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誰說議會已「冇得玩」, 千萬別掉進中共的陷阱

廣告
誰說議會已「冇得玩」, 千萬別掉進中共的陷阱

廣告

文:Ivy

立法會議事規則被更改,令民主派議員對接踵而來的23條,割地兩檢、國歌洗腦、愚民教育和竄改歷史等等的「一國」入侵,攔路無力,香港飛奔投往「一制」懷抱,完美回歸。難怪有KOL大嘆:「立法會都死咗,補選爭嚟做乜呢?」

在此四面楚歌的嚴峻情況下,爭取議席真的是「嘥氣」嗎?當然不是,而且是絕對需要的抗爭策畧!

民選議員基本職責和作用

香港有一個流行的說法:在我們這個畸形的立法會選舉制度下,民主派議員不像外國民主國家議員般需要討論議題和政綱,因為香港的反對派永遠不能成為政府,所以講議題和政綱是無用的。

以上的想法是將這些議員的責任和功用縮減至只剩得在議事廳內「阻止惡法」,這其實是對民選議員的職責有很不全面的理解,亦是一種貶抑。

無論是任何選舉制度,包括在香港,民選議員最根本的責任是保護選民的個人和公共權益。所以除了阻止惡法之外,議員的主要任務更包括:

(一)監察揭露政府政策製訂和行動的真正過程、原因和理據,以爭取和確保選民的知情權。

(二)提供渠道讓選民提問、表達憂慮和意見,同時透過聆聽和處理大量個案來了解真正的人民需求和社會問題,並為這些需求和問題為市民製造發聲平台、以爭取及確保選民的話語權。

(三)通過對問題的資料蒐集、研究和分析,不論政府接受與否,向市民提供意見和解決方案,讓市民在充分知情之下作出個人的選擇和決定。

知情權、話語權、選擇權,是構建公民社會的必要元素,是公民充權的基石。爭取和保衛這些權利是議員深耕細作的渠道,更是高呼要爭取民主香港的民選議員的天職!

別踏進極權的圈套

中共及林鄭政府就是要令香港人覺得議會已「冇得玩」,要你覺得選舉、參選和投票都是多餘的,這樣建制派就可以在香港任何選舉中得到大多數的選票 (雖然整個投票率可以是非常的低),變成名正言順的「大多數」選民代表,香港則變成演示「中國特色民主」的櫥窗,而大家就變成中國特色民主樣板戲的演員。

與中共抗衡的民主硬仗其實才剛剛開始,當今天的議事規則和日後的23條都被通過時,我們更需要全力爭取更多的立法會和區議會議席。作用是:

(一)要用政府的資源做我們深耕細作的功夫

當所有跟政府理性爭辯的渠道都被截殺的時候,我們更加要爭取每一席議員辦公室的人力、物力和地方資源,讓我們可以名正言順、大搖大擺地進入公民社會做深耕細作的工作。

(二)要用議員的地位來發聲

當媒體及民間的言論自由越受打壓,我們就越要爭取更多的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的法律地位,讓我們可以有正式的身份和發聲的平台來代表香港市民向本地及國際社會發言。

(三)要用議員的權力去爭取大家的知情權

或許我們的議員人數不足以再能夠阻止惡法的通過,但議員的權力仍然可以追查資訊、揭露惡法的真正面目、爭取市民的知情權。

大家試想想:圍繞香港那20多座核子發電站,包括出現問題的台山核電站,雖然議員未能夠阻止中共做這些視人命如草芥的醜惡事情,但最低限度能夠保障香港市民不會像大陸人一樣,連自己隔壁就有核電廠也不知情,或對核能外洩的危險一曉不通,更不要說可以如何保護自己了。

每一點議員能夠爭取到的重要資訊,分分鐘可能是大家保家活命的重要渠道。

(四)不讓中共扮民主

我們不單止要拒絕演出中國特色民主樣板戲,更絶不要讓中共極權可以掛上民主的假面具向全世界耀武揚威和欺騙眾生,所以要阻止建制派拿取大多數選票!須知若果我們不投票,整體投票率將會降得很低,但建制派的得票率就會相應地提升得很高,令他們變成真正的「大多數」選民代表,因此支持民主的香港選民的積極參選和投票變得更為重要。

莫讓極權牽着鼻子走

中共現時用的策略是「快刀斬亂麻」,要用排山倒海之法令香港人天旋地轉、筋疲力盡而放棄。對付的方法就是「以慢打快」,千萬別讓極權牽著鼻子走,追着它「氹氹轉」。

「以慢打快」的意思就是「我唔同你玩你想我同你玩嘅嘢」,然後靜心細想自己「想玩而又能持久的」是什麼,然後對準目標,作好規劃,一步一足印地向前進發。任由對方天花亂墜、一浪又一浪都處變不驚,以不變應萬變,只定睛看著目標前進,這樣才能夠重新站穩陣腳 ,用自己的遊戲規則,從每一個行業、每一個領域、每一個層面進行深耕細作,「棄明投暗」,重新整合爭取民主的基礎、再次建立備受衝擊的公民力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