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香港即將沉淪為韓國全斗煥的威權統治時代

香港即將沉淪為韓國全斗煥的威權統治時代
廣告

廣告

香港立法會粗暴通過修改議事規則,把立法會主席權力無限放大,並且阻止民主派議員以拉布形式表達對政府議案的不滿。我只見香港的民主基石不斷斷送於姓黨的香港政府及議員手中,威權統治的時代自梁振英上台就已經揭開了面紗,雨傘後的香港更即將淪為像韓國經歷過的——全斗煥式統治時代。

香港的威權統治已經來臨是不爭的事實,建制派議員繼續賣港求榮,為著政權而服務,他們偏偏仍掌握著立法會上大比例的議席,民主派的抗爭之路變得百上加斤。來到這兩年,大白象工程不斷粗暴通過,這次甚至出招修改完全違反基本法的議事規則,並得到香港政府的大力支持;把異見人士以DQ、更改刑期來威嚇其他想爭取民主的人這些種種現象彷彿在告訴我們,我們就是權力核心,如何抗爭都沒有用。日後建制派和香港政府必定聯手乘勝追擊,為人人喊打的廿三條立法,任由它粗暴通過,把香港的民主情況完全粉碎。

歷史的沉重,就是能夠讓我們「前車可鑑」。我們看見韓國爭取民主的歷史後,則令我們對於香港的無力感更強,因為種種歷史好像在掌摑著香港人的臉,大罵我們為何要倒退到像他們經歷過的時代。

自南北韓分治後,韓國經歷了三十多年的獨裁時期,期間不同當權者均透過自行修改憲法來強化權力,以供他們進行更獨裁更極權的統治。先於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在1961年表明會修改憲法,政府改為以「總統為中心」,把權力完全集中於他身上。然後正式執政後表明不會推行民主改革,以防有腐敗政客透過民主政治獲取暴利,無助改善韓戰後的疲弱經濟。

然後,朴正熙更於1972年修改總統產生方法,把韓國總統選舉變為小圈子選舉,選委會由國會內產生1萬名議員作為選委,幾乎全部都是執政黨的議員。朴正熙持續執政13年,除了造就「漢江奇蹟」的經濟效果外,在政治上一直堅持威權及獨裁,任意操縱國會運作及任命。

朴正熙遭暗殺後,代理的總統崔圭夏意圖進行民主改革,放下權利讓國民選擇國會議員及總統,可惜計劃總是完美,沒多久遭到全斗煥發動軍事政變推翻,繼續其獨裁管治體,所有民主運動如光州事件及日後遍地開花的都被暴力鎮壓。全斗煥在位期間,把國會內閣改組22次,平均每8個月就換一次,任意操縱國會的成員比例,並在學生的民主運動舉行期間,把所有政治活動及國會活動完全停止,把他的權力在國會無限放大。

直到1987年,由學生領導的「六月民主化運動」對全斗煥政府造成不少壓力,加上來自美國的施壓以及即將舉行的漢城奧運,令全斗煥不能不宣布下台,並通過總統由民選形式選出。這樣才終結了自韓戰後一直侵害人民自由的獨裁政權,而回顧這段時間,國會形同虛設,所有運作及議案的審核表決過程全由總統控制,連議長都只能聽命於總統。

全斗煥下台後,民主化進程由其得力助手盧泰愚初步建立,並由金泳三、金大中努力建構韓國的民主政權。可惜,自李明博上台起,就已逐步把前期所建立的民主進程不斷摧毁,政權倒退為威權統治。攜著操控股價的醜聞仍能成功當選的他,隨即令執政黨在國會實力增強,淪為保守派的天下,不少無助改善民生的政策及法案都能夠通過。

此外,關於李明博在位的敗績,必定要數最近牽起不少爭議的國情院秘密干政的事件,非法使用資金、製造文藝界黑名單等干政事件均令行政機關凌駕於立法機關(國會)及司法機關(法院)。而朴槿惠更不用說,容縱崔順實干預內政之餘,更讓國情院繼續操縱政壇及國會。

前車之鑑,可惜香港政府學到足,不留情面地打擊阻礙他們為北京服務的市民。什麼「真普選」、「保障自由及人權」等的訴求視若無睹,淪為威權統治之餘,還把基本法條文任意演繹,三權合作堆起高牆,為著北京政權而服務的香港政府只能繼續顯露出其醜陋的一面。

但韓國那十年的黑暗統治能夠成功推翻,有賴於參與民主運動的國民能夠團結一致,幾年來對於任何暴力鎮壓都不畏懼。看看香港,一場雨傘運動就看清不少人的劣根性——只為自己利益而辦事。支持建制的不在話下,由支持雨傘變為沉默羔羊,甚至倒戈相向的越變越多。面對著強權依然無動於衷,香港只能永無止境地沉淪,甚至有機會比全斗煥時代更惡劣、更差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