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專訪】由三號到一號守門員 陸平中:踢波最緊要係態度

廣告
【專訪】由三號到一號守門員  陸平中:踢波最緊要係態度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理文在上星期六的港超聯比賽中,和流浪打成平手,球隊在最後階段失守,未能全取三分。理文守門員陸平中在賽後哭成淚人,在比賽中,趙俊傑被換出後,陸平中更擔任球隊隊長。兩年前,他只是球隊的三號守門員,今年是港超聯球隊守門員的不二之選。獨媒訪問了這位門將,原來他剛剛香港教育大學畢業,選擇唔做體育老師,繼續踢職業足球:「踢波最緊要係態度。」

IMG_6816

沒有屯門 沒有陸平中

陸平中1994年出生,和不少年輕球員一樣,由參加暑假的麥當勞足球計劃而「入行」。陸平中本來踢前鋒,因為技術不好,被教練安排打龍門。家住屯門,首支效力的職業球隊都是屯門,並一直都在屯門踢青苗及幼苗計劃。但嚴格來說,陸平中其實是在東方出道。故事和現效力英甲球隊貝利的戴偉浚有關,戴的父親聽聞當區的教練不俗,不但帶兒子到屯門練波,更出錢出力聘請教練。

戴偉浚爸爸組織了一隊青年軍,名為「小南國」,招募天水圍、屯門和元朗的年輕人加入球隊。那時候的「小南國」,還有姚浩明和羅振庭等熟悉的名字,教練是效力南華多年、前港隊中場岑國培。無獨有偶,東方在2007至2008球季獲足總邀請邀踢甲組,岑國培亦在那季復出效力東方,更將小南國「收編」為球隊青年軍。

IMG_4467

「踢波最緊要真係態度,態度影響一切。」陸平中不諱言,青少年如果可以較早接受正規訓練,除了技術,態度和紀律都會較好。「我哋呢班依然留喺球圈嘅,優勝嘅地方可能唔係好波,而係整體都符合一個職業球員。」

一年後到流浪成為青年軍,那時候他還是中學生。地區球隊屯門升上甲組,又無獨有偶,當時屯門班主的兒子是陸平中的中學同班同學。同學跟他說:「我阿爸有隊波喎。」

16歲踢職業 努力讀書說服家人

屯門的守門員名單上有魏釗和蕭亮,尚欠一名「三號龍門」。2010年,陸平中才16歲,合約都要帶回家由家人簽署,他從此踏上職業足球之路。魏釗是屯門正選守門員,十分照顧陸平中。他認為魏釗絕對有能力代表香港隊,「如果佢認真,都幾難禁區外射入佢」。三號龍門,顧名思義就是後備名單都進不了。果然,陸平中在季尾才有一次正選機會。

「三號龍門?嗯,無抱怨過,知道自己都無練足。」陸平中邊讀書邊練波,明白有得必有失:「佢哋(1號和2號守門員)嘅優點就去學習,犯過嘅錯就唔好再犯。」

因為是中學生的關係,陸平中在球隊的練習只能一週一次。第一年踢屯門時才中四,陸平中的月薪是1,000元,第二年是2,000元,跟住是4,000元,大陸老闆入主時加到8,000元。「錢唔係首要考慮,無屯門,未必踢到職業足球,跟東方可能未必咁起眼,屯門令自己可以繼續踢職業。」

IMG_6737

踢波搵食,家人只視為興趣,以不影響學業為大前題,甚至覺得無前途;雖然爸爸較開放,但媽媽還是覺得陸平中應學業為先。因為這樣,更和家人有磨擦,他更試過逃學去旺角睇戲。

在中五、中六時,陸平中對讀書甚至是半放棄的狀態。「放學後夜晚要過海去香港練波,功課唔交,考試唔溫書,成績一落千丈。」全班有十名學生被老師點名要注意,他是其中一人,和家人的磨擦亦越來越厲害。「其實小學到初中成績都唔錯,有能力點解唔試下?」

「我想做個踢得波又讀得下書嘅人。」前港隊守門員陳家麒可說是陸平中恩師,當時正在讀教院的「陳麒」和陸平中「生涯規劃」,最後決定要雙線發展。「麒哥影響我好深,自己其實都讀得下書,為咩搞成咁呢?」一年後,他考入香港教育學院的體育教育學士,家人從此再沒有嘮騷。

