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外判商無理剝削 倒樓清潔工:有時覺得自己做到唔似人

外判商無理剝削  倒樓清潔工:有時覺得自己做到唔似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長沙灣公屋海麗邨清潔工今早罷工,抗議外判商拖欠遣散費。屋苑早前更換屋邨和商場的外判清潔商,由「香港工商清潔服務有限公司」接替「民順清潔有限公司」,但「民順」誘騙清潔工人簽署自願離職信,逃避遣散費。在罷工的清潔工中,多人負責「倒樓」清理垃圾,獨媒訪問了他們,詳細講述了清潔工的日常和辛酸。

「倒樓」是怎樣的概念?顧名思義,就是負責清理大廈每層的垃圾。他們每日早上七點開工,中午十二點收工,晚上六時再開工,晚上十點半再收工。聽落好像頗連鬆,實情是有苦自己知。負責「倒樓」的清潔工通常十分「自發」,在下午四點會自行加班。「下晝四點唔自己倒多轉,夜晚倒到十二都未倒完。」

阿丹今年50歲,在海麗邨做了清潔工七年,負責倒樓。她表示,倒垃圾的工作最辛苦的不是倒垃圾,而是行樓梯。「真係住呢度先可以喺度做。」

IMG_5600

每星期返足六日,每日工作八小時,面對的是層出不窮和大大小小的垃圾。用「層出不窮」來形容絕不為過,「有嘔吐物、冷飯菜汁同大小便咩都有,真係屎嚟嫁,總之你數得出嘅都有。」

「中間係可以返屋企抖下嘅,但真係『抖下』囉,六點幾倒完,八點又要打卡開工。」阿丹曾經打算辭職,一來因為人工較少,更現實的是身體難以負荷每日行過百層樓梯

她試過因為扭傷腳踝,在家休息了十多天:「每日都大汗疊細汗,上上落落,有時覺得自己做到唔似人。」阿丹邊說邊眼泛淚光。

IMG_5601

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的月薪是$8,617,和新外判商「香港工商」簽新約後,月薪加到$8,628。「有$11咁多囉。如果唔係屋企啲細路仲細,唔係唔做。」

海麗邨有十二幢大廈,每幢共有四十層,如是者,負責「倒樓」的清潔工每次開工時便由高至低,逐層逐層運送及清理垃圾。「倒完仲要抹乾淨呢,地下有煙頭都俾人投訴嫁。」四十層,嗯,總不成一次便能清理得乾乾淨淨吧。

他們在前往大廈頂樓時還可以乘坐電梯,但落樓則要靠自己:「啲住戶覺得臭、有味同塞住哂,所以只可以行樓梯啦。」「有時清一層可能已經要落返兩次地下,太多垃圾都無計。」而每逢週末和過年過節,更是垃圾的黃金檔期:「啱啱聖誕咪做到嘔。」

IMG_9525

另一名清潔工阿華都是負責倒樓,她自海麗邨在2005年開邨起,便工作至今。她和阿丹都是居住在海麗邨,每早六點多便起床,七點到房署位於海麗邨辦事處「打卡」,然後開工。掉垃圾很方便,但清理垃圾則一點都不容易。「一棟樓平均倒兩個鐘,有時多嘅話兩個半鐘,做完先食早餐。」

就是這樣,每日上落幾十層樓梯,「一到翻風落雨,就知道啲毛病會嚟。」她更試過在清理垃圾時,遭玻璃和魚骨鎅傷手指。「要入醫院做手術,無計啦,讀書唔多,唯有努力做。」「點止玻璃,針筒都見過,所以要好小心做。」

今次罷工,房署迴避責任,外判商更表示「唔好講遣散費,淨係講人情」,阿華只有一聲冷笑。「人情?我哋要嘅係尊嚴,遣散費就係尊嚴一部分。炒我哋囉,今次罷工無罷錯。」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