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死有餘辜?

死有餘辜?
廣告

廣告

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市民反應為何如斯冷漠?我在不同媒體提出疑問,回應熱烈,歸結起來,有以下原因。

特首選舉,部分泛民堅持投白票,既不支持林鄭,也不支持人氣旺盛的曾俊華,以示對小圈子選舉制度的不滿,結果傷透了市民的心,他們當然不再支持這些白票黨。過往大半年,大陸對港政策轉趨強硬,提出反港獨,又加料推出選舉確認書,更殺出七不講又拉維權律師,山雨欲來,泛民毫不警覺,宣誓玩嘢,搞到今天如斯田地,當然咎由自取,還期望市民支持?

傳統支持者鬧爆泛民,視泛民為敵人的勇武本土派肯定變本加厲。我曾問勇武本土派「死晒去邊」,點中死穴,反應暴烈。揀走所有粗口,字裏行間,大概理解他們的不滿:出來就話騎劫,唔出就問死晒去邊。去晒邊?坐緊監、等緊上庭、等候上訴囉!佢哋有嚟,但上台畀你哋鬧走晒囉!

我無意在這個框框詳細分析他們的道理,只想講出一種普遍心態,無論是泛民支持者,還是勇武本土派,都不約而同地認為,今次立法會《議事規則》修改的抗爭,似乎只是泛民議員的事,與市民無關。不滿你們的表現,不同意你們的取態,不贊同你們的路線,就不出來支持你們的行動,以此表態,甚至作為懲罰的手段。

修改《議事規則》,只是議員的事,與市民無關?一地兩檢、國歌法、殺到埋身的二十三條,都影響全港市民的自由與權利。《議事規則》被粗暴修改,泛民手中僅餘的武器差不多被全數繳械,政府建制就可為所欲為,受害者肯定是香港市民。

那麼,如果認為泛民是咎由自取,表現冷漠的港人,是否就死有餘辜?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