政府高官,變了另一個人,我卻不盡同意。無論是羅教授、羅議員,還是羅局長,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主張理念作風都沒有太大改變。

眾所周知,羅致光與林鄭是親密戰友,今天不少搞到怨聲載道的社福政策,與羅致光都脫不了關係。學者出身的羅致光是理性數據派,對任何社福政策,只要有數據支持,羅致光都會雷打不動,推行到底。

但作為問責官員,主理的是勞工福利政策,如果全由數據佔領全部腦細胞,顯露不出丁點人性,對窮人所受的苦難沒有絲毫惻隱之心,沒有良知和良心,絕對做不出好政策。

羅致光對「愈扶愈貧」的批評,顯然動了氣,他直指批評者「志在揶揄政府」,質問「政府是否應停止扶貧?」,跟往常一樣,羅致光也引用大堆數據,說明政策介入後減貧成效顯著。總之千錯萬錯,不在政府,而在你們怪錯政府。

講數據其實沒有什麼錯,道理上說得通就可以了。但羅致光最大敗筆,是在網誌的結論中引述朋友的說話。最近的常識告訴我們,引述朋友肯定出事。他說:「更有朋友說,我們都不能完全滅蚊,但仍會採取滅蚊行動。說得真好,不過我明知不能滅貧,而不能將滅貧掛在口邊。這或許是坦白之罪。不過,雖不能滅貧,還需努力扶貧和防貧。」

貧窮原因複雜,可能是個人因素,但制度的結構更難撼動。長者為社會貢獻了大半生,換來的卻是晚景淒涼,被迫執紙皮餬口過活,作為富裕社會的問責局長,應該感到羞恥。將滅蚊比作滅貧,將窮人比作蚊子,不但叫人反感,更要問:局長的良心良知哪裏去了?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