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議事規則之戰】紮營留守籲市民聲援 劉小麗:沒有缺席的理由

【議事規則之戰】紮營留守籲市民聲援  劉小麗:沒有缺席的理由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明日繼續討論修改《議事規則》,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和市民昨晚到立法會示威區集會。他們原計劃通宵紮營留守,但立法會秘書處要求保安清場,其後更報警處理,最後在接近凌晨兩點抬走所有抗爭者。他們轉往添美道外紮營,遭取消議員資格的劉小麗昨晚亦在添美道過夜。劉小麗接受獨媒訪問時強調,修改《議事規則》和反對23條立法是兩場不能輸的仗:「如果係關心公民社會嘅話,呢兩場運動如果落敗,後果係不堪設想。所以我哋無缺席嘅理由,如果缺席會對唔住自己。」

建制派提出修改《議事規則》,當中最具爭議的是將法定開會人數由35人減至20人,而提交呈請調查政府官員的門檻則由20人增加至35人,前者更被指違反《基本法》。劉小麗認為,今次的修改對香港的民主運動及民生都是重創。她指出,大白象基建往後提交立法會時,政府將會予取予攜,議員已沒有能力替港人把關。

劉小麗嘆道,自回歸以來,立法會議員的權力其實十分有限,今次的修改將會連僅有制衡政府的力量都失去。「立法會議員其實唔係真係立法,只係審批撥款,今次改完,啲權都無得七七八八。」

昨晚在立法會示威區集會遭到驅趕,最後更由警察「出手」抬走抗爭者。劉小麗批評十分荒謬,「示威要收工,係建制派先會咁做」。她指出,立法會外本身已加上「銅牆鐵壁」,反映政權的虛怯。「集會好和平,連衝突都無,做咩要抬人?」劉小麗認為,政府和建制派知道自己在做禍害港人的事,所以連基本原則都已經捨棄。

IMG_7414

劉小麗重申,今次修改《議事規則》是頭等大事。她提到,在香港長大的人一直覺得只有自由而沒有民主,「好快會連自由都無埋,溫水煮蛙,唔燒到埋嚟就覺得無事,真係可以咁諗?」「修改咗,立法會就再無牽制政府嘅能力,民主派連呈請嘅權力都無。簡單嚟講,係保皇黨隻手遮天。」

「如果嚟緊補選,民主派如果沒法三席全取,地區直選點票會繼續輸。而無得拉布,抗爭力量必然大減。」劉小麗又指出,修改《議事規則》後,民主派不但實質力量受到削弱,連議會作為論述平台的空間都會一併失去。

議員遭DQ、抗爭者遭覆核刑期、高鐵一地兩檢、國歌法立法、修改《議事規則》和23條立法等接踵而來,港人的無力感日增,而集會人數亦較過往少。劉小麗表示,在擺街站時會講到修改《議事規則》的荒謬和不合理,但認為23條立法對新一代來說是「空洞的符號」。

「上次反23條係2003年,好多90後比較年輕,未必有好深的體會同睇法。」她認為要從生活化的方式講述修改《議事規則》以至23條立法帶來的禍害,例如新聞自由、社會的透明度甚至會令外資撤資等。「咁樣先可以令市民有多啲感覺。」

IMG_7396

「克服無力就係要去行動。」劉小麗認為,在傳統媒體遭收編的情況下,港人接收的資訊越來越片面。「《港人港地》喺Facebook 每個post都賣廣告,民主派好快連網絡上都失去話語權。」但她認為,即使失望亦不能絕望,「覺得失望其實係因為做得唔夠,係時候放下心灰,盡量去行動,對身邊的人講。」

在添美道睡了一晚,彷彿回到三年前雨傘運動的時候,劉小麗感謝教室街坊的支持,給了她很多禦寒物資:「有人覺得紮營好辛苦,但喺議會入面打仗嘅戰友更辛苦,心好重,唯有做得幾多得更多。」

「越坐喺度越唔做,個心越灰呢,做事唔能夠一蹴而成。」數個月的議員生涯令劉小麗有實戰的體會,她認為拉布是要整個議會的任期去做,從而迫到政府就範及屈服,舉例指東涌東發展便成功爭取興建醫院:「唔係民主派玩爛咗拉布,而從DQ、釋法到修改議事規則,都明顯係舖排好嘅劇本。」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