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汲取教訓

汲取教訓
廣告

廣告

退休警司朱經緯罪成,還押候判,在獄中度過聖誕和生日。

社會反應兩極,黃絲認為遲來的公義不是公義,但總算討回公道,吐一口悶氣怨氣,禁不住奔走相告。藍絲卻如喪考妣,指判決對除暴安良的執法者極度不公,繼七警案後,又一次嚴重打擊士氣。民情分化,雨傘運動後的撕裂非但沒有癒合,更是愈來愈惡化。

黃藍截然兩分,並不意外,我比較關心,是警隊內部,尤其最高管理層,從七警到朱經緯,有沒有從中汲取教訓。

七警案審結,盧偉聰處長向全體警務人員發信,對判決難過失落,表示會竭力協助七警。而警察協會更繼警廉衝突後首次舉行萬人集會,集體爆粗,自比受納粹迫害的猶太人,社會嘩然,貽笑國際。

朱經緯案後,警方高層異常低調,警察協會沒有集會,但是否表示,警方由上到下都已汲取教訓,知道錯在哪裏,明白問題所在?

警務處的回應是「了解判決」;警司協會發聲明力撐朱經緯,支持繼續申訴;員佐級協會對判決表示遺憾,認為令日後前線警務人員執行職務時困惑,使用武力的合法性變得模糊。警務人員對判決的回應已比七警案低調得多,但仍嗅得出那種同仇敵愾,憤憤不平的氣味。

網媒專訪前線人員對朱經緯案的看法,相對朱經緯,他們比較同情七警。朱經緯已是警司,在眾目睽睽下揮棍毆打途人,隨時會被攝入鏡頭,太沒警覺性。佔中長期當值早已疲憊不堪,七警受到挑釁,抬到暗角才郁手,但過程給電視台拍下是「唔好彩」,因此較值得同情。

「警察濫用暴力不是問題,千萬小心不要給人拍到」,不知道這種想法在警察中間有多普遍?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