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社運

論後拉布時代的戰略

論後拉布時代的戰略
廣告

廣告

在中共和香港政府壓迫下,近日香港日益威權化。除了撤銷6位立法會議員資格,計劃國歌法(防止市民表達對國歌不滿言論和行動)、23條(防止人民進行不利中共政權行動甚至宣傳)、一地兩檢(以建設高鐵為名迫香港割出高鐵站一帶的領土和管轄權給中共政權)立法,親政府建制派在香港立法會的議事規則修改通過了。寫這一篇文章,除了是希望讀者明白議事規則通過所做成的負面影響,都是為了希望在「後拉布時代」(Post-filibuster era)給香港民主派新的建議。

1. 現在的政治困局

眾所周知,香港的政治制度高度不民主。香港特首選舉由只有二十多萬人選民基礎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選舉特首,當中的大部分人都親北京和親商界,其他市民難以參與,即使可以都沒有足夠力量左右大局。831框架後的2017政改方案雖然有一人一票,但只是一人一票去選1200人選出的人,政治操控和假民主程度不比伊朗選舉差。

香港立法會都是高度不民主。首先是立法會有29席功能組別沒有足夠的民選基礎,由親商和親中人士主導。其次是立法會直選議席都很不民主。政府若不喜歡某議員,可以利用確認書、宣誓程序進行篩選。即使在席議員希望提出議案改變大局,基本法74條限制議員不可提出與政府體制和公共開支相關的法律草案。

在這個環境下,香港還日益威權化,dq6位立法會議員,計劃國歌法、23條、一地兩檢立法,將令情況更為惡化。

2. 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的負面後果

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有甚麼負面後果? 有很多人、懶人包談過,但我不厭其煩再簡介一次給未聽過的人。

議會以後更難召開調查委員會調查政府、財團的問題。以往,由於召開調查委員會只須20/70的議員站立,我們可以召開調查委員會調查領展管理公屋商場的問題,調查貪污的官員。不過,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將令調查委員會召開門檻由20/70提升到35/70。在現在不公議會下,直選民主派議員更難提出調查,因為現在調查政府失職需要建制派的認可。

議會以後都無力進行詳細的政策討論、監督。因為建制派主導的立法會主席日後可以停止一些他/她自己眼中無謂和重覆的發言,更可以刪除、修改、合併議員的修正案。這會令議員修正案和討論空間日益下降。

以前,議會拉布即使成效不太高,至少能幫助抵擋一些惡法(例如不尊重選民選舉結果,讓選舉落選者取代辭職議員的遞補機制),但現在修改議事規則將令政府更難抵擋惡法。由於討論、修正案大權由主席控制,由於主席可以讓中止待續議案直接表決,由於主席休會後不需再在下星期而是可以任何時候復會,將令議員更難拖延議事手段阻止惡法通過。

因此,議會監督、討論功能因議事規則修改而剝奪了,以後建制派可以更低阻力下通過23條、一地兩檢、國歌法、大白象基建,香港將會威權化。

3. 如何在後拉布時代活下去

「後拉布時代」(Post-filibuster era)下,本文希望為香港民主派訂出適當的建議,避免在失敗之後陷入絕望。

民主派要坦誠面對一個事實,拉布己經成為歷史。除了佔領議會、非暴力議會示威、發言之外,議會辯論、修正案、點人數休會、中止待續都己經不能再發揮效用。

不過,拉布以死,不代表議會己經完全沒有用。議會仍是質詢官員和建制議員的地方,基本法需要2/3議員才可以修改,泛民像乘學生一樣坐,都可以對香港剩下來的人權有貢獻。

更重要的是,就算議會功能大規模下降,就算「拉布以死」,民主派可利用立法會議席的資源和人手全力進行街頭抗爭、社區組織。佔領中環、第二次雨傘運動、公民不服從、街頭示威將會更恆常。民主派在社區解決民生問題、個案,將有利取得更多民心,有利團結社會抗爭力量。

後拉布時代,也就是威權時代的到來。除了更恆常的街頭抗爭和社區組織,民主派都要學懂團結。過去民主派內部經常會與少壯派就抗爭方式爭論,中共大軍壓境下,生存比社運倫理更重要,民主派要學懂放下過去分歧,尊重大家的不同戰略。有人喜歡社區組織和街頭非暴力抗爭就讓他們做下去,有人喜歡暴力騷亂/起義、游擊戰攻擊解放軍,只要他們敢於嘗試,就讓他們做下去。

拉布己死,民主派要守住議會剩下來的自主權,要敢於在街頭和社區作戰,才可以堅持下去,直到見到曙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