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給男士的強暴文化指南(翻譯)

給男士的強暴文化指南(翻譯)
廣告

廣告

近日有關性侵的討論相當熱烈,其中一個較多人討論的課題是我們的文化隱隱有默許甚至鼓勵性侵的傾向,有女性主義者稱之為「強暴文化」。左翼21性別組曾翻譯數篇討論強暴文化的英文文章,現在分享予各位讀者,期望能促進討論。 ——左翼21

2015年3月9日,原文連結:
A Gentleman's Guide to Rape Culture

如果你是一個男人,你就是強暴文化的一部分。我明白這說法聽來很刺耳。你不一定是個強暴犯,但你的確正在延續被稱為「強暴文化」的行爲和態度。

你一定在想:「等一下,你錯怪我了!被你說我喜歡強暴還得了!我不是!」
我完全明白你的感受。那正是我第一次被指出自己是強暴文化一部分時的反應。「強暴」兩個字的確很難聼。但請你想象一下,每天外出都害怕會被強暴的感覺。那不是更糟嗎?強暴文化令所有人都感到難受。但請先不要著眼於冒犯你的字眼而忽略它們的意思——問題不在於「強暴」二字,而是在於這它所描述的真相。

男性是造成強暴文化和它得以延續的主因

並非只有男性才會犯下強暴,女性也不是唯一的受害者。男人會強暴男人,女人也會強暴男人 ——但事實是99%的強暴案都是由男性所犯,所以強暴是一個男性的,也就是我們的問題。

那麽你如何成爲強暴文化的一部分呢?這純粹因爲你是一個男人。

當我在晚上走過昏暗人少的地方又看見落單的女人走在我前面,我會盡量讓她知道我的存在,以使1)我不會嚇到她; 2)她有足夠時間令自己安心;和3)如果可以的話,以明顯友善的方法接近她,令她知道我不會傷害她。我會這樣做,只因爲我是一個男人。

基本上,我會著意使每個在街上、升降機裏或是樓梯上碰到的女性覺得她是安全的。我希望她們不會因爲我而感到不安心。我知道在公衆場所碰到的女性都不認識我,所以她們看到的我只是一個男人——一個突然在她們附近出現的男人。我要經常警惕,在她眼中,我的存在可能會讓她感到不安。這種不安感是重要的因素。

你也許不同吧,但我不會花太多時間去想我會否受襲擊。我漸漸明白女性在日常的社交生活中卻無可避免地須要面對時刻存在的危險。請你停下來想象一下,你自己隨時都有可能被傷害,仿佛你的皮膚是玻璃造的。

身為現代男性,我們喜歡尋找危險。我們在冒險和極限運動中找到驚險的快感,將自身的脆弱視爲遊戲。男性理解世界的方式,與女性的截然不同。(當然我清楚知道女性也參加很多極限運動,她們也經常將自己置於險境,但她們不必要通過刺激的運動來感受危險。)

我有將近六尺高。我經常健身,算是相當健壯,所以晚上獨自外出時我絕少會擔心自己的安全。很多男人應該會明白我的意思,但大部分女性永遠不會有這種感覺:可以在任何時候毫無顧忌地去任何地方。事實是,很多女性的經驗剛剛相反。

女性一定會先考慮她前往的地方、到達和回程時間、當日是星期幾、會否單獨留在一處等等。這些關乎自身基本安全的顧慮永無休止,比我們可以想象的多很多。說真的,我無法想象時刻要為自己的安全作那麽多打算。我享受隨時興之所至,不論晝夜或天氣,走到城市的任何地方。身為男性,我們擁有極極的行動和選擇自由。要明白強暴文化,你必須記著這是地球上最少一半的人口不能享受到的自由。

因此,我會特地以清晰的身體語言和行動來減少身邊女性所感受到的威脅和其他不安。我建議你也這樣做。說真的,這是男性在公衆場所最低限度可以做到的事,讓女性可以安心地與我們分享這個世界。我們只需要顧及她們和她們的空間。

你或許會覺得我們要因為其他男性的惡行而規範和改變自己,很不公平。知道嗎?你是對的。這樣很不公平。但這是女性的錯嗎?還是那些壞透的男人的錯,讓我們蒙羞?如果你對這個不公平有異議,你應該遷怒於那些讓你和你的行爲受到懷疑的男人。

因爲當女性衡量一個男人能做什麽的時候,她會假設你也能這樣做。不幸地,這代表所有男人都會被視爲我們之中的害群之馬。如果你覺得這是無理的成見,試想想你在野外是如何防備一條蛇呢?

