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社運

What doesn't kill us make us stronger

What doesn't kill us make us stronger
廣告

廣告

面對香港亂狀,久久未懂如何下筆。這也許是我內心深刻的掙扎──作為一個政治作為志業的人,有些時候,這個身份,與「人」最基本最根本的身份,總是有著難以調和的衝突。

今天我們遭到極大的挫敗──事實上,從雨傘開始,就無甚佳績。在苦痛中提煉堅強,是很折磨人,也是難以做到,縱使我們知道,這是在艱困世代向前行的不二法門。因此,遊行示威人愈來愈少,我們慣於用「無用架啦」去說服自己,跑回comfort zone,作最消極的表態。

「當我們無法用集體行動使社會變好,那麼,曾經付出的我,先偷點時間把自己的生活過好,也不為過吧?」這種疲乏、焦慮,每個人都有。即使你多憤怒、多想將建制派全部掃進垃圾桶,總能找到千萬個不行動的理由。

在連場政治風暴,我也有這種感覺。在成為政治領袖前,我都只是一個人,24歲,不多也不少。我的公民權利,和你一樣,不多也不少;但在政治上遭到的打壓和報復,卻比大部份人來得恐怖和深邃。

但這幾天,無論如何,我都沒有選擇離場。作為「人」,我非常疲累,非常渴望能偷些時光讓自己花費任性,滿足我的生活需要而非為社稷而焦頭爛額,但我深明白,假如你真的愛護這片土地,城市的興衰,就是你個人的榮辱。因為在乎,所以會憤怒,會心痛,會不甘。作為人的基本,已經與政治的角色重疊結合,難以抽離割捨。這也許是種「看不開」的病態,有人稱之為固執和堅持。

所以,有時候,想走也想留下,人就生活在這種矛盾之中。它可以消耗你的能量,榨取你的生命,但也可以成為你的救贖,走下去的動力。天堂和地獄,真的全在一念和捻指間。

現在香港社會就充斥著自我反思和尋找方向的人,好多人都在一念間的十字路口,不甘,又對是否踏出爭取躊躇不定。這就是所謂的低潮──明明在最低程度的付出(投票),優勢漸擴,但偏偏上街抗爭,又只剩下那一小圈的人。

但,我們都要記得,即使被無力感吞噬,作行動的侏儒,思想上,我們都不要下流作賊,仍然要當個尖銳的巨人。如果我們的苦難不能化作動力,它是沒有意義的,它對於大家來說就只是一種傷害。那一念,應當使我們能堅壯,更敏銳。

我們面對挫敗,What doesn’t kill us make us stronger. 民主,並不是垂手可得,而是不停鍛練和學習,直到我們都能當個義無反顧的,為著城市最角落的人而活,合眾努力,才有光明的可能。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