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體育

數次指出在大賽忌捧甚麼熱門賽駒 但人微言輕 讀者不信也沒法

數次指出在大賽忌捧甚麼熱門賽駒  但人微言輕  讀者不信也沒法
廣告

廣告

近兩年多,筆者除了就「巴基之星」每仗的表現寫過一些評論文章,以及不遺餘力批判韋達和雲加這對「難兄難弟」外,亦曾數次在大賽上演前專誠提醒各位讀者忌捧甚麼熱門賽駒。畢竟,熱門的賽駒意味着牠有很多捧場客,一旦中伏,便會有很多人損手而回。然而,有些讀者始終仍然質疑筆者撰文的動機,例如懷疑筆者刻意「唱淡」某些賽駒的機會,藉此換取更佳的投注賠率。事實上,那些讀者並不會知道筆者的行蹤,即使筆者堅稱沒有下注,也只是一面之詞而已。無論如何,賽果並不會騙人,且看筆者過往所推測的情況與真實戰果是否相近。

1.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2017(12月10日):筆者於12月5日發表了〈周日四場國際賽 莫雷拉座騎實力大減〉一文,強調莫雷拉在四場大賽的爭勝希望不容樂觀,其中一個小標題更重點指出他在香港瓶的座騎「東瀛羅勒」的級數不及「攻心如焚」和「高地之舞」。結果四場賽事的賽果基本上如筆者所料,雷神在四場大賽中並無一場能夠跑入前兩名,「東瀛羅勒」亦不敵「高地之舞」和「攻心如焚」僅得季軍。

此外,雷神在香港一哩錦標夥拍今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盃冠軍「四季旺」角逐,此駒被捧成獨贏2.6倍的大熱門,但筆者早在去年9月1日已經在〈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盃不是大賽〉一文解釋指,為何多年來這項賽事的冠軍,均難以在12月的國際大賽中交出好表現,而「四季旺」在香港一哩錦標中亦只能跑獲殿軍。

2. 2016年香港冠軍暨遮打盃(5月22日):「明月千里」在賽前接連勝出香港打吡大賽和女皇盃,風頭一時無兩,但筆者在牠勝出女皇盃後,便立即指此駒角逐香港冠軍暨遮打盃時存有隱憂(〈女皇盃賽事日兩項大賽的賽後分析〉),文章刊登時距開賽尚有差不多一個月。結果,此駒在當屆香港冠軍暨遮打盃被捧成1.7倍獨贏的大熱門,但只能跑獲季軍。

3. 2016年女皇盃(4月24日):筆者在「威爾頓」勝出那年的香港金盃後,便旋即撰文指不宜在大半個月後的女皇盃賽事中追捧此駒(〈既談今屆香港馬王之爭,亦談對香港馬匹遠征的幾點觀察〉)。此駒在女皇盃中仍被捧成獨贏7.5倍的熱門份子之一,可是只能跑獲殿軍。

4. 2016年香港打吡大賽(3月20日):筆者在「首飾太陽」勝出去年的四歲系列賽首關外,便撰文質疑他的長力不足以應付更長的途程(〈「首飾太陽」在四歲系列賽其餘兩關 贏面並非壓倒性〉)。結果,雖然「首飾太陽」仍然能夠險勝次關賽事,但在正本戲香港打吡大賽中,這匹被捧成4.2倍獨贏的賽駒一敗塗地。

筆者實非在每次大賽前也會撰文評論,但基本上差不多每次撰文提出的隱憂,也與接下來發展實況相近。正所謂「事實勝於雄辯」,筆者有否利用此欄刻意「唱淡」某些賽駒的機會以換取更理想的金錢回報,理應一目了然。筆者所有有關賽馬的評論文章也是公開的,如上述的覆述有任何隱瞞,也不難被各位讀者揭發出來。

遺憾的是,筆者多年來也接觸過不少反智馬迷,他們與耶撚一樣,首重自己的直覺感性,相信自己良好的主觀願望必然最接近真相,並認為提出相反意見的人企圖嚴重傷害他們的感情。但是,他們幻想出來的事情不時經不起實證上的考驗,結果他們仍然會被真相嚴重傷害感情,因而把真相描述為「殘酷的現實」或「Sad But True」的事宜,甚至在事後不容許身旁的人多提與自己感覺不符的事實。唯一的分別,是耶撚「刨」的是聖經,而反智馬迷「刨」的是馬經而已。

對於他們,筆者只能奉勸一句:「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