DSC_1988

足球讀書雙線發展

那時候,球隊通常在湖山遊樂場足球場和鄧肇堅運動場練習,球員都住在屯門,關係密切。後來,中學同學的爸爸亦無再搞波,由內地青島商人入主屯門。陸平中指球隊氣氛開始變質,「無咗人情味同家嘅感覺」。

國援李明在對橫濱的賽事中,頂入自己龍門,是本港球壇近年最「經典」的賽事之一。坐在觀眾席上,陸平中當時的反應是:「咁都得?」獨媒曾經訪問球隊內的另一名國援謝思利達,他的反應亦是如此。後來,球員們在賽後要沖涼就沖涼,走的走,有些香港球員則在發脾氣。「我明,未必個個內地球員都係咁,但之後始終對內地球員有所防範。」

屯門換班主時,他有諗過球隊會有些轉變,但無預計過搞成咁。「其實幾唔開心,當時都知道大陸玩法,但無諗過明刀明槍到咁。」發生李明事件後,屯門半季後便散班。就是這樣,陸平中在大學一年級的下半學期可以「專心讀書」。剛升讀當時的教院,一邊讀書,一邊踢波,初時實在適應不來。陸平中更試過GPA成績只有一點幾,還連續三個學期收到校方警告信;更有教授嘲諷他:「唔好讀書啦,專心踢波算啦。」

IMG_4448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屯門的守門員教練梁卓長過檔另一地區球隊元朗,他覺得陸平中總算有點天份,遂叫他一起加盟元朗。落戶元朗的第一年,陸平中依然是三號龍門,排在前面的有彭梓健和廖富源。

在元朗,陸平中先後跟過陳浩然和馮凱文兩名教練,他認為元朗的練波和配套都較專業,天業路人造草地足球場更如同球隊的私人訓練場。不過,問題又來了。家住屯門,在大埔上堂,到元朗練波,這又是一個頻樸的故事。陸平中慶幸自己有車牌,免卻了舟居勞頓之苦。「由中學到大學,真係一個新模式,既要上堂又要練波;所以咪奠定咗第三龍門嘅位置。」

教育學位要唸五年,加上要實習,還要兼顧練波。陸平中幸好回到中學的母校,重遇讀書時的老師,老師喚他一不用上堂便可以練波。說到那時的「頹」,陸平中還有點嘆氣。他的畢業題目是「特殊學習的影響」,每日練完波便返回宿舍自閉:「依家諗返,呢關都過到,無咩搞唔掂啦。」

DSC_3919

體育老師看港足發展

誰無暴風勁雨時,守得雲開見月明。陸平中去季跟從馮凱文過檔理文流浪,今季加盟理文,更成為正選守門員,表現有目共睹。陸平中強調,從來沒有想過放棄足球:「點解讀到書?因為足球,因為足球認識到陳家麒。」

他今年正式畢業,和家人早有協議,決定先繼續踢波:「25、26歲都仲係無正選咪做返老師,起碼試過,唔得都心甘命抵。」

談到香港足球的發展,陸平中的另一個身分是體育老師,他從宏觀來看,指學校的角色不是要「教到學生識飛」,而是令學生喜歡運動。「應該令佢哋喜歡運動,而唔係要迫,係要渴望上體育堂。」他慨嘆這一代的學生不喜歡上體育課堂:「曬一陣都要抖,小時候很喜歡上體育堂,可能物質豐裕咗啦,鍾意打機玩電話。」

IMG_6813

「無人知道我有幾想贏呢場波」

守門員失球,本是「平常事」,因為失波而發脾氣,更是「正常」不過;但為此落淚倒是少見。陸平中在賽後哭得不似人形,更要教練和隊友安慰。陸平中解釋,激動落淚是因為知道,輸波會影響一直支持自己的教練團:「無人知道我有幾想贏呢場波。」

港隊守門員的人選目前有葉鴻輝、曾文輝、王振鵬和謝德謙,要進入港隊的常規陣容,有一定難度。陸平中表示,只想繼續踢得好,球隊成績亦好,希望長遠有機會踢香港隊甚至外流。

他自言十分喜歡范俊業,更因為他而穿上19號球衣。而最欣賞的球員則是前屯門隊友李海強,讚揚對方態度認真和專業:「強哥踢波後一罐可樂都無飲過,因為佢,我都無飲好耐。」鬥心、熱誠和態度都有,再加以磨練,必成大器。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