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養老是誰的責任?從韓國養老政策中說起⋯⋯

養老是誰的責任?從韓國養老政策中說起⋯⋯
廣告

廣告

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韓國,無論在社會結構,以及管治體上都能呈現儒家思想的特色,最明顯的就是儒家常強調的家庭觀念,「敬老尊賢」的概念一直根深蒂固。最近一些調查機構的結果顯示,不少人對於「養老」的責作有不同的看法,從而讓我們重新思考韓國的養老政策及其結構,以及現今韓國社會的意識形態分歧。

韓國保健社會研究會於11月初發表了報告書,內容詳述了多年關於韓國國民對於養老責任的看法的數據比較。據內容顯示,認為「養老責任應由家庭成員承擔」的受訪者由1998年的89.9%,於2016年急跌至30%。相反,認為「養老責任應由社會承擔」的,由1998年的2%,升至2016年的50.8%。當中轉變之大反映了更多人認為「養老」、「安老」是社會之間需要討論及負擔的議題。另外,這報告亦有聚焦於家庭層面上如何看待「養老責任」。被問到「家庭成員中誰應該贍養父母」,1998年時有22.4%成為是「長子的責任」,來到2016年則只有1.7%。同時回答是「全部兒子的責任」的,由1998年的7%,跌至去年的1.4%。相反,認為「兒子和女兒應共同承擔」的,由98年的15%升至去年的22.1%。

從這個數據中,能讓我們回想韓國政府的安老政策是否完善,或如何造成爭論。由2000年代起,韓國的人口老化問題已日漸嚴重,2000年65歲以上人口比例為7%,2010年時已達11%;根據韓國經濟日報報導,2017年後的老年人比例將會超過14%。隨著韓國進入老齡化社會時代,韓國政府在80年代初設立正式的《老年人福利法》,在80年代末設立國民養老金計劃,以應付人口老化帶來的老年人社會保障問題,其後更跟隨世界銀行的「三支柱」養老金體系,其後更跟隨修改為「五支柱」,當中包括「基礎老年養老金」、「國民養老金」、「退休津貼」等制度。此外,在乘車優惠、身體檢查等社會服務都在政府的養老政策之中。

養老政策的出發點,除了建構社會系統的家庭觀念之外,還在於表揚他們為國家及社會作出的貢獻。不過,安老政策的缺陷,無論在過去或現在依然未能完全得到修補,令不少老年人在退休生活中未能得到適當的保障。

首先,申請過程的繁複及其官僚主義的運作,使不少老年人未能適應;而且由於過遲開始老年福利金的制度,使其標準一直未能貼地,使不少老年人未能受惠,由此衍生的問題,就是因未達成政府津貼要求而造成的老年貧窮。OECD(經合組織) 2016年發表的數據顯示,韓國作為其一成員國,其65歲以上老年人口的貧窮率為49.6%,為成員國之首;另外根據韓國就業門戶網站“JobSearch!”進行的調查顯示,不少40歲以上人士表示願為退休後每月最少279萬韓圜(約2000港元)的生活費而工作到69歲。

此外,提倡改革養老金制度的聲音於去年至今依然此起彼落,皆因連養老基金都牽涉入去年朴槿惠親信干政門中。韓國國家養老基金現時擁有大概546萬億韓圜的資產,但去年12月31日,韓國法院對該基金的董事長文亨杓發出拘捕令,指他涉嫌在擔任政府部長期間就三星集團兩間旗下公司的合併法案,向該基金施加壓力,要求其基金支持此法案。

此事一出後,就令人聯想到三星集團有機會就獲得該基金的支援,而捐款於崔順實旗下的財團,從而令養老基金的運用變得骯髒。回看韓國國家養老基金,其實它是韓國大型財閥公司的投資者,在三星、現代、LG集團等均持有股份,不少財閥及政治家都會希望能透過此基金中獲得好處,事件一出,不少人批評國家管轄的資產完全遭到財閥及政治黑手操控。

再者,這基金雖有其管理結構,但完全不是由擁有資產管理或養老基金知識的人組成,普通市民基本上毫無發言權。不少人認為減少韓國國內股票投資,就能令基金得到真正的運用,不受政治及財閥的干預,從而讓更多人受惠。

當然,若回到「養老是誰的責任」的議題上,重看保健社會研究院的調查報告,不少人認為是社會的責任的背後因素,是家庭觀念的意識開始淡化,不少人開始認為結婚或組織家庭並非人生必需走的路,而且女性教育水平的上升,令不少人對於固有的家庭觀念作出質疑及挑戰,結合韓國經濟及社會的問題,令更多人認為他們沒能力負擔這個問題。

安老政策於韓國是值得討論的議題,除了涉及人口老化的解決方法外,還值得留意,究竟政府有否把其政策更得更合時宜、更完善。若韓國政府持續有漏洞的安老政策,這只會令她為了負擔老人的福利而負上更大的經濟壓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