就像你會防備所有蛇一樣,對嗎?那可不是成見,而明白一隻動物有能力做什麽,和牠可以造成的傷害。這是簡單的森林法則。只要你是男人,女人就會這樣防備你。

女性對男性的畏懼不但合理和容易理解,也是你的責任。我不是說這是你有心造成的,不過你也沒有幫手興建公路——你承接社會上的種種,有好的,例如公路,也有壞的,例如強暴文化。

正因為女性不可能一眼就準確地看到你的意圖,她們會把你當成和其他的男性, 樣。在所有強暴案中,73%的女性是認識強暴犯的。如果她甚至無法辨別她認識的男人的意圖,她又如何能評估作爲陌生人的你呢?防止強暴,不只是女性告訴女性如何避免被強暴,也是關於男性對強暴說不。

防止強暴是要讓男性明白當女士說「不」的時候,不等於她在說「好」;當女士受酒精或藥物影響而不能回應,不等於她在說「好」;她是你的伴侶,也不代表她在說「好」。防止強暴的重點不在於女性可以怎樣避免被強暴,或是男性在強暴文化下如何被無理地懷疑;重要的是,作為男人應該如何令強暴不再發生;我們應著重於拆解冷待強暴文化的社會結構,和改變縱容它的態度。

作爲其中一份子,你必須了解什麽是強暴文化

根據馬歇爾大學女性研究中心的網站:

強暴文化是指一個讓強暴變得普遍的環境,當中媒體和大眾文化已經將針對女性的性暴力正常化和包裝成情有可原。透過對女性惡意的語言、對女性身體的物化、以及對性暴力的吹捧,強暴文化得以延續,並造就一個漠視女性權利和安全的社會。

當一位女士首次指出我是強暴文化一部分時,我理所當然地想反駁她。我的即時反應跟很多男士一樣:「不不不!我不是!」但當時我選擇聆聽。不久之後,我去找一位我敬重的作家,希望可以跟她合作寫一篇向我和男性讀者解釋強暴文化的文章。她沒有再回覆我的電郵。

初時我有點氣惱。後來當我肯定她不會回我的電郵時,我簡直感到憤怒。幸好,我學會了在怒氣衝衝時不要作回應。我等到怒氣消散並靜心回想。我去了散步,將腦裏的想法整理一下。

走了幾個街口,到了洗車場時,我突然明白了。如果強暴文化對我很重要,那麽我應該自己去找出它是什麽回事。只是因爲我想知道,不代表任何一位女士有義務向我解釋這個她本能就知道的道理。只因爲我想知道強暴文化是什麽,不代表任何一位女士應該感到她欠了我一個答案。沒有一位女士欠了我任何東西。我意識到我是多麽自然地期望一個女人會滿足我的要求。助長強暴文化的男性中心思想,竟然連讓我自豪的好奇心也影響了,讓我覺得我的要求應該被滿足。這種態度正是問題所在。於是我開始不斷地閲讀有關強暴文化的資料,直至我明白自己在其中的角色。

以下是一些強暴文化的例子:

  • 怪罪受害者(「她自找的!」)
  • 降低性侵犯的嚴重性(「男生就是這樣!」)
  • 露骨的色情笑話
  • 容忍性騷擾
  • 誇大虛報強暴案的數字
  • 公審受害者的衣著、精神狀態、動機和背景
  • 電視和電影裏針對女性的無謂暴力
  • 將「男子氣概」定義為霸道和有強烈性慾
  • 將「女人味」定義為溫馴和在性方面被動
  • 男人要「上」女人的壓力
  • 女人要看起來不「冷感」的壓力
  • 以爲只有蕩女才會被強暴
  • 以爲男人不會被強暴,或只有「弱勢」的男人才會被強暴
  • 輕視強暴的指控

教導女性怎樣防止被強暴而非教導男性不要強暴

你立即可以發現強暴文化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深深影響人與人的互動,也是我們在社交、社會和環境裏掙扎求全的一部分。強暴文化不只是關於性,而是社會廣泛接受「男性至上」態度的產物;性暴力只是其中一個表達這個態度的方式。讓我再說一次,請不要被文字嚇到,不要糾纏於「男性至上」一詞,這四個字不是問題。真正問題在於強暴文化會傷害到全部有關的人。正因為古老的男權概念培育出男人必須是強壯和有強烈性慾的想法,所以男性的性暴力受害者才不敢站出來。當女性提出強暴文化,男性不應該感到被威脅和針對——她們說的是我們的共同敵人。我們應該好好聆聽。

你現在應該對強暴文化有一定的理解,那麽你可做什麽呢?

  • 避免使用物化或貶低女性的用語。
  • 當有人開冒犯女性的玩笑、或將強暴說成是瑣碎平常的事,你要指出他們是錯的。
  • 當女性朋友說她被強暴,要認真對待,給予支持。
  • 媒體中有關男女關係和暴力的信息,不要全盤接收,保持獨立思考。
  • 即使在隨便的場合,也要尊重別人身邊的空間。
  • 要與性伴侶保持溝通,不要自以為對方會同意。
  • 自己定義男人或女人應該怎樣的,不要受社會上的性別定型影響。

當你在日常生活中遇經歷到強暴文化時,還可以做什麽呢?

