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學者發起聯署 反對修改議事規則 「社會將付上代價」

學者發起聯署 反對修改議事規則 「社會將付上代價」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9名大專學者發起聯署,反對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截至今日(12月13日)下午 ,已有214名學術界人士,及3,881名公眾聯署。學術自由學者聯盟擔心,修訂通過會嚴重削弱立法會監察行政機關的權力,變成「橡皮圖章」,令香港步入威權社會。

中大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馬嶽表示明白市民的「無力感」,覺得政府根本不願聽取民意,即使站出來反對也無用。他以足球比賽為例,「球證會無端端罰人出場,比賽會無端端唔比球員註冊,對面又多人過你,但係咪訓喺度不作抵抗?」他認為面對一系列有可能破壞香港社會的事件,市民有責任發聲,表達不同意見,「能發聲的發聲,能做事的做事」。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表示,聯盟今晚會有代表去立法會外的集會發言,亦會在稍後時間探討會否有下一步行動。

修訂與拉布無關 奪走議會監察功能

建制派以「反拉布」為名修訂《議事規則》,但成名指出修訂與拉布無關,例如提高成立專責委員會的門檻,民主派過去提出呈請書調查官員、高鐵工程超支及梁振英UGL事件,過程只需5分鐘,未有構成拉布。

成名亦指,拉布並非一定是壞事,目的是為了延長會議時間吸引媒體及公眾關注,現時行政權力過大,民選議員拉布是無可厚非。他又指,建制派建議降低全體委員會法定人數是本末倒置,議員的職責本是出席會議,如今修訂並非鼓勵議員盡其責任。

IMG_0266
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

明愛專上學院客座教授何芝君認為一些重大社會事件都需要醞釀期,市民可以透過不同渠道取得事實後,能夠有空間討論。何指,是次修改《議事規則》為了讓對某方有利的政策盡快通過,爭取空間讓市民明白事件是民選議員的責任,建制派指責討論等於拉布是「顛倒是非」。

馬嶽憂慮,部份修訂建議違反《基本法》,有機會在日後受到司法挑戰。他指出即使在殖民地年代的行政主導,立法會仍有一定監察功能,一旦修改《議事規則》會令立法會失去制衡功能,未來不少法案及撥款可能會在短時間內迅速通過,只會給施政帶來負面作用。

城大公共政策學系高級特任講師張楚勇認為,民主社會並不只是議會投票的一刻,反而是在合理規則下各議員討論及發表意見才能夠有機會對法案作出有幫助的修訂。

此外,馬嶽表示主席高度集權令人擔心,現時梁君彥主持會議的態度惡劣,加上胡亂合併辯論令討論時間減少,不單止對議會,對市民也不負責任。

中大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敖恆宇從商學角度分析,認為通過《議事規則》修改會令香港評分下降。他指出,不少外國評級機構會考慮香港的政治環境,一旦惡化會影響外國投資者的信心,對於經濟方面有負面影響。

記者:黃健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