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國際

說說華社及東亞人士對於香港的一些誤區

 說說華社及東亞人士對於香港的一些誤區
廣告

廣告

圖: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有人比較香港的勞工法及台灣的勞基法改制,其實我認為有幾個誤區。

在歐洲,六十年代/68年後期(德國除外),法國等西歐國家,才有規範的勞動法,台灣民主化,只是有二十年多的時間,勞基法,才認真討論,而且希望企管去守,然而,同一時間香港是有跟隨30件代的英國勞基法乃至戰後英國的戰後共識,就算是戴卓爾在任都沒有取消共識中的勞工保障。然而,迎自由主義1是怎樣都不過阻礙的,在三十多年來,勞工法除著集體談判權的取消,工傷判例的保守,及強積金對沖,政府帶頭要求強烈加班及提早辭退。有法依但是鑽空子,令勞工權益永遠不能滿全。

我這樣想說說華社及東亞人士對於香港的一些誤區, 5天工作日是跟隨英國五十年代工黨政府,在戰後共識的實行下的產物,五天工作法已經是一個帝國當中的守例。一直至八十年代,香港的政府及英資公司,銀行才有正式的五天工作法。英資公司及銀行工作除了依英國規範的形式,還有一種老規則 : 一星期工作四天,然後休息三天,是英國官僚及英資公司,銀行的外國人是可以享有的福利。比較之下,大家國情不同,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與香港的比較未必合適。舉凡美國各級政府,聯邦州份,小到各州各市,甚至各縣,都有各自的勞工法條例。

但肯定一致的是,在不同的華人社會(華社)中,全球化令青年的下流及資本流出,而天真的通過剝削工人的待遇,來避免台資郭姓這種貪婪的人,在台灣不退場,這是用青年血汗來換取,政黨因貪戀權力的存續,這不會令外流的台灣人回流。

同樣的,我們香港人都是一樣,我們老早已經放棄了勞工法及權利的追求,而現在的工作待遇的歧視,不合理,過勞,崩潰處處都是,我們還在幻想用妥協來換取資本家的憐憫,愚不可及。而如何組織香港工人,集團談判權,是一場漫長痛苦的戰爭。然而,香港卻不明白台灣人為何把勞工條件不滿而上街,沒有反應或是認為搞事。那就是我們保守社會的悲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