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讀《歷史中國的內與外》

廣告
讀《歷史中國的內與外》

廣告

葛兆光是個非常聰明的學者。有時候你不太清楚他的「立場」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我總有一種感覺,如果他不是在現時中共極權體制下,許多學術立場,他未必還會堅持。

表面上,他是衝著新清史的外國學者,認為歷史上的確有一個核心中國,並不能輕易用「建構」打發掉。但這個核心又明顯只限於宋明兩代的漢族政權地域。今日中共面對的各種X獨,正正是核心中國以外的西藏、新疆、蒙古、台灣。他的觀點實在無助於中共的民族主義應付這些X獨。

的確他堅持有所謂「漢化」,好像是為滿清以來的統治找到文化和歷史的根據。但小心細看,所謂的漢化,其實主要是限在西南的苗族地區。而且改土歸流也沒有辦法拋開血與火的武力征服。對更多周邊地區,就連漢化都說不上。這種對漢化的「辯護」,著實也無助中共的民族主義。更不要說他坦白承認滿清是帝國一直對周邊地區進行殖民。

他明白地指出現代中國由帝國轉型到民族國家令「中國」出現許多複雜性,也成為許多問題的根源。類似的觀點,溝口雄三已指出過,中國與蘇聯是僅有能從前現代帝國(相對)完整地轉型為現代國家的政權。溝口認為關鍵乃在共產主義。這方面葛兆光則未有著墨。但這裡的複雜性為何,葛兆光也沒有明確點明。除了他不無嘲弄地狠批天下主義的學者們。

有一個強烈的感覺是,如果依照葛兆光所理解的核心中國,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五十六個民族的融和是毫無必要的。真正能不違和地成為民族國家的,只有核心的漢族地區。連雲南大理是否真正核心都有可議的餘地。

當然他總是留一手的,他總是強調歷史的中國,不應該成為今日中國的根據。歷史的歸歷史,中共的歸中共,似乎是他應用的策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