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國際

如何看那些似是不值得「少見多怪」的事

如何看那些似是不值得「少見多怪」的事
廣告

廣告

某些人總以為比其他別人更了解中國,更「熟悉中國的國情」,所以其他人對國內的情況有什麼批評或反應,他們動輒就會說,你應該多點往大陸看看,或者「你應該去邊度邊度睇吓,嗰度有好多好嘢香港睇唔到買唔到」,又或者會說,你應該「多D上深逛大陸書店啦,好多好書香港冇得賣」之類的話。又或者他們會說,這是「中國的國情」、「中國就是這樣」,不要少見多怪!

彷彿說了這樣的話,所有其他論點都是不屑評論了,所有對其他對中國大陸的看法,都沒有他們那麼精準了。你們全部就連撫象的瞎子都算不上了,而只有他們才算可以抱着大象睡覺的知心友了,只有他們才有資格評論中國的國情國是了。

對於很多人來說,很多事都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何必少見多怪呢!在香港,在大陸,在世界各地,很多事可能都顕得是不值得少見多怪的。

在很多人眼中,荷里活那些大導演對尋找機會的女演員提出性要求,有什麼值得少見多怪?香港是個商業社會,有議員與工商界利益千絲萬縷,過水濕濕腳有什麼值得少見多怪?魯迅當年看了一段中國群衆圍觀日本人處決中國人的電影片段,看到那些圍觀者冷漠的表情,因而認為中國人需要醫治的不單是身體,更急切的還是精神,於是決定放棄讀醫,要從事文化創作。但對周遭事物及公德的冷漠,今天在中國大陸,不也是見怪不怪嗎?看來魯迅當年的反應,也有可能被抱持這一類見解的人視為少見多怪,甚至是小題大做了。

劉霞被軟禁?維權律師被判刑?何必少見多怪?你們知道當年林昭做了什麼被槍斃嗎?你們不知道遇羅克只是因為寫了那篇題目叫「出身論」的文章之後,他自己及其家人有甚麼下場嗎?知道當年是怎樣對待那些右派分子嗎?不說這麼遠了,今天已經進步很多了。你們沒有見過那些農村基層幹部今天是如何欺壓基層民眾嗎?如果只是斷水斷電斷燃氣把那些城市低端人口趕走,又不是把他們打死!何必少見多怪?

把領導人物神化,在初民社會或在政治發展還只處於哺乳階段的地方,確實是經常發生。Max Weber 在談到「權力與權威」的時候,也指出一個社會的政治發展,一般都會由信仰建基於傳統力量的權威,然後去到寄托希望於那些有型有款的魅力型領袖。去到現代社會便應該把社會權力制度化,政治權力應該轉化成為理性的權威。正因如此,當再一次看到不值得少見多怪的做法,再一次看到又要把一個人抬到上神壇的位置,對這點少見多怪有一點感想,從而反省一下這種少見多怪中反映出的所謂「民族復興」、「進步」、「發展」又有何不可?

荒謬及不合理的現象,充斥着我們的世界,在某些人看來,可能都是不值得少見多怪的。正是這一種懶惰,及被慣性主導了的思維方式,在不斷拖進步與發展的後腿。這也是令不合理的、荒謬的、甚至是罪惡的現象及行為不斷重複出現的其中一個主要理由。

廣告