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網誌

國際

709的2017年

709的2017年
廣告

廣告

文:陳以軒律師

對於參與冤案我還是很謹慎選擇的,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選擇當事人及其家屬,因為很多家屬那種對公權力的卑躬屈膝與對律師的那種心安理得成鮮明對比讓人太受不了,而且有些家屬還會爆出這樣那樣的金句“你好好幹好我家的案子幹好了你就出名了”、“你們不是維權律師嗎?還要收交通食宿費啊”、“我們家現在很窮的,真的,等這個案子有好結果我們不會虧待你們的”……,所以有時看到這樣的當事人,無論多冤我都有一種迅速逃離的感覺。与其與這麼一些人扯這麼久,我為什麼不用這些時間回家帶帶崽陪陪家人?我為什麼不用這些時間在家看看書學習學習?我為什麼不去用這些時間去打打高爾夫鍛煉鍛煉身體呢,何況我真的很忙……但是有時我也會毅然決定參與一些案件,一方面是受同行那種個案推動法治及人權的熱情感染,一方面有時會被當事人家屬那種執著、勇敢與善良感動。這個品質並不是每個人都有,但同樣是鑄就這個國家文明進步不可或缺的力量。

執著、勇敢與善良太稀缺又太可貴,絕大部分人總是不能擁有一絲或者更多,甚至我們的這個民族。709年過去整整兩年多了,由開始的蕭殺氣氛到後來的奮起反彈,然後到現在的麻木與冷淡就是明證,我寫這個文章時候止,就剩王全璋家屬及其它幾個女人還在不斷尋找與控告,雖然堅韌讓人心生尊敬,但是網路上還是有些許微微掙扎的無力感。

我認識王全璋是在2014年3月21日,湖南湘西中級人民法院一個打黑案開庭,全璋與其他一個律師在網上呼籲需要同行去聲援,我就急急忙忙趕了過去。因為非法證據排除的問題,主審法官(該院時任刑庭庭長)習慣了走過場那種庭審,律師提出來主審法官無視及不知所措,然後律師與主審法官起了衝突,幾個法警把王全璋律師、游飛翥律師、王甫律師架走趕出了法庭。

形勢很不妙,法庭完全沒有按照劇本演下去,旁聽席下面本來安排的媒體的新聞稿都可能用不上了,政協委員、人大代表這種群眾演員也不知所措,最後審判長滿臉血紅慌亂之中敲了法槌中止了庭審。我還沒來得及提反對及要求,庭審就結束了,我也意猶未盡。當然,我當時膽子也小,輪到我發言之時我也不一定敢如同全璋、飛翥、王甫那樣大聲喊“反對”,那時候我還處在感覺被法院趕出去是一種恥辱的辯護律師階段,總還認為既然強姦如果不可避免,為何不閉目享受。庭審中止後,過段時間檢察院又撤回起訴了,準備偵查律師提出的非法證據排除證據,不管怎麼樣,這是一次進步,法治推動的進步,在湖南西部的邊遠地方。

這是我第一次見全璋,也是第一次旁觀他的庭審。法庭出來之後,我們就與家屬商量訴訟策略。大家全國各地急急忙忙過來參與這個案件,毫無疑問都是對全璋的口碑與信任而來的,後來我們得知,全璋這個人善良也是到家了,當事人能願花十萬元行賄看守所所長讓他兒子待遇改善,卻只願意給全璋律師費兩萬元。我們甚至認為全璋有些愚蠢。或許有人認為全璋是想賺這兩萬元律師費,其實不然,全璋案子在兩萬元以上的案源太多了。他是單純信任當事人家屬的說辭。

有時我想一想,這些當事人的樣本也差不多是我們國人的基本成色與法治觀念重要組成部分。或許有的人說,你們不能要求民眾,畢竟人進了廁所想幹拉屎的事情也是正常不過的事,體制使然嘛。然而我總會想起溫相在2014年人大會的呼籲:需要民眾覺醒。

也是因為這次的認識,全璋告訴我四川成都有個信仰案件需要合作,我與他開始了真正一次案件代理合作。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信仰群體。這個群體的人是善良的,善良是從眼睛裡就可以看出來的。但是他們又被當局各種非法手段整怕了,眼神裡游離了恐懼與不安。

這個案件我與全璋都付出了很多時間與精力。全璋出差辦理案件的設備齊全,連投影儀都在包裡有,而且很仔細與專業,他不是一個慷慨激昂的律師,有時甚至有些不善言辭與木訥。但是那一次在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庭審中,經過出示證據與法庭陳述,合議庭中一個女審判員及女書記員在庭上都完全控制不住地流淚了,這麼多年律師的庭審我也只有這麼一次經歷。而且這是一個信仰案件,在當局的輿論宣傳裡這個信仰邪惡已經深入人心。

我想女法官哭出來也是政治不正確,但是完全不可控地流,不斷地搽拭及掩蓋。庭審結束,四川省監獄管理局的工作人員也真誠的表達了歉意。即使如此之多的真誠表現,最後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也沒有支持我們的訴訟請求,決定書甚至連合議庭成員的名字也沒有署。邪惡的政治正確優於良心與事實。

然後就是2015年7月9日前後,盛傳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被當局一鍋端,當時還在全璋電話瞭解他的安全狀況,他有一些焦慮,但主要還是以往的沉靜,簡單聊了幾句掛斷了電話。然後就是聽說他被抓了起來,直到現在2017年12月都沒有音訊,家屬一直尋找與抗爭。

2017年,我三十七歲,我兒子兩歲,我換了座駕,我一如既往的向前……但是它馬上就要過去。2018年,我馬上三十八了,我兒子即將三歲,我希望我兒子活在一個自由、安全、人權、法治、免於恐懼的國度,我為之努力奮鬥;2018年,我希望全璋能回家過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