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整筆撥款的書從無「公道」二字 羅局長熟書又如何?

廣告
整筆撥款的書從無「公道」二字  羅局長熟書又如何?

廣告

文: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理事長邱智恆

近日出名「熟書」的羅致光局長發表網誌談長遠社會福利規劃,文中提到香港人很忙沒有時間看文件,亦質疑部分人評論香港社福規劃時沒有細閱相關文件同報告,更不點名指兩位社工立法會議員沒有熟讀文件。羅局長對條例數字倒背如流的能力實在值得欣賞,其實他本身貴為社工老師及民主黨成員,其能力大可造福社福界及香港社會,但是到了林鄭特首上場,時機一到便匆匆投向她的懷抱,認賊作父,手頭上拿著的都是政府一本本又破又霉的爛皮書,那麼局長熟書又如何?

整筆撥款爛皮書

筆者八月份曾有機會出席一個與羅局長對談的會議,親身見識他熟書的本領,毫無疑問他對整筆撥款的條例及相關的研究報告和數據都滾瓜爛熟。但是,當工會批評不少社福機構壓低薪酬剝削員工時,局長隨即否認,並指有機構的員工薪級表是與公務員的看齊,於是筆者便連忙叫他列舉五間作例子,最後局長不但迴避,並顧左右而言他,話題不了了之。

羅局長雖然熟書,可惜整筆撥款那本爛皮書從來沒有「公道」兩個字,員工薪酬沒有要求公道,人手編制沒有要求公道,服務提供也是沒有要求公道,筆者相信局長並非好忙沒有時間翻查資料,讓他稍為舉幾個例子,說明有機構是良心僱主,為社福機構開脫無良的罪名,為整筆撥款制度塗脂抹粉,而是現實上薪級表與公務員看齊的機構少之有少,他想查也查不到。

社工重視公義 非數字

社會工作是一門重視價值介入的工作,不是熟讀條例數字,思辨能力高就可以,還要求我們常存公義的價值信念,關懷社會上各個弱勢社群,推動社會改變,令他們生活有所改善。但是,羅局長以熟書自居,常常為政府的政策護航,忽視弱勢社群的燃眉之急,現時好意思公開批評兩名社工立法會議員不熟書,叫社福界的同工們情何以堪!

最後,借用社工復興運動的一句話,「Social work is not just a profession but a just profession」,希望提醒羅局長早日重拾社工公義的價值信念,為社福界做個好榜樣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