1. 男人可以對抗其他男人

這不是說使用暴力。事實上我們是想要避免暴力。但在某些情況下,男人有必要與另一個、或是一班男人對抗。當我在公衆場所看到一個男人正在騷擾一位女士,我會停下來,確定那位女士看見我,並知道我明白發生了甚麼事。我會等候她向我清晰示意,是否須要我幫忙。有時候,一些情侶會繼續旁若無人地打情駡俏。有時候,女士會清楚地表明她須要幫忙,那我就會走過去介入。我從來都不須要使用暴力。通常,如果那位男士是騷擾女士的陌生人,他看到我在場就會離開;如果他們是認識的,他會向我解釋發生了什麽事。我的介入會把情況扭轉,所以每次看見有女士被騷擾我都會停下。無論如何,只要看到可能發展成暴力的情境,不管我的判斷是否正確,我都會確定那位女士都知道她可以向我求助,就像哥哥會本能地保護妹妹一樣。

當然我不會只保護女性。我也曾經幫助過兩位明顯地被伴侶侵犯的男士。當你看見一個快要失控的場面,尤其是當有人在呼喊求助或被襲擊,你就應該挺身而出。你不一定要把事件「擺平」,但你應該介入,記下重要資料,通知有關部門,致電警方。無論如可要做點事。

2. 男人可以指正其他男人的錯誤

當你的朋友在你面前說了一些不該的話,即使在場沒有被冒犯的群體,你也可以更正他。當你聼到貶低憎恨女性的用字,你也要指出。告訴你的朋友或同事,有關強暴的笑話都是蠢話,你不會容忍。

相信我,這樣做絕對不會讓你失去男子漢的地位。如果你已經過了十九嵗而還在擔心所謂的漢子形象,算了吧,你根本不明白甚麼是值得尊重的男子氣概。男子氣概不是一個異端宗教,得到別人膜拜認同不是重點——而是活出自己,並做正確的事。你會發現,其實有很多男人會因爲你做了他們不敢做的事,而尊重你。這樣的事我聼過很多遍。我不是什麽正義警察,但我曾經幾次與一整個房間的男人辯論,將來也會這樣做。事後,總會有幾位仁兄特意過來表示敬意。我會對他們說,每次站出來,都比上一次容易。我包保這是真的。

沒有人說你要到處巡邏,我也不堅持每個人都以我為榜樣。沒有人要你審核他們的每一句説話,以你的標準評價他們有否足夠的社會意識。但如果你遇到某位仁兄滿口淫穢的廢話——我們都有聽過那些笑話——你可以告訴他,有關強暴的笑話或「她是個淫婦」的比喻一點不好笑。

3. 男人可以叫其他男人閉嘴

假設你和一班男人一起,然後其中一個開始對著一個女生叫囂——你應該叫他立刻停止。你不會因爲幫了女生而被當成流氓;只要你不是因為對她有所企圖而「出手保護她」的話,你也不是在裝甚麼「白馬王子」。你只是在做正確的事。沒有人想看一個歧視女性的小丑因爲腦裏突然扯旗就向女生嚎叫。男性性慾其中一個最差勁的表現,就是這樣調戲女士。正那些蠢材令我們全部都不受歡迎。你明白嗎?我們要停止這些蠢事。

這是你應該做的事,而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你尊重自己。不然,你只是另一個看到男人欺負女士視而不見、容許他這樣做的廢材。當一個男人調戲一位女士,他不只是把她當成泄欲的廉價性商品,同時也將你變成一個縱容他這樣做的白癡流氓……如果你什麽都不說。

如果你的祖父在那一刻看見你,他會怎樣想呢?他會以你為榮嗎?你會感到自豪嗎?男性的自尊在某些事情上是有用的——用在不斷使自己進步。不要成爲那些因爲要討好同伴而盲目從眾的人渣。當有人在你面前調戲女士,你要站出來阻止他們,叫他們閉嘴。作爲一個男人,你有這樣的力量。運用它吧。男人都會尊重堅守原則的人。

4, 為男人定下標準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所有男人的責任。

你可能會想:「仁兄,放輕鬆點。對女生吹個口哨而已,你這樣不是在小題大做嗎?有些女人倒是喜歡啊。」你可能是對的。或許有些女人真的喜歡,但這無所謂。我喜歡超速駕駛,我表兄喜歡在公衆場合吸大麻,但我們倆都不可以隨意行事。你是社會一份子,當然是這樣。如果你認識一位女士喜歡別人向她吹口哨,沒問題,你大可以在閉門的房間這樣做。但當你在公衆場所,請你尊重其他人人身和心理上的空間。

不要安於只做一個男人,要做一個受人尊重的男人,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

當#YesAllWomen 之類的運動出現,世界各地的女士走出來分享她們的經驗、創傷、故事,和個人意見的分享,我們作為男人不需要插話,只需要聆聽,反省,然後讓她們的説話改進我們的觀點。我們的責任,就是問自己如何做得更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