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可怕的死心眼:《下一秒我就憎你》

廣告
可怕的死心眼:《下一秒我就憎你》

廣告

有時跟一部電影一個演唱會一個表演能不能遇上也講緣份:你很想看但你買不到票,你很想看但你沒有空,你很想看但你怕一個人去看,你很想看但你一路拖著沒有去買票等等。關於W創作社可能是最後一個製作《下一秒我就憎你》,我有興趣看但又未致於立即跑去買票,後來有同事問我有沒有興趣看,我說好啊,他買了票,而剛好是我從首爾出差回來的第二天。

緣份有時亦包括演出當日有沒有什麼意外發生:那天出門口前,應該是因為在首爾天氣太乾而流鼻血,然後比預算遲了出門口,趕呀趕跑呀跑,三點零七分跑到門口,同事已非常焦急地等著,剛好是最後一批被容許進入然後一坐下不夠三十秒表演就開始了。若果再遲多一點點,可能就錯過第一部份的演出了。

故事開始是一班曾經在大學一起上過學生會庄的朋友被約到一個廢棄巴士廠聚會,當中包括小學教師William(梁祖堯)、他的太太Veronika(韋羅莎)、從事event organising的Luna(邵美君)及過氣模特兒阿武(湯駿業)。發起的原來是當社工的阿駿(白只),他就是擁有八十多萬支持的KOL小公主,小公主希望將這個廢棄的巴士廠改建成一個可以讓任何人來玩的遊樂場,而當中一定要有一個公主圈——任何人站進去,就可以做最真實的自己。

因為這個計劃,同時因為竟然阿駿是小公主,各人心目中都有著不同的盤算:William希望就此發圍,阿武希望利用阿駿重獲名氣,而Veronika興高采烈的投入製作放在那裡的藝術裝置,Luna即立即實際地開始找得力助手Tim(鄧世昌)籌備。亦因為這些想法,各人的愛情世界開始產生了變化。

William與Veronika出現的問題是,男的愛的方式就是佔有,佔有對方所有時間,而女的開始發覺抖不過氣,完全沒有私人空間去進行藝術創作。Veronika最後決定提出離婚,就算發現已經懷有身孕,兩人就此爭論那一段戲,或許我們在日常生活也遇過——一個覺得自己什麼都對的情人,包括他的愛的方式是沒有問題是最好的,他們會在你提出分手時不斷問:「你覺得我愛你你覺得我咁好你無理由要同我分手」類似想法,這一類人,你要他接受自己錯是很難的,因為他的固執、堅持與自我中心。

至於Luna,他跟Tim的關係大概只有性,就算他很清楚Tim喜歡自己。所以,他欣然接受Tim要結婚,但希望繼續保持這種關係,說得白一點,就是拿盡好處。原因可能因為他對William從未忘情,他一直喜歡William連William也知道,不過他卻輸給Veronika,所以,他無形中討厭Veronika,也可能因為自己做了對不起Veronika的事。所以,自我中心的William在Veronika離家出走後,竟然跑去找Luna,只因為他覺得Luna一直喜歡自己,他覺得。

阿駿一直在大家心目中是不作聲的毒男,亦毫不起眼。他一直喜歡阿武,阿武當他是兵,直至阿武知道阿駿原來是小公主,態度開始改變。阿武亦覺得阿駿不能逃出他的五指山,所以就算阿駿跟一個小公主follower的明星仔Eric(梁嘉進)拍拖,阿武就算不爽其實也沒有非常緊張,他知道阿駿一定會回到他身邊,只要他說一聲,再Flirt一flirt對方。

愛情最危險就是盲目,明知對方利用自己還要訓身被騙,而更可怕的是,就算被對方公開羞辱傷害,還毫無尊嚴地求愛,那種程度連對方作為受益人都忍不住良心發現主動放棄離場。這種死心眼,是最最最可悲的。

故事不同的主角可能犯上相同的錯誤,亦可能出現相同的缺點,以致對一個人就算有幾愛,就算可以幾包容,就算可以怎樣自我欺騙,當達到了臨界點,又或者,踏進了自我的「公主圈」,那種潛藏著被壓抑的恨就會爆發,這就是為何下一秒我就憎你,但不代表可以憎你憎到底,因為,那一秒過後,可能繼續被所謂的愛情朦閉著。

演員的演出是很精彩的,特別幾位主要演員非常專業而且合作無間,那些默契與火花是並非一朝一夕說有就有。除了William跟Veronika討論分開到煎蛋那幕很深刻之外,Luna跟Veronika自白多年來對他無故的憎恨與及為自己所犯的錯道歉那一幕張力也很強,還有阿駿最後放下所有尊嚴求愛而被完全拒絕那一幕,除了印象深刻,相信也勾起觀眾的一些自身記憶。

我還很喜歡演出開始那段短片,不知為何加上以弦樂為主的配樂讓我想起日劇《四重奏》,而劇中選用了兩三首歌,其中選了椎名林檎的以下這首,又讓我想起《四重奏》:

演出最後得知W創作社因為主腦人小龍的身體原因需要無限期暫停創作,看著他們的回顧,發覺自己錯過太多想看的演出。無論如何,這都是講緣份的。慶幸有緣欣賞到《下一秒我就憎你》,應該更多留意這類演出的資訊才是。

原文刊在此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