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政經

應搞清楚中港矛盾本質

應搞清楚中港矛盾本質
廣告

廣告

「我很討厭本土派!講完!」筆者曾接觸過不少人也有類似的心聲。但本土派也可以回應一句:「我很討厭中國/建制派/左翼!講完!」若單純說情感上的喜惡,那很難合理地解釋為何只容許特定一方去憎恨另外一方,而不容許對方也照辦煮碗,否則只是以赤裸裸的強權去界定誰可以把自己的情感等同一切而已。中共經常批評異見者「嚴重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便是以強權把自己的情感等同一切的顯例。

但很多時候,香港的左翼精英也強調講道理的重要性,例如多次提及不要在抗共的過程變成了對方的模樣。縱然這種做法也不時被詬病為單純地搶佔道德高地,欠缺實際的政治影響力,但若然突然轉變成情感主導的宣洩,那不免有失身份。而且,如果左翼單單表示很討厭本土派,或討厭本土派的程度高於中共和建制派的話,那只會令本土派加深左翼「欺善怕惡」的刻板印象。誠然,不少左翼人士也不會認為本土派可歸類為善的一方,不時也會反諷一句:「你地咁叻,又唔見你地帶來咩改變?」

然而,類似的爭拗如此持續下去,只會淪為旁枝末節的泥漿摔角,不見得對釐清主要分歧有任何幫助。當然,辨別清楚主要的爭拗點並不等同問題可迎刃而解。但若然連這一步也未能夠做到,那便逞論有甚麼後續解決方案可言。

中港矛盾:政治和文化衝突為主 資源不足為次

一般而言,左翼較傾向相信愛是不分疆界的,即使是中國大陸的人民,只要他們來到香港,港人作為主人也應該善待他們。可是,目前主要有經濟、文化和政治層面的本土論述去批評左翼的理想主義。經濟本土主義者認為,儘管香港是已發展地區,但資源始終不是無限的。如今每年大量湧入大陸新移民和遊客,使香港在衣食住行方面也面臨資源供應緊張的問題。現時甚至連部分建制派的政治人物也公開表示,現時中港矛盾是資源分配的問題,只要資源供應恢復充足,那便不會再出現中港矛盾的問題。文化和政治本土主義者則認為,中港矛盾的主要觸發點,分別是兩地人民在日常生活的文化差異(如在公眾場合的行為)和政治取態分歧所導致,故港人理應站起來捍衛本土文化和核心價值。

本文並非完全忽視資源緊張所造成的潛在衝突,但只要做一個簡單的邏輯分析,便可得知中港矛盾實非主要由此造成:假若所有來港的新移民和遊客全都鼎力支持香港以抗爭方式爭取民主,以及在公眾場合表現文明,那麼原先嘲諷他們為「蝗蟲」的人,還會那麼抗拒他們來港嗎?當然,這個情景只是假設性質,有些人會批評指不應談論如此不著邊際的事情。但要知道,若然真的出現這個情景,香港同樣需要面對衣食住行的資源問題。畢竟,總不能說他們的政治立場和生活方式一旦較親近本土派,就突然變成不會佔用了香港的資源吧!可是,若然反對他們來港的人驟然減少,那便會明顯反映出,現時中港矛盾的性質是政治和文化衝突多於資源不足問題。

事實上,香港現時也有些在中國大陸出生,但公開聲援甚或公開參與爭取民主的人,本土派並不見得十分反對他們留在香港。反之,即使香港的資源充足,本土派也幾可肯定極度反對讓那些蠶食香港核心價值的大陸人享用香港的資源。正因如此,那些把中港矛盾定性為資源不足問題的人,要不是對事態發展有偏差的理解,便是刻意地淡化某些事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