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領展十二年.1 】公屋居民梁國雄:公有財產有責任便利窮人

廣告
【領展十二年.1 】公屋居民梁國雄:公有財產有責任便利窮人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長毛梁國雄,是一名啟業邨邨民,自1988年起遷入至今。

相約長毛在啟業邨談領展,啟業商場早年出售予領匯(現稱領展),上月底以逾10億的價格轉手。

2004年,公屋居民盧少蘭提出司法覆核,指房委會無權出售資產,領匯上市被迫延遲。當時少數協助盧少蘭的立法會議員只有三人,他們是鄭經翰、陳偉業及梁國雄。

當年的長毛,是「阻人發達的政客」之一,2005年1月1日,過萬人參加了反「政客亂港」遊行,支持領匯盡快上市。盧少蘭同年在終審法院敗訴,領匯「順利」上市。

12年後的今日,被政權粗暴奪去立法會議員身份的長毛,考慮以啟業邨邨民的身份提出司法覆核,指房委會未有履行當年在法庭上的承諾,保證公屋居民有合適的商場設施。

長毛在仍然帶有老舊氣氛的屋邨冬菇亭,談他對領展、對官司、對民主派及社會運動的看法。

IMG_0534

官司

他直言要提出官司十分困難。

2005年7月5日,代表房委會的大律師在終審法院表明,一旦領匯不能為居民提供合適的服務予居民,房委會保證以四種方法補救居民損失。長毛稱該言論引起合理期望,如今領展拆售資產,居民愈來愈難在屋邨商場獲得生活所需,「過咗12年,依家叫你做,你做不到就JR(司法覆核)。」

如今的第一步,是要去信法庭取回當日的錄音,但至今未有進展。「懷疑佢唔見咗,佢諗住都無得打,唔係唔會咁多阻濟。」

當年的承諾,是司法覆核最終敗訴的原因之一。《房屋條例》只要求房屋署有責任保障有合適的服務予居民,但並不一定需要由房屋署提供,「佢保障到提供就得。係咪房署直接提供,條例唔係好清楚。」

另一個爭拗的關鍵是,目前領展及其他商場投資者提供的服務是否適切?長毛認為其中一個判斷方法,是領匯/領展進場後令原本的服務及指定用途的商舖消失。

「以前有中醫,依家無咪唔適切囉,你未賣之前有吖嘛。」在法庭上便要由法官判定中醫是否很重要。不過長毛亦指政府的理據亦並非全無道理,「無人開酒樓,政府係咪開酒樓?佢會問返你。」屋邨無酒樓的現象,未必是由政府的行為引起。即便在前領匯、由房委會管理屋邨商場的年代,亦有採用商業原則,由政府劃分商舖比例,讓有意者競投,「無西醫嚟行醫咁點呀?我唔可以一定要令人嚟呢度,同佢拗咪蝕底。」至於餐飲服務是否適切,「除非離譜到好貴,貴到無人俾得起」,「所以佢哋咪話俾市場決定,由啲人鍾意食乜嘢。」

IMG_0547
啟業街市

領展

「其實我哋(反領匯上市)一定啱。」

「成個問題(領展)係窮嘅問題,窮嘅人唔會受到社會注意。係呢個社會分配裡面,你嘅 income 低就唔會考慮你。」

長毛認為,公屋設施根本從來不應市場化。「呢啲設施應該係俾公屋用,應由房屋署規劃而非市場。做生意出面有大把生意做,咪喺出面做囉,出面開乜嘢我唔會理你。」

「房屋署要補貼,唔好要咁多收入都好,要保證 lower income 嘅人用到」,「睇醫生咁樣,就算整個西醫喺度,領展一加租,窮人就無法睇醫生。」

「既然公屋係平嘅,你(應該)提供啲平嘅嘢。佢(政府)話我哋痴線,呢啲係商業原則。」但長毛認為,公屋及其設施應該是社會財富再分配機制的一部份,公有財產有責任令弱勢的人都受到便利。

