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沒有低端與高端的國度

沒有低端與高端的國度
廣告

廣告

過往的關懷貧窮教育過程中,十分抗拒用「貧窮人」來稱呼在社區的基層街坊,因為這兩個字已充滿階級相對的觀念和標籤的意識,若以貧窮來繼續標籤街坊只為在主流社會將人口分類,並方便在二元論的角度下好好將資源分配,教育下一代奮發上進的話,掌權者只是利用街坊的身份作為工具,去完成我城集權及精神統合的管治。更討厭的是現時內地因整頓管治而要去標籤大量外省勞工,稱他們為「低端人口」,實在過份。

無論要整合人口也好,肅清社會問題也好,也不可能這樣標籤人民,將國民分類篩選,留在首都的只有「高端人口」,其實這種排斥自己人的事情可真是一個笑話,人與人之間豈能這樣分類分割? 任何階層或城市的人都不可能自成一角,歧視同胞實在說不過去,對基層勞動群體更是予以不尊重、否定和傷害。

在這個充滿排窮和標籤的世代裡,又剛剛是記念耶穌降生的月份,夾雜著種種諷刺與怒罵,一個自稱以人民為首要的政權要排斥基層群體,內裡一個資本密集的高度發展小城,在種種推土重建和都市帶式規劃中,藉以提升土地價值,從而排除大量基層街坊,驅逐於本土邊緣地帶之外,實在與強國排除低端人口無異,其實貧富與對錯的鄰舍之間,從來都是唇齒相依。

於耶穌降生的羅馬帝國年代,政權同樣曾經用不理性的手段企圖去剿滅威脅他們的人,又將品流複雜、貧乏弱小及標籤歧視的外邦人流放於加利利這片鄉土,將權利與經濟核心集中於耶路撒冷。千古年來,人就是要從篩選、驅逐和排外來優化自己與及鞏固自身的權力地位。

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主耶穌基督的降生,就是「要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 ; 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而回。」(路1章52-53節),這樣說,不只是反抗強權,而是要讓擁有權力的人思想人與人之間鄰舍的關係,有權勢的不是要勞役人操控人,而是要將自己的權力分享,善用已有的權力去服侍和貢獻別人,讓人民有更好的生活和豐盛的生命。

另外,經文也不只是要咒詛某類人要他們的命運逆轉,而是要讓有資源的人好好反省個人怎樣控制慾望與貪婪,將自身資源分配適宜,甚至需要關注在鄰舍之間達致沒有人是缺乏的。耶穌的降生,可能在資本主義的空間中是一個謀財的工具,但在降生其意義中,其一可能是要眾民一起去慶祝(celebrate)耶穌帶來了一種對世界有全新和顛覆的價值觀和想法,超越低端與高端,祝福世人在地上實現雲端上的國度,讓所有人喜樂歡呼去迎接這種國度精神,反思與自省愛神愛人的態度,確切實踐上帝的心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