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所謂「初選」浪費了動員群眾反威權的機會

所謂「初選」浪費了動員群眾反威權的機會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社會主義行動就2018年3月立法會補選初選安排的評論

社會主義行動一直考慮派出鄧美晶作為代表參與2018年3月立法會補選初選,並一度與民主動力討論初選制度及安排。然而經過連串討論後,最後決定的初選機制相當不公平、不民主,我們決定不會參與其中。我們之所以反對現今的初選機制,不是考慮到自己勝算的高低,而是顧及到整場民主鬥爭的利益。反威權運動本來可以運用初選及正式補選作為動員群眾的平台,並通過選舉與群眾討論重建民主鬥爭、反對政治打壓所需要的政治理念、方法和策略。然而,現今的初選機制白白浪費了這一機會。

目前初選正在進行之中,惟其民主成分及公信力受到不少民主運動支持者質疑,因而難以成為動員群眾、抵抗威權的平台。這正是社會主義行動當初所擔憂的地方。泛民主流大黨令「初選」變為儀式,方便他們進行幕後談判和政治分贓。

下文是社會主義行動對初選制度的批判。文章於11月中撰寫,並在民主動力的內部會議傳閱。現在我們決定將文章公開,促進對民主運動內部問題的辯論,以助重建一場具有內部民主的反威權鬥爭。

社會主義行動總體上支持非建制派嘗試在選舉協調上達致團結。在2018年3月的補選,顯然極有必要阻止建制派搶奪議席。補選可以化為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將群眾反對威權統治的民意動員起來,與關注DQ事件的選民連結起來。目前這股力量潛藏待爆,但尚未被組織和釋放出來。政府取消民選議員資格,企圖進一步操控立法會,只是全面打壓民主權利的其中一步。補選將會給予港人發聲機會,表達為民主權利抗爭的意願。

然而,初選機制必須民主公平,所有參選人要有公平表達政綱的權利,讓選民檢驗和對照各候選人的政綱,看清誰人的政策最能挑戰政府、捍衛民主權利。如果要為香港爭取民主,那麼民主運動的內部機制一定要高度民主。可惜的是,社會主義行動有必要指出,現時的初選安排距離真正民主相當遠。因此我們不得不決定取消參與初選,而為了避免分薄反對派的選票而讓建制派乘機奪得議席,暫時亦不考慮參選正式補選。

  1. 所有初選候選人需要支付高達數萬元的高昂費用,並且在補選前全數交付。這個門檻將會排除社會主義行動以及任何沒有大額經費贊助的組織,讓坐擁資源的舊政黨具有優勢。
  2. 電話抽樣調查根本就不是初選,而只是以初選為名的民調。這種完全由上而下的方法,沒有嘗試接觸基層反對派民選。國際上有哪個地方以電話調查作為初選辦法呢?在全世界初選機制最先進的美國,各候選人在初選期間會進行廣泛辯論,然後由選民到實體票站投票。我們當然不反對進行民調,但我們反對使用民調來選擇代表民主運動的候選人。若果抵抗政治打壓的運動要成功,民主鬥爭必須內部全面民主,並且立足於積極參與的基層人民之上。
  3. 現在更有討論到讓區議員佔最終計算結果十分之一比重。這是更為不民主的安排,猶如功能組別選舉。我們反對間選,並相信一人一票才是最民主和公平的做法。
  4. 初選安排極少提到公開論壇,如何讓參選人辯論他們的理念,並給選民選擇誰人可以代表他們擊敗建制對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