IMG_0550
啟業街市今年翻新,增設「夜市」範圍售賣食品。

長毛從根本上反對循市場及消費思考領展問題。

「呢個係綱領問題,左派著重生產資料而非生活資料,傳統左派反對生產資料私有。政府介入開公共食堂俾窮人食嘢,唔用市場規則,政府補貼至佢 survive。」又以土地這個「生產資料」為例,政府不掌握的話,必然無法顧及普通人福祉。「土地必須經過開發,某些人尋租,某些人成為尋租的受害者。所以點解去到城市的中心好撚貴,覺得唔係屬於你嘅地方。你可以自由去到果度,但好難去消費。」

「無論你拿咩 income,拿20%收入出來保證安居。政府要介入,如果唔係無得拗。唔好低得過呢個標準。」

「香港人唔通過消費係無生活,屋企好細,公共設施不足,所以香港人好注重消費,用消費角度看所有問題。」即使投票行為亦是如此,「俾咗票你有咩著數先,即時喎。」這個或許是反領展運動不能擴展的問題核心。

IMG_0519

運動

「主要政黨唔做,做呢啲野講個勢。」長毛認為民主派除了普選及政治權利問題外,社會綱領與政府分別其實十分少,「咁樣唔會有有實力的反對運動,呢個係香港政治運動嘅死結。」

「社民連講嘅社會民主主義,就係大嘢由政府做,不可以利潤化。公共服務同民生好大關係嘅全部由政府去做,唔俾市場沾手,用市場原則亦都要由政府主導,限制私人利潤。」

「要政府介入,香港人諗都唔諗,講咗幾耐依家先知港鐵由私人做係幾大鑊?」

「其他政黨係反對(私有化)個後果,唔係反對個方法。」

「呢個係唔買呢啲貨同唔卸呢啲貨嘅分別」,長毛說工會才是社會是否運行的核心,如果要杯葛一項貨品,「唔卸佢佢就死得,洗乜叫啲消費者唔好買」,「消費者運動可以搞,但不是主要。」「香港將來真的有普選,民主派內亦會有政綱之爭。」

「只有私有化,係私有化過程先令到銀行有生意做,公屋係無㗎嘛。」一間300萬的公屋,完成供款後其實要多付300萬利息,「呢個就係出售及出租公屋嘅分別,令 banker 搵錢。」持有一定數量的資產後又可以「打包」上市,從股票市場獲利。

長毛認為反對派不想反對、或認為未嘗不可,而功能團體亦不會反對,「會計師、律師靠這些搵錢」,「你間公屋邊有契做?」

「林鄭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將香港變成盡量資產化的社會,盡量炒,除此之外無第二樣政策」,「唔認識呢點,便無從反對林鄭月娥。」

「林鄭得一條死路,就係將可以私有化嘅都私有化咗佢。」

長毛認為,過去30年國際經濟的發展,便是將過往改良資本主義的政策廢除,「美國點解會搞成咁,就係將不容合併嘅法例取消,造了惡獸出嚟。」長毛指出,要將市場因素減低一定是民主,民主的重要性不是民主好過不民主,而是社會運行方法的分別。

IMG_0505

邨民

廿九年邨民,對邨的「感情」,其實和大部份公屋居民一樣。

「我就無乜喺條村嘅老實講。」不過長毛在不同場合,都會提及自己公屋居民的身份,「講過好多次,你(在啟業邨)搞任何嘢,我一定搞你。」

「公屋居民已經分裂,年青人一早返工,夜晚回來,條邨發生咩關佢咩事?條邨對佢影響好細,又唔會喺度食嘢。」「一個普通打工仔,一星期六日工作,七半出門口,夜晚八點回來,對邨有咩歸屬感?」「正如劏房居民唔會對劏房有感情,當呢度訓覺之嘛。」

啟業邨並非出售屋邨,居民全部是租戶。1981年落成,自屬老化屋邨,人面亦已全非。1988年遷入的長毛稱,「睇住隔離搬走曬,有啲買咗居屋,有一啲調遷。」領匯進駐啟業商場後,連鎖店如日本城、大班麵包等開始進場。商場本身亦擁有一個比屋邨範圍大的市場,除了鄰近有啟泰苑及麗晶花園外,昔日啟德機場有員工會來光顧,今日則是鄰近九龍灣的商貿區員工,冬菇亭晚上的大排檔,亦有不少專程駕車前來。

IMG_0538

